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軍事 > 隋朝有只大螞蟻 > 章節目錄 第二十二章 腦子里有個水坑可使不得(作者:黃灰紅)
隋朝有只大螞蟻

《隋朝有只大螞蟻》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二十二章 腦子里有個水坑可使不得

    第二十二章【腦子里有個水坑可使不得】

    馬是所有動物中臉部最長的,雙耳處于頂端,而且眼前這匹大黃馬雙耳之間垂下一大撮鬃毛,有點劉海兒的意思,使得雙耳更加的不引人注意。

    經過黎青山這么一解釋,眾人再看之時,自然對馬的雙耳多加留意,果然注意到有異樣。馬的左耳果然動個不停,右耳則沒有什么異樣,左右兩邊形成強烈的對比。之前他們光顧著注意它搖頭了,耳朵確實被忽略了。

    這也難怪,誰去個迪吧還往別人耳朵上瞄?

    “娃子,你看得賊仔細,這眼神也忒好了吧?”黃村正忍不住看了一眼黎青山。

    黎青山只是笑笑不說話,心道這是最基礎的基本功好不好。

    “老哥,光是眼神好頂個啥,俺老牛自信一雙牛眼還未老花,可就是讓俺對著這馬,牛眼瞪馬眼的瞪上一整天,俺也瞧不出這些道道來啊!

    黃村正被他說得連連點頭稱是,牛老三感嘆完又轉頭問道:“小兄弟,說是耳疾,可這馬兒早上還是好好的,到底是什么耳疾,來得這般急?從發病到現在,沒多大工夫呢,這馬都成這揍性了!

    黎青山沖他點了點頭:“是,早上這馬我也見過,那會兒還好好的,一絲異樣都沒有。若是尋常耳疾的話,必定有一個漸進的過程,不會像這般突然爆發?紤]到這些因素,我猜想,這馬兒八成是耳朵里進了蟲子……”

    “蟲子?”

    黃村正和牛老三面面相覷,只有棠兒眉頭微微動了動,冷著臉瞟了黎青山一眼,櫻唇動了動,想說什么,想想卻又停下。

    兩個老頭子看看那馬不停甩頭的樣子,又想想黎青山的話,越想越覺得有這個可能。別說馬,人耳朵里要是不小心鉆進去只蚊蟲,那滋味,那酸爽——可是人有手,而且耳孔淺,可以輕易用手將蟲子掏出來,馬就不行了,怪不得地上這馬兒這般抓狂,除了甩頭,確實它們沒有任何辦法了。

    可這樣的事情畢竟都沒聽說過,牛老三和黃村正雖然都覺得有這個可能,但到底是不是他們又有些不確定。為了證實黎青山的推測,牛老三低頭與黃村正嘀咕兩句,便把韁繩交到后者手中,準備自己上去按住馬頭查看一番。

    “牛三叔,不必看了!

    見牛老三要動手查證,棠兒連忙出聲阻止,牛老三一愣:“二小姐,小兄弟這話雖然有些玄乎,不過馬都牽來了,讓俺瞧上一瞧,很快便曉得了。俺只是瞧一瞧,瞧不著的話最多貼著這馬的臉聽一聽,不會傷到馬的……”

    “不用瞧了,老郎中……已經瞧過了!

    牛老三又是一愣,但這下很快便反應過來:“二小姐,還真……真是蟲子?”

    棠兒望了黎青山一眼,無奈地點了點頭。

    牛老三想看神仙一樣的看著黎青山,“……怪不得小兄弟先前說什么中了蟲邪,原來是這么回事,俺還以為自己猜中邪真猜對了。糊涂!”

    先前那位老郎中按著馬頭又是摸又是看又是聽又是問的,好半天才判斷出病癥,姓黎的這小子卻是瞄了幾眼就能判斷出問題出在耳朵,還推測出是進了蟲子,也不知道是蒙的還是走了狗-屎運。不過他剛才解釋得頭頭是道,而且觀察入微,如果不是蒙的,這番手段比起那位老郎中來,顯然又要高出一大截,棠兒雖然心里不爽,但隱隱也有些信服。

    雖是如此,少女臉上卻仍是裝出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沉默了半天才道:“小子,算你運氣好,瞎貓碰到死耗子。不過呢,這病癥你雖然蒙對了,但你方才無端端說老郎中的方子得不償失什么的,又是哪門子道理?說得好似你見過方子一樣!

    黎青山自信地笑了笑,撇撇嘴看似隨意的說道:“不用見過,隨便猜猜估計也能猜個八-九不離十……”

    “口出狂言,”少女冷冷一笑,左手插到細細的腰間,顯然一點也不相信黎青山的大話,“那你倒是猜給本姑娘看看!

    黎青山略一思考,便笑著回應道:“棠兒姑娘,老郎中有說是用醋還是用油嗎?”

    此話一出,棠兒差點沒被他噎死,臉上的神色也是變了又變——這家伙是怎么知道的?

    她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不答反問道:“你……你怎么知道的?”

    “我個人偏向于用醋,相比油來說,醋好一些,副作用相對來說應該小一些……不過說到底還是不要取!

    黎青山沒有正面回答她的問題,只是自顧自的說著話,同時打趣地望著面前的少女。這刁蠻的小姑娘此刻雖然桃腮微鼓,但兩只小酒窩還是隱隱可見,襯在白皙無暇的粉面上,煞是可愛。

    干嘛老是板著一張俏臉,笑起來想必漂亮得很,真是可惜。黎青山甚至想到一個美好無比的詞,梨渦淺笑……

    棠兒已然心頭大震,可還是沒有放棄,心道這小子或許只是運氣好罷了。這么想著,便開口假裝正色問道:“那醋要怎么喂給馬兒喝?”

    她故意在此處耍個小心眼,如果這小子是蒙的,定會被她誤導到歧途上去。

    可惡的是,這家伙居然沒有上當,黎青山只是愣了一下,隨即笑道:“棠兒姑娘,你確定沒聽錯?老郎中居然跟你說醋是用來喝的?”

    這話剛說完,黎青山其實已經反應過來,對方這不過是虛晃一槍,用來誤導他罷了。

    這少女還真是……有些狡猾,黎青山望著那張冷俏的玉臉,想了想,決定反戈一擊,他咳了一聲,隨后大聲問道:“棠兒姑娘,方子可還帶在身上?”

    少女冷著臉沒有回答,不過沒有否認。

    既然沒有否認,黎青山就當她是默認了,“雄黃有吧?”

    棠兒輕咬著貝齒望了眼前的惡人一眼,隨即從袖口的夾袋中掏了一張疊成長條狀的紙條,展開快速的瀏覽起來。那紙顯然就是老郎中開的方子,其上字跡潦草,那位老郎中顯然有著古今大多數醫生的通病——開方子的時候順便練習練習草書,但饒是如此,方子上那“雄黃”二字還是極為醒目。

    少女雖然又氣又急,很想打擊一下眼前這個惡人的氣焰,但盯著那潦草的“雄黃”二字,終于還是沒有開口作聲。

    “……半夏呢?”黎青山又追問道。

    棠兒又看了一眼方子,仍舊沒有說話。

    “……綠礬呢?”黎青山追問的同時臉上掛著愜意的笑,頗有些得寸進尺的無賴。

    “綠礬沒有!”終于找到對手的紕漏,少女大聲地叫起來,得意地盯著黎青山,試圖扳回一城。

    黎青山抱著手抬頭看了看天,想了想道:“綠礬居然沒有?那應該有柳絮礬吧?”

    棠兒瞪大了眼珠子把方子又從頭到尾又看了一遍,終于又不再說話了。

    這小子,此刻真是一副欠揍的表情!

    這一幕把旁邊的牛老三和黃村正兩人看得想笑,特別是牛老三。要知道,二小姐的刁蠻任性那可是出了名的,沒想到一物降一物,今天居然在黎青山手里被問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反正就是這些東西,亂七八糟的加在一起,鼓搗鼓搗,弄成粉末,再用米醋和一和,攪拌攪拌,再灌到馬耳朵里去——那個老郎中想必是這么告訴你的吧?”見眼前的少女終于被自己問得說不出話來,黎青山打趣道:“除非棠兒姑娘你耳朵里也進蟲子了,不然不可能聽錯。這藥汁只能灌入耳中才有些效果,若是拿去喂,那真是牛頭不對馬嘴了!

    少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半晌才賭氣似的說道:“本姑娘不想跟你說話了!

    以后還有的是事兒來麻煩小兄弟呢,可別跟小兄弟鬧僵了!

    這么想著,牛老三連忙出來打圓場道:“二小姐,你別生氣,小兄弟逗你玩呢!闭f著朝黎青山眨了眨眼睛,提醒他快辦正事,“……對了小兄弟,俗話說殊途同歸,既然這個方子你也曉得,說明這就是一個可取的方子啊,那你方才又說什么得不償失的,這又是咋回事?快給二小姐解釋一下!

    “牛伯,你想想,要是你耳朵里飛了蟲子進去,我把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鼓搗鼓搗,然后灌到你耳朵里去,你干嗎?”

    “……?”牛老三沒想到有此一問,他摸著自己的耳朵想了想才答道:“這俺要琢磨一下,這可是耳朵啊,是俺的七竅之一……俺聽說七竅都是相通的,這要灌進去,不曉得會不會從鼻子里噴出來?”

    像是受到了什么啟發,黎青山一拍大腿,忍著笑叫起來:“對嘛,牛伯,你這話就在理了,耳朵進蟲總好過腦子進水,你說是不是?”

    “腦……腦子進水?”牛老三嚇得老臉一綠,媽啊,這問題咋越來越嚴重了?

    “是啊,腦子真進了水,那事情可就大條了!崩枨嗌饺套⌒c了點頭,收起方才的嘻哈神情,假裝正色道:“以藥汁灌耳,雖說能將馬耳內的蟲子殺死,只怕也會傷到馬兒。需知雙耳的位置極靠近腦部,馬耳之內,經絡、血管及神經分布都極為復雜,到時候若是有所傷及,只怕顧了此失了彼,甚至得不償失都大有可能!”

    笑歸笑,他這番話倒是沒有瞎說,老郎中若是自己耳朵里進了蟲子,他絕逼不敢開這個方子。即便不是自己,換作是人,他也不敢開,人命關天呢。不過棠兒離去之前,他也兩三叮囑過,這個方子可能會有風險,可當時棠兒心急如焚,一心只想讓愛馬恢復如初,也未多加留意,黎青山這么一說,她才恍然大悟,原來老郎中所說的風險竟是指這個。

    “腦子進水,那可真不是開玩笑的,如果再在腦子里形成水坑,那就發展成腦袋有坑……到那時候,只怕神仙都難救了!崩枨嗌浇K于沒忍住,開始信口胡謅起來。

    牛老三和黃村正果然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媽的,這都啥啊——腦子進水,腦袋有坑,聽起來咋這么玄乎呢。那什么藥汁,是不是這么妖孽?老郎中也太瞎了吧?

    棠兒卻是輕輕的哼了一聲:“小子,那照你這么說,馬兒這病那不是沒治了?”

    “是啊小兄弟,又是怕進水,又是怕有坑,老郎中開的這方子顯然是指望不上了。難道叫俺們光在旁邊瞅著,這病自然就會好了嗎?”牛老三頓時焦慮起來,一會腦子進了水即將形成水坑的模樣。

    黎青山轉頭望一眼那馬,臉上的笑容驟然凝固,頓時沒了玩樂的興致,心底升起一絲憐憫,搖了搖頭嘆口氣道:“若不是瞧這馬兒實在痛苦可憐,我也懶得插手管這事兒……罷了,牛伯,你把馬牽到我家中來,這病,我試試吧……”

    ========================

    PS:這本書終于在歡樂向的路上越跑越遠,雖然跟我自己原先預想的風格并不一致,不過好像這樣也不錯,自己寫得也挺逗比開心的。

    喜歡這本書的書友們加個群吧,433386042,作者君恭候大駕。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