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誅天之拳 > 第二百四十四章:培養弟子(作者:雙倍快樂)
誅天之拳

《誅天之拳》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二百四十四章:培養弟子

    在接下來的日子之中,石軒和趙灼他們每天都在忙碌之中,每天都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教導新弟子,自己還要修行,同時每天還要進行一定規模的靈鍛,可以說忙得不可開交?。毛線、中文網

    不過對于石軒幾人來說,這些付出都是值得的,兩個月下來,他們自身的修為得到了長足的進步和提升沒靈鍛術也有了長足的進步,最讓他們欣慰的是,今年的新弟子們的進步最為驚人。

    石軒的極限潛能壓榨的方法初顯成效,在他們的努力之下,他們麾下弟子的實力如今有了長足的提升,境界提升雖然不算快,但是實戰和潛能得到了巨大的強化,靈師的內在潛能、意志、作戰經驗往往都是左右勝負的關鍵。

    低階靈師之間,只要不是境界差距太大,都可以通過其他的手段彌補相互之間的差距,而石軒之前,多次越階挑戰更高層次的對手,最大的仰仗就是豐富的實戰經驗和潛能。

    這些新弟子,即便已經過了兩個來月了,還是沒能完全適應過來,石軒的元素領域每一天都在緩慢的提高,即便這些弟子每天都在進步,也難以招架不斷變強的元素領域。

    不少弟子還以為隨著實力增強,就能擋得住石軒的元素之力,可是萬萬沒想到,但他們實力增強之后,石軒的領域變得更加的變態了。

    這些新弟子每天都在煉獄之中度過,不少人叫苦不已,但是為了提升自己的實力,他們只能強行忍受。

    蘇成和其他的核心弟子,也一直在暗中關注石軒他們的動作,“蘇成師兄,石軒他們也不知道在搞什么鬼,他們的這些弟子每天都在叫苦不已”,蘇成身邊的一個弟子說道。

    “管他們在搞什么,今年的新弟子大比我要讓他顏面無存”,蘇成說道。

    “他能夠拿出手的也就一個姬秉承,到時候他拿什么和我們相比?”一個弟子說道。

    “這些日子,我要好好地修行一番,教導弟子的任務就交給你們了,可不要出了什么岔子?”蘇成說道。

    “蘇師兄放心吧,這些弟子一點就通,不需要花費太多的心思,以他們的天賦不會讓你丟臉的?”弟子承諾道。

    “云逸軒那一邊如何?”蘇成又問。

    “老樣子,他的弟子質量不如咱們,只配讓蘇師兄踩在腳下”,弟子說道。

    “這些天,弟子就交到你們手中了,我也該好好的修行一番了”,蘇成說道。

    宗門之內一如既往的熱鬧,擂臺之上,每天都有無數的弟子在圍觀,各大境界的榜單隨時都在發生變化,在這樣的宗門之內,黑馬從來都不稀少,這些日子各大榜單之中都爆出了一些黑馬,讓其他人震驚不已。

    然而在靈魄境的榜單之上,越是靠前的名額越是穩定,已經很久沒有發生變化了,林子虛獨占鰲頭,沒有姜玉恒的威脅,宗門之內暫時沒有人可以威脅他的地位。

    僅次于他的就是十大峰主的幾個首徒,緊接著他們的就是蘇成、云逸軒等人了,但是所有人也知道,這份榜單并不完整,至少姜玉恒、戴夢璃、石軒、趙灼等實力卓絕的弟子還沒有留下排名,他們長期在外執行任務,已經很久沒有在擂臺之上展現實力了。

    至于新生弟子的榜單也很快引起了諸多關注,姬秉承和雷晨曦兩人絕代雙驕,牢牢的占據了凝元境的前端,雖然他們二人的境界才道凝元境五階左右,不算太高,但是他們的潛能和天賦,不是其他弟子可以相提并論的,他們兩人就像新生弟子的旗幟一般矗立在擂臺之上。

    雖然不少的其他核心弟子想要讓石軒出丑,但是姬秉承的實力也讓那些囂張的弟子知曉,石軒也絕對不是軟柿子,什么人都能拿捏。

    對于今年剛剛踏入天華宗的弟子來說,最期待的還是一年一度的秘境探險了,石軒他們這兩年一直都缺席了秘境探險,幻滅之王的遺跡多他們來說提升不大,他們早已獲得了幻滅之王的傳承,在遺跡之中無非就是在獲得一些高階靈材,和其他提升靈魂力量的靈材,這些石軒在其他的秘境之中都獲得了不少,因此到了他們這個階段反而不那么積極了。

    不過幻滅之王的遺跡對新生弟子來說的確是絕佳的修行秘境,里面的誕生的生靈能夠很好的磨練他們,遺跡之中不少的危險場景也和外面世界遇到的危險極其相似,可以最大限度的模擬實戰效果,錘煉他們的實戰能力。

    石軒在給姬秉承等人簡單的介紹之后,就讓他們所有人自由組隊前往,追尋他們的奇遇,提升他們的能力。

    在人山人海的秘境入口之前,一頭巨大的六階靈獸看守在那里,正是當年戴天德等人,在秘境之內降服的那一頭護宗圣獸,此刻威嚴無比,秘境現在由他親自執掌?1毛2線3中文網

    諸多新人弟子都被眼前高大的靈獸嚇到了,他們長這么大還從未見識過如此可怕的靈獸。

    隨著秘境的再度開啟,眾多隊伍相繼進入其中,石軒他們也目視姬秉承他們進入秘境,趙灼對石軒說道“咱們要不要也進去探索一番?”

    “算了吧,這些機緣就留給這些弟子了,咱們這些年去過的秘境還少嗎?”石軒說道。

    “也是,咱們現在只需要循序漸進的修行即可,武器和靈甲自給自足,靈材可以兌換,的確沒必要和他們搶奪這點機緣”,趙灼說道。

    “和凰書涵她們分開這么久了,也沒有一點消息,我這幾天還真有些擔心她?”石軒突然說道。

    “之前你還笑話我,現在輪到我說你了吧?男人啊,心中有了羈絆之后就是這樣,看來你對書涵的確動心了?”趙灼說道。

    “書涵也可以說命途多舛,她此次和她的族人尋找家族失落的神器,必定要隨時隨刻的進入一些危險的遠古秘境,我還真的擔心她”,石軒說道。

    “等忙完了這一陣子,你想她就去見一面又如何?到時候教導弟子的任務不還有我和鐘靈嗎?”趙灼說道。

    “等今年弟子大比完成之后,我還得去一趟無盡之海,封印火靈之界的七大神材,我必須全部湊齊”,石軒感覺壓力巨大。

    “到時候,我們幾人陪你去吧?”趙灼說道。

    “這是前輩對我的考驗,我還是自己去為好,再說案例有海神族的幫助,你害怕我丟失了不成?”石軒說道。

    “好吧,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想法,但是如果有需要,我們隨時可以幫你?”趙灼說道。

    “咱們走吧,也正好趁他們進去,我們好好地修養幾天,這段日子以來,我的靈魂都快要渙散了,連續這么長時間施展元素領域,的確耗費了太多的靈魂力量”,石軒感覺都按了巨大的疲倦。

    石軒他們行走在空曠的宗門之中,顯得格外的愜意,眾多弟子進入秘境,宗門一下子安靜下來,倒是讓石軒他們得以清靜。

    天華宗占據天下明川,山峰無數,即便到了現在是大山峰也有諸多空余的地方,在他們周邊還有很多的山峰沒有人居住,在不久的未來,或許天華宗之內又要誕生全新的峰主了,隨著宗門的擴張,勢必要誕生新的峰主,這已經是大勢所趨。

    這也是為何蘇成這些核心弟子爭斗不休的原因,如果他們表現出色,甚至極有可能出任全新山峰的峰主,執掌一方,掌握相當的權利。

    石軒和趙灼行走在宗門之中的各個角落,到處都是瓊樓玉宇,靈氣逼人,恢宏的氣勢逼人,在宗門之內,石軒他們能夠清晰的感應到,一座古老而神秘的護宗大陣,正是這座大陣無數次的逼退了強敵,在歷史之上多次幫助宗門度過劫難。

    當石軒他們來到天華峰的時候,正好碰到了林子虛和他的幾個親信走來,“見過林師兄”,石軒和趙灼敬禮說道。

    “兩位師弟沒有參加這次秘境探險?”林子虛看著石軒兩人說道。

    石軒和趙灼看著林子虛,片刻之后,石軒感覺到了一股相當隱晦的氣息,真是當初蜃龍族蒼蜃太子攜帶的魔氣,雖然十分的清淡,但是石軒靈敏的靈魂還是捕捉到了。

    “這些年我們走過的遠古秘境眾多,獲得了不少的傳承,暫時只需要循序漸進的習性即可”,石軒說道。

    趙灼之前心中的怨氣未消,此刻原本想要質問之前招募新弟子的事情,但是被石軒眼色阻止,林子虛看著臉色怪異的兩人問道“兩位師弟面色不佳,有何困難盡可以和我說說?”

    “林師兄事務繁忙,我們豈敢打攪,只是剛才我觀查師兄身體虛浮,似乎身體沒有全部治愈?”石軒轉移話題說道。

    “啊,那次重傷還多虧你們及時趕來,否則我能不能活下來都還未知,說起來還應該當面向石軒師弟至謝”,林子虛說道。

    “林師兄客氣,同為宗門弟子自然應該相互幫助,林師兄如今身份尊貴,宗門重擔全部壓在你一個人的身上,還希望師兄保重身體,可不要積勞成疾”,石軒說道。

    “多謝師弟吉言,我會注意的,今后宗門事務繁重,還希望兩位師弟多多支持?”林子虛說道。

    “職責之內,必然全力以赴”,石軒說道。

    “既然林師兄沒有其他事情,我們就先行告退?”趙灼說道。

    “去忙你們的吧”,林子虛說道。

    石軒二人離開天華峰,回到了靈鍛堂,“石軒,你干嘛攔著我?我早就想當面和他理論一番了?”趙灼生氣的說道。

    “你這樣做除了加深我們之間的間隙之外,不會得到任何的好處,這件事以后我會和他好好的討論一番,但不是現在”,石軒說道。

    “你之前一直在盯著他查探,到底發現了什么?我看你的神色怪異,難道有何發現?”趙灼想起之前的情形。

    “林師兄的身上,依然殘存著蜃龍族太子蒼蜃的魔氣,他的外傷雖然治愈了,但是殘留在體內的魔氣依然難以根治”,石軒說道。

    “魔氣入體,這可是非常危險的事情,如果稍有不慎極有可能被魔氣影響心智,為何掌教他們不出手根治?”趙灼說道。

    “那可是蜃龍族的獨特詛咒之力,安有這么容易解除,這還要靠林師兄自己的修為驅散,外力很難幫到他,只能希望他意志堅定,不要被魔氣控制心智,否則稍有不慎走火入魔?”石軒擔憂道。

    “這樣說來,林師兄豈不是非常危險?要是他在關鍵的決策之中,被魔氣影響,干擾了他的判斷,宗門豈不是有危險?”趙灼說道。

    “這還不好說,他現在體內的魔氣十分清淡,遠遠比不上,當初附加在我體內的夢魘之王的力量可怕,我相信以林師兄的修為,足以抑制這股力量的干擾”,石軒說道。

    此刻,遠在丹陽帝國的姜玉恒有了大動作,經過這兩年的努力,姜玉恒牢牢的控制了丹陽帝國,如今帝國在他的控制之下蓬勃發展,但是帝國之內依然殘存著幾個頑固的毒瘤。

    其中對帝國威脅最大的,自然就是以影月王為首的封疆大吏,影月王家族勢力龐大,無數代的族人列土封侯,讓他們家族在帝國內部扎根甚遠,。

    姜玉恒想要禪位,絕對不可能讓影月王這樣的毒瘤繼續的威脅帝國的未來,姜玉麟年幼威望不足,如果草率的將擔子放在他的身上,帝國未來必然有著巨大的隱患,姜玉恒在離去之前,開始著手徹底的鏟除這個毒瘤。

    影月王算計一生,在姜丙坤的手中尚能暗中積蓄力量,更何況新主,好在姜玉恒當初早就留下了心眼,暗中監視這影月堡壘的一舉一動,將他暗中招募兵馬的舉動查得一清二楚,此刻正在帶領大軍圍剿他的余孽,勢必將這個白眼狼徹底的鏟除。

    此時的丹陽帝國已經從當初的戰爭之中緩和了過來,即便沒有得到周邊其他帝國的支援,依靠自己丹陽帝國同樣可以鏟除這些毒瘤。

    終于三天之后,石軒他們得到了丹陽帝國傳來的消息,姜玉恒親自率領大軍,鏟除了駐扎山區的影月堡反叛大軍,徹底的終結而來影月家族對丹陽帝國的控制,影月王含恨慘死在了姜玉恒的手中,他也算是徹底的報了當年的仇,也為姜玉麟鏟平道路。

    并且姜玉恒昭告天下,他將在一個月之后宣召退位,禪位給家族子弟姜玉麟,讓他帶領丹陽帝國走向復興。

    這個消息傳到了天華宗之內,對于林子虛來說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姜玉恒對天華宗來說,是繞不過去的一個人物,林子虛想要得到宗門的認可,成為下一任掌教,必須過了姜玉恒這一關。

    雖然這幾年來,林子虛執掌大權,絆倒了了姜玉恒不少的支持者,但是他的功績和影響力依然還在,宗門之內一些支持他的人依然在等待他歸來,好幾個老一輩長老也都在暗中支持著他,林子虛也不敢說自己有著絕對的把握。

    日后的天華宗之內,味將會更加的濃烈,這時候對于那些站錯了位的弟子來說極其的煎熬,他們今后在宗門之內必然遭到競爭者的打壓。

    不過石軒并不懼怕,這更源于他本身實力極強,在天華宗之內有著獨特的影響,即便在未來,林子虛也得有求于他,畢竟高階靈鍛師的身份可不是擺設,更何況他的實力足以影響宗門之內的平衡。

    這幾天之內,石軒和趙灼也沒有選擇繼續修行和鍛造,而是輕輕松松的休息了幾天,連續忙碌了這么久,放松一番也在情理之中。

    幾天之后,秘境再度開啟,一年一度的秘境探險終于結束了,石軒他們早早的來到了入口之處,迎接他們的弟子。

    在那里眾多的核心弟子都在焦急等待各自的弟子,畢竟秘境之內危機不小,即便一些優秀的弟子慘死其中也有可能,當初和云逸軒等人齊名的沈榮幾人,都慘死在了秘境之中,每一年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可以說得上司空見慣了。

    隨著秘境的開啟,七彩的霞光再度散發出來,不少的弟子先后踏出了秘境,有人歡喜有人愁,每一人的收獲都不一樣,石軒他們當初困在秘境之內一年之久,也算是奇異連連,也不知道今年有何新奇的發現。

    石軒這次并不抱太大希望,畢竟他們這次進入的弟子都在宗門之內墊底,除了姬秉承之外,能夠拿出手的弟子實在不多,石軒只希望他們安然的折返就可以了。

    不少的長老都高興的迎接自己的弟子,也有人面色難看,他們聽聞了自己的弟子,在秘境之內慘死,他們運氣不佳遭遇了可怕的陣靈,作戰經驗不足讓他們飲恨其中。

    蘇成和云逸軒他們的隊伍之中人數逐漸多了起來,顯然不少的弟子都活著出來了。

    “蘇成師兄,看來石軒他們夠慘啊,到現在還沒有看到弟子出來,難不成全軍覆沒了?”蘇成的一個親信嘲笑道。

    “現在還為時尚早,不要妄下定論”,蘇成止住了他的嘲諷。

    等了很久,趙灼和鐘靈都開始著急了,還不見弟子出現,趙灼著急的說道“到底怎么回事?難道遇到了可怕的陣靈?”

    “稍安勿躁,你要相信他們,別人可以做到,我們的弟子也能”,石軒說道。

    片刻之后,果然看到了幾個熟悉的身影,他們快速來到石軒身旁“弟子拜見三位師傅”,幾個弟子見禮。

    “怎么才有你們幾個人出來?其他弟子呢?”趙灼問道。

    “姬秉承師兄帶著其他幾個實力較強的弟子,發現餓了一個隱秘的洞窟,有著巨大的機緣,但是里面有著實力可怕的陣靈守護,我們幾個實力低微,姬師兄不讓我們進去送死,他們進去之后,我們到現在還沒有遇到他們”,弟子說道。

    “也不知道他們出來了沒有,要是遇到太強大的陣靈,恐怕他們對付不了?”鐘靈擔憂道。

    “要不趁現在離秘境關閉還有一段時間,我們進去搜尋一番?”趙灼說道。

    “不必,我相信姬秉承不是魯莽之輩,以他的聰慧和天賦,會將弟子帶出來的”,石軒自信道。

    “那好吧,我們再等等?”趙灼他們繼續等待,遺跡之內源源不斷的有弟子走出,但是姬秉承他們始終未見。

    就連一旁等著看笑話的蘇成和云逸軒,都有些不淡定了,畢竟姬秉承身份特殊,宗門可不能失去這樣的天賦弟子。

    蘇成和云逸軒走了過來,蘇成說道“為何姬秉承等人還未歸來?”

    石軒將他得知的情形說了出來,蘇成打斷了他,然后說道“你作為他們的師傅,難道就不準備進入其中接應他們?”

    “我對我的弟子有著絕對的信心,我相信他們能夠平安歸來”,石軒冷靜的說道。

    “現在可不是我們相互敵視的時候,你要明白姬秉承的天賦如此可怕,宗門承受不起失去他們的代價?”云逸軒說道。

    “我是他們的師傅,自然明白他們的天賦,也正因為如此,我才對他們有著絕對的信心”,石軒說道。

    “要是他們出了意外,你作為師傅也脫離不了干系?”蘇成警告道。

    “好了,蘇成,這是我們自己的家務事,我們自有主張”,趙灼說道。

    就在他們爭論不休的時間,秘境之中走出的弟子越來越少,這次秘境即將再度關閉,此刻不少的新人弟子也在爭論不休,顯然都聽說了姬秉承幾人,到現在還未歸來的事情,就連雷晨曦都已經早早的歸來,收獲巨大,實力有了長足的提升。

    “石軒,你也看到了結果,再過片刻秘境可是要再度關閉了?”蘇成指著入口說道。

    就在此刻一群熟悉的身形突然走了出來,正是姬秉承和石軒剩下的諸多弟子。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