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惹我就揍你 > 第136章 崩潰的干斯逆(作者:此生一余)
惹我就揍你

《惹我就揍你》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136章 崩潰的干斯逆

    葉鯤這個時候,內心無數頭神獸羊駝奔騰而過,一句臟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1毛線3中文網

    這太上長老,看樣子是想殺人就殺人了,那宗主和副宗主是一點反駁的機會和余地都沒有,還沒來得及開口,這不是擺明著不讓他們說話辯駁嗎。

    挑了挑眉毛,葉鯤皺眉道:“現在誰是宗主?”

    “孫長風師兄現在是宗主大人了,所有違逆他的人全都被殺死了,太上長老已經把整個凌風宗,全權交給了他,自己去閉關了,所以現在凌風宗,大大小小的事物,全都歸孫長風師兄管理!备伤鼓娴故遣患辈痪彽恼f著,不過他的面色相當的蒼白。

    很明顯他這是被孫長風所管理的凌風宗,那鐵血宗規給嚇成這樣的。

    “孫師兄嗎”葉鯤小聲的嘀咕著,本來他還想見見孫長風師兄的,可現在的情況看來,他決定不去見孫長風,當然更不會去見太上長老。

    他決定跑路了,繼續留在這里天知道會遇到什么樣的危險,尤其是還有太上長老這種強悍無匹的神海境坐鎮,他可是翻不起什么浪花。

    神海境和他的差距,他很清楚也很明白,縱然自負自信,也不會傻到去以卵擊石,那樣無異于羊入虎口。

    “干師兄,我要離開凌風宗,你和我一起走嗎?”葉鯤雙眼一眨不眨,非常認真的看著干斯逆,既然其余人都走了,他到也不用擔心,只不過不知道那些人去了什么地方。

    現在他也要離開,自然會詢問干斯逆是否要離開,兩人雖然見面的次數不多,相處的時間也不長,可二人的感情還是不錯的。

    葉鯤也不想看著干斯逆,就這樣一直待在凌風宗,就如今的形勢和情況來看,隨時都有可能會死在這里也不奇怪,與其戰戰兢兢的活在這里,不如離開來的痛快。

    此話一出,干斯逆整個人都愣住了,甚至面色變得格外驚慌失措,他瞪著眼睛,連忙開口,火急火燎道:“不行,不能走,這一走,一定會被抓回來,到時候死定了!

    “你不知道,現在孫長風師兄有多可怕,他面色冰冷神情淡漠,殺我們這些門內弟子的時候,就跟殺雞宰牛一般,手起刀落,手起刀落,那人頭一個一個,咔嚓咔嚓的掉下來,咕嚕嚕的在地上滾!

    干斯逆已經語無倫次,想到那恐怖的場景,他的情緒幾近崩潰,以至于渾身顫抖個不停,冷汗止不住的涌現出來,打濕他身上的衣袍,可見孫長風的手段恐怖到了何種地步?础.線、中.文、網

    “你聽,又有同門,人頭落地了,我聽到那腦袋砸在地面上,然后咕嚕嚕的滾動聲音了!”雙手張開十指,緊緊的扣住腦袋兩側,他冷汗淋漓,雙眼瞳孔驟縮,他的身上散發著無盡的恐懼氣息。

    這種氣息是孫長風帶給他的,沒日沒夜他都活在恐懼之中,不敢違逆只能茍活,長達數月的精神折磨,令干斯逆的精神與常人有異。

    他的反應他的表現,令葉鯤面色變得格外陰沉,他的確沒有想到,孫長風會做到如此地步,竟然能活活將人逼成這幅模樣。

    那寡言少語,對他特別關心的孫長風師兄,竟然是這樣的人,他從來也不知道,本以為孫長風和那太上長老不一樣,結果卻又如此的不盡人意。

    “干師兄你別怕,我會帶你離開這里的,永遠離開這里!眱刃囊怀恋娜~鯤,輕輕的拍著干斯逆的后背,想要以此撫慰平復他那躁動不安的情緒。

    “哦?離開這里?葉師弟這話是什么意思呢?”

    身后冷不丁的傳來一句冷漠冰冷毫無感情的言語,葉鯤瞳孔一縮,猛然轉身,立刻就擺出了攻擊的架勢。

    孫長風出現了,他忽然就出現在葉鯤和干斯逆的身后,一如既往的面無表情,懷抱著銀劍,一身華麗長袍,微微飄動,那雙如劍般銳利的雙眸直射他們二人。

    “孫師兄”

    葉鯤瞇著雙眼,緊緊的盯著他,生怕孫長風冷不丁的攻殺過來。

    然而令葉鯤意料之外的事情發生了,他沒有想到干斯逆會有如此巨大的反應。

    噗通!

    咚咚咚

    干斯逆急忙跪拜而下,拼命的磕頭,那青石板竟然被他磕的咚咚作響,甚至他額頭撞擊的地方已經布滿了龜裂的縫隙。

    他的額頭轉眼之間鮮血淋漓,殷紅的血液順著他的額頭流淌而下,滴答滴答的落在地面上,那血液拍打在青石板上的聲音格外的刺耳。

    “宗主大人弟子知錯了,弟子再也不敢了,這件事情和葉師弟沒有關系,請您不要責備葉師弟,求求您饒過我們吧!悲偪窨念^求饒的干斯逆,雙眼通紅一片,在他的眼里只有恐懼,除了恐懼別無一物。

    可即便是如此恐懼的情況之下,他依然將葉鯤的安危放在首位,直接就將這件事情和葉鯤撇開,獨自一人將其全部抗下。

    僻靜的小樹林,這里幾乎沒有凌風宗弟子經過,然而卻站著三個人。

    一名青年懷抱銀劍,面無表情冷漠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還有一名青年,跪倒在地,瘋狂磕頭,磕的已經是滿腦袋鮮血,就連青石板都被磕出了裂紋。

    還有一名少年,他的雙眼變得越來越凌厲,緊緊握在一起的雙拳,發出嘎吱嘎吱的響聲,像是隨時都有可能會爆發。

    沒有去理會干斯逆,孫長風把視線全都集中在葉鯤的身上,當他發現葉鯤合身巔峰的時候,竟然興奮的在那面癱臉上,露出了不可能出現的笑容。

    只是那笑容給人一種格外陰森可怖的感覺,無論怎么看都是不懷好意的奸詐笑容,這笑容出現在冷漠的孫長風臉上,是那么的格格不入,是那么的晃眼。

    “士別三日當刮目相待,沒想到短短幾個月的時間,葉師弟你就到了合身巔峰的境界,我想師尊一定會很開心的!

    “師弟跟我走吧,去見見師尊,他老人家很想你,這幾個月你去哪兒了?我們沒有一點關于你的消息,師尊他老人家對你可是牽腸掛肚,生怕你有危險!

    “你這樣一聲不吭的就走了,他老人家可是會很擔心的,你知道嗎?”孫長風一反常態,接連說了一大串的話,倒是讓葉鯤覺得格外的奇怪。

    沒等葉鯤回答,孫長風撇了眼跪拜在地上的干斯逆,冷冷的抽出手中利劍,冷漠道:“不過,在這之前,破壞宗門規矩的人,可是要先鏟除掉!

    看著抽出銀劍的孫長風,干斯逆覺得呼吸變的格外困難,胸膛之中那瘋狂跳動的紅心,幾乎要從喉嚨里面竄了出來。

    他趴在地上的身軀開始發出激烈的抖動,極度害怕的他,眼眶里面的淚水,嘩啦啦的涌現而出,滴答滴答的滴落在地面上。

    “死!钡秃纫宦,孫長風銀劍輕斬而去,即便是輕斬也同樣可以如同抹殺土雞瓦狗一樣,擊殺干斯逆。

    數月的時間,他也已經邁入了化靈巔峰的層次,而身為化靈巔峰的他,又不是一般化靈巔峰修士所能比擬的。

    啪!

    空手入白刃!

    葉鯤上前,舉著雙手,拍掌一般的夾住了那銀色的利劍,兩人四目相對而視,迸射出激烈的火花。

    實質性的劍意凝結而出,匯聚成一把又一把的靈劍,圍繞在孫長風的身邊,只要他一聲令下,他周身那數不清的靈劍就會將葉鯤還有干斯逆徹底的抹殺殆盡。

    他可不是一般化靈巔峰修士,本身就是非常契合劍意的存在,對于用劍可謂是一等一的強者。

    干斯逆沒有開口,他四肢撐著地面,依然顫抖不止,看著眼前的一切,他已經害怕的無法開口說話,這已經不是他所能觸及的場面了。

    甚至沒能想明白,為何葉鯤能擋下孫長風的攻擊,那可是化靈巔峰的存在,可就他對于葉鯤的了解,是絕對無法和化靈巔峰修士相抗衡的。

    孫長風皺眉,輕笑一聲,道:“葉師弟這是何意?難道是想和師兄我自相殘殺嗎?你可知道,這宗主之位,我只是暫時頂替你而已,現在你回來了,宗主之位可是要給你的,你看師尊有多疼你?”

    他不急不緩,面帶笑容,輕描淡寫的訴說著這一切,同時抽回了手里的銀劍,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只是兩個相親相愛的師兄弟在交談呢。

    葉鯤冷漠一笑,然后用手指著,孫長風周身那充滿殺意的靈劍道:“那你可真是我的好師兄,可是你身邊為什么會有那么多充滿殺意的靈劍,你難道不是為了斬殺我嗎?”

    “還是說,你只是單純的覺得這樣很酷?難道師兄不知道,裝逼遭雷劈嗎?”面子什么的葉鯤是不打算給孫長風了,現在的情況幾乎已經等于是撕破臉。

    “師弟啊,師弟,師兄只是執行宗規而已,破壞規矩的人就該死,你難道不知道嗎?”

    說著就用手中銀劍指向那害怕到無法言語的干斯逆,接著道:“他必死,你要是想在我手里救人,那你就試試,正好師兄我也想和你過幾招!

    “看看我的好師弟,到底有多強!。

    皮笑肉不笑的孫長風,高舉手中銀劍,周身環繞的靈劍,開始緩緩震動,并同時發出鳴響!

    吟!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