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網游競技 > 狩魔獵人的異世之旅 > 章節目錄 第二十九章 別慫就是干(作者:天國的節操君)
狩魔獵人的異世

《狩魔獵人的異世之旅》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二十九章 別慫就是干

    風雪還在繼續,但村莊中的戰斗已經接近尾聲

    雖說只有一把鋼劍,但澤林日積月累的戰斗經驗和在無數場戰斗中磨練出的技巧不是一只不知道才制造出多久的狂獵獵犬能相抗衡的。面對一只獵犬,澤林的戰斗壓力驟然減輕許多,他也能更好的使用法印來解決問題

    大約過了幾分鐘,站在第三只狂獵獵犬的尸體旁,澤林甩掉手中武器上的血,將已經出現不少缺口的鋼劍扔在地上,向前走兩步,彎腰撿起剛剛掉在地上的銀劍。他很少會用得上鋼劍,導致他很少會關注自己手中的鋼劍還能支撐什么樣強度的戰斗,這年頭仍算得上和平年代,雖然尼弗迦德與北境諸國都開始想雅魯加河附近集結兵力,武裝沖突迫在眉睫,可野外攔路搶劫的強盜依然不算多,至少沒有河中水鬼的數量多

    等回去后一定要讓法蘭茜斯卡用一把上好的鋼劍作為自己的報酬……

    為伴隨自己數年之久的獅鷲鋼劍默哀幾秒,澤林提著銀劍走向狂獵士兵消失的長屋。風雪還在繼續,但沒有繼續增強的趨勢。這很好,如果對方有兩個以上的狂獵士兵,再來幾只獵犬,還有那個必然存在的導航員,澤林恐怕真的要考慮考慮,自己追擊過去究竟是要阻止他們,還只是單純的過去送死

    但他必須阻止狂獵進一步開啟傳送門,卡美洛城距離這里只有一天多的路程,如果傳送門擴大,白霜遲早會將這片區域全部吞滅,永遠保持在零下二十度左右,終日覆蓋著霜凍的土地根本不是正常生物能生存下的地方。在澤林生活的世界,無論是哪個國家都明白狂獵的威脅,法師與女術士組成的仙尼德島法師兄弟會也會在狂獵出現的時候著手處理可能隨之而來的白霜

    但這里,只有澤林一人

    推開被風吹的吱吱作響的木門,長屋中的情況映入澤林的眼簾。里面很干凈,干凈到連一個家具都沒有,或者說,地上的木頭碎片應該就是曾經的家具,只不過它們因為某些原因變回了原件狀態。不過這也方便了澤林的搜索,狂獵士兵根本沒有掩飾行蹤的想法,帶著白雪的腳印從門口一直走到屋后的一處木板上消失

    走到腳印消失的地方,澤林將銀劍刺進木板之間的縫隙中,用力一挑,活動的木板發出吱呀聲,縫隙擴大了幾分。見狀,澤林蹲下身,將手伸進木板之間的間隔中,掰住它然后向外一拉。隨后,黝黑的地洞入口出現在他面前,他伸出頭向里面看去,只見一條短木梯架在垂直的洞口上,上面還覆蓋著一些手印,看起來,狂獵正是從這里下去

    魔藥,還是煎藥

    澤林有些糾結的在包裹中翻找起來。剛才戰斗結束后,他將散落在地上的藥劑重新回收,除去一些因為磕在石頭上灑了一地的外,大部分藥劑都完好無損,如果可以他很想將所有能在戰斗中派上用場的魔藥煎藥全部喝下去,但他可不是毒蛇學派的那群家伙,專精藥劑的他們可以連續灌三瓶煎藥以強化自身,不過他們的外表也留下了更多煎藥腐蝕的痕跡,比如古雷特的雷索,他的大光頭似乎永遠都不可能改變了

    拿出必備的白蜂蜜魔藥喝了一口,隨即澤林吐出一口黑血,但全身也變得輕松了許多,白蜂蜜讓他身上因叉尾龍煎藥侵蝕而不堪重負的器官稍稍放松了一下,不過這只是暫時,另一瓶淡綠色的魔藥出現在他的手中,派翠魔藥,可以增加法印強度,深受獅鷲學派狩魔獵人的喜愛,而且毒性不強,雖然持續時間短但可以在戰斗中多喝幾次,以數量彌補質量。

    深吸一口氣,將魔藥混著矮人烈酒一起喝下去,隨后摘下被血液浸濕有些黏糊的手套扔到地上,以方便在戰斗中釋放法印。低頭望著深不見底的東西,澤林嘆了口氣,抓著木梯爬了下去

    術業有專精,和與強敵在范圍狹小的地方纏斗比起來,澤林更喜歡用法印與敵人在寬闊的平地上戰斗,他畢竟不是什么都學的狼學派,也不是以史凱利杰人為主,身披重甲的熊學派,和敵人硬碰硬不是他的強項,也許精通暗殺的貓學派會喜歡黑暗的地方,但澤林不喜歡

    “唔……等打完這一戰回去后我一定會向阿爾托莉雅要意外律報酬”澤林低聲嘟囔著,他沿著梯子一直下降了大概十米才下到洞口最低端。這個村莊不像外表看起來那么平凡,至少他沒有聽說過那個平凡的村莊下面會有一處天然洞穴

    踩在有些潮濕的地面上,很奇怪,這里沒有白霜,按理說這不正常,外面已經到了零下十度,可洞穴中卻是一片濕潤,還有一些蘑菇和苔蘚,可惜的是這些蘑菇只是普通的食用蘑菇,不能當作煉金原料

    洞穴并不大,只能讓兩個成年人并排前進。里面也沒有光源,澤林看不到任何東西,雖然他的眼睛能最大限度的吸收光線,可前提是必須要有光線才行,如果真的是一點光都沒有,視線再好的人都不可能看得見一丁點東西。他不得不喝下一些貓魔藥讓自己不至于被突出的石塊絆倒。

    洞穴不深,前進了大約幾百米,在繞過一處拐角后,澤林看到不遠處的洞口內冒出火焰的光亮。有人在點亮火把照明。很好奇為什么狂獵還會需要火把,或者說,火把為什么能在狂獵身邊亮起,但澤林還是壓低身體,彎著腰小心翼翼的向前邊探去

    等摸到洞穴口,澤林瞇起眼睛,借助火把的光亮向里面望去。這是一處大約有數百平方米大小的圓形天然洞穴,高度只有五米,頂部全是堅固的巖石,一些鐘乳石像懸垂的利劍般倒吊在上面。大廳中沒有獵犬的身影,只有三個身高超過兩米的黑影聳立其中,兩名穿著黑色重甲,一名披著淡灰色長袍,其中一人澤林認識,正是他剛剛在外面見到的狂獵士兵

    “你從來不知道什么叫放棄,對吧,狩魔獵人”不只是澤林發現了狂獵,狂獵們也發現了他們身后多出來的入侵者。那么拄著長杖的導航員轉過身面朝狩魔獵人所在的位置“殺掉他”

    “不,沒時間了,艾瑞丁大人發現了上古之血的蹤跡”站在兩人中間,似乎是指揮官的狂獵阻止道“即刻出發,一切以搜尋上古之血為首要目標”

    “明白了”導航員的聲音中沒有任何感情,手中的法陣向地面一擊,詭異的聲調從他白色的面具下發出,狂風霎時間吹滅了周圍的火焰。一道淡橙色的傳送門憑空浮現。見狀,澤林抽出劍,卻發現自己無法動彈分毫,而導航員在開啟傳送門后,便舉起法杖對準了他

    魔法!

    澤林連忙從腰間抓起一枚反魔法之塵炸掉,對著導航員所在的位置扔過去。只聽嘭的一聲,淡藍色的反魔法之塵瞬間充斥在狹窄的空間內?煞茨Хㄖ畨m沒能擋住狂獵導航員的法術,畢竟他們可是有著不遜于大法師的實力。下一刻,澤林的額頭像是被人用鐵錘狠狠砸中般,整個人倒飛出去,最后,他聽到的除了呼嘯的風聲,就只有后腦勺碰在巖石上的聲音

    感謝不許的夢想的月票茲瓷。順便說一句,巫師世界的時間是在第一次尼弗迦德-北境戰爭前夕,那時候杰洛特還沒有失憶,我更喜歡用小說設定來寫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