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雨途漫漫 > 蕭容的身世(作者:不白先生i)
雨途漫漫

《雨途漫漫》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蕭容的身世

    吉普車在泥濘的小路上行駛了半個小時左右,蔣軍才漸漸放慢了車速,這么久沒有追出來的動靜,大概也就不會有人追上來了?。毛線、中文網

    聽著蕭容在身后窸窸窣窣換衣服的聲音,蔣軍心里有些飄然,眼神也不自覺的飄向了后視鏡上。

    “看路吧,路不好走,喜歡看一會兒找個地方給你看個夠!

    蕭容自然發現了從后視鏡里折射過來的炙熱的眼神,輕輕笑了笑說道,手上也不停下,將打濕了的衣服褪下,換上了一件男士襯衫,不過胸前的紐扣似乎有些扣不太住,隨時要崩開一般。

    “呵呵!

    蔣軍尷尬一笑,將目光移開,點燃了一根香煙。

    自從沈紅艷去世之后,蔣軍一直沒有把任何一丁點心思放在女人身上過,他覺得這樣做會對不起她,那個真正愛了自己一輩子的女人。

    不過說不想那是不可能的,畢竟自己也是男人,一個成熟的男人,早上起來的一些生理反應是不會騙他的。

    “有什么打算?”

    蕭容穿好了衣服,因為副駕駛的座位已經被打濕了,所以倒也沒有重新爬回去,索性就坐在了后面,點燃一根女士煙,深深吸了一口,這才輕聲問道出神的蔣軍。

    “找孩子!

    蔣軍看了看車窗,沾滿雨水的車窗茫茫一片,猶如蔣軍目前的處境一般,看不見任何東西。

    “這天南地北方圓九百多萬平方公里,你去哪兒找?”

    蕭容眼神隨之暗淡下來,輕輕嘆了口氣說道。

    “總是能找到的吧!

    蔣軍看了看后視鏡,蕭容的身影在后排座位上有些若隱若現,顯的很不真實?.毛.線.中.文.網

    “呵呵,想聽聽我的故事嗎?”

    蕭容撩了撩從耳朵旁逃脫出來的頭發,抬起頭看著前方的蔣軍。

    “你不介意的話,可以!

    蔣軍倒也沒有拒絕,反正這車也不知道還要開多久才能到出路,聽聽故事也好。

    “呵呵!

    蕭容將煙頭丟出窗外,輕輕笑了一聲。

    “我父親是個不折不扣的混蛋,吃喝嫖賭無不沾染!

    蕭容頓了頓,慢慢陷入回憶中。

    “每次喝醉了回來就問我媽拿錢打牌,我媽不給的話就是一頓毒打,打完就自己翻箱倒柜的找,把家里的錢一分不剩的拿走,我媽為了我和我弟弟,始終忍氣吞聲的過著這種擔驚受怕的日子,那時候,我爸不在家的時間,是我和我媽還有弟弟三口最快樂的時間!

    蕭容又點燃了一根香煙,吐出的煙圈隨著空氣消失在黑暗中。

    “可是好景不長,這個男人總是在我們最快樂的時候回來打擾我們的生活!

    蕭容輕輕咬了咬嘴唇,似乎到這個時候,還沒有退去恨意。

    “那你們為什么不搬家?”

    蔣軍看著前面僅有的光能照到的路,插了句嘴。

    “沒用的,不管我們搬到哪,他都能找到我們,然后叫我媽拿錢,然后打我媽!

    蕭容嘆了口氣,低下了頭。

    “直到有一天,我媽上次被他打的傷剛好一些,他又來了,二人根本沒有平淡的交談,很快便扭打在一起!

    “那時候我弟弟九歲,我十一歲!

    “就在我爸騎在我媽身上扇她耳光的時候,我弟弟不知道從什么地方拿出了一把水果刀,從他的背后捅了進去!

    蕭容臉上露出一抹笑容,有些陰沉的笑容。

    “我有時候搞不懂,為什么有的人生命力那么頑強,而有的人甚至一碗飯都能噎死!

    “他吃痛起身,一個巴掌把弟弟抽了出去,然后,他居然拔出了自己背上的刀,朝著我弟弟一步一步,一步一步走了過去!

    蔣軍瞇了瞇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居然要殺他的親兒子!

    “就在他慢慢俯下身子的時候,我,拿著廚房的菜刀走了過來!

    蕭容神色平靜,放佛訴說的一切都跟她沒有關系。

    “可能他太專注看著弟弟,也可能就像他說的,就算把我賣給隔壁李老頭做媳婦,我也沒有反抗的力氣,但這次,他低估了我!

    “媽媽把一切看在眼里,伸出手想阻止我這么做,但被他打得已經沒有了行動能力,所以,她只能用眼神哀求我不要這么做,一邊搖著頭,一邊流著眼淚!

    “我對著媽媽笑了笑,鋒利的刀刃正正好好嵌入了他的脖子,他來不及反應,就這么直愣愣倒在了地上,這個時候我才發現,他的骨頭可真硬,我連卡在里面的菜刀都拔不出來,不然,他的頭可能就被我砍掉了吧!

    蕭容吸了口煙。

    “可他終究是你的父親!

    蔣軍卻還存在著自以為是的想法,看了看蕭容說道。

    “我的父親?我的父親會在我十歲的時候就強奸我么?會為了幾十塊錢,讓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子強奸我么?你知道,那個老頭子的味道,有多難聞么?”

    蕭容終于忍不住爆發的情緒,眼淚如雨一般滴落,歇斯底里的大喊道。

    “對不起!

    蔣軍的心微微顫抖著,這種人,已經不能用禽獸來形容了吧,這是對禽獸的一種侮辱。

    “沒事!

    過了好一會兒,蕭容才漸漸停止了哭泣,抹了抹眼淚說道。

    “后來,回過神來的母親報了警,母親一個人攬下了全部罪責,由于事先告訴過我和我弟弟,不管警察問我們什么,我們都不要說話,所以,我和我弟弟并沒有什么事!

    “母親進了監獄,我和我無依無靠的弟弟被外婆接到了老家,受了驚的弟弟從一個活潑的男孩,變成了一個癡傻的呆兒,外婆只能一邊流淚,一邊帶著我們兩個孩子!

    “我以為,新的生活要開始了,可是老天爺總是不肯放過我!

    蕭容眼神黯淡,無神的盯著自己的腳下,沉侵在痛苦的回憶中,蔣軍本想阻止她再說下去,但又不知道該說些什么,最終還是閉上了張開的嘴。

    “有一天,外婆出門種地,外公去城里賣李子,隔壁一直色瞇瞇盯著我看的一個地痞流氓正大光明的進了我家,任我怎么掙扎,還是沒能逃脫他的手掌,完事之后還警告我不要告訴任何人,不然,他就殺了我外公外婆,然后得意洋洋的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蕭容身子微微顫抖著,這些童年的噩夢,一直在她的腦海里徘徊,消散不盡。

    “就這樣,家里沒人的時候,他就會溜進來,甚至在我癡傻的弟弟面前做那種惡心的事,我弟弟還傻乎乎的笑著!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