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懸疑 > 民間山野奇談 > 4.第四章 再下墓@.(作者:皮 簧)
民間山野奇談

《民間山野奇談》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4.第四章 再下墓@.

    這件事情的起因我知道的一清二楚,年前那晚胡老道跟兩個人密談被我聽到,那兩人只說了一句話。

    “上頭坐不住了,那個地宮必須趕緊發出來!

    當天晚上,胡老道回到朝天觀就摳住他那下巴,胡子都揪下來幾根一直陷入了深思。從那天開始我每天都被他“抓壯丁”,要拉到鎖龍臺跟前給他聽里頭的動靜,而胡老道開始每天在筆記本上記錄,從那以后,我更是時而能看到他鬼鬼祟祟離開道觀,去跟人交頭接耳。

    我一直很好奇,我師父以前也沒這么多麻煩事啊,要說他怎么突然跟變了個人似的,那就只有前段時間那事兒了。

    吳教授他們離開個把月之后,那天突然來了幾個人,拷上胡老道不由分說就把他帶走。

    隨那幾人一起來的是我們鎮上的鎮長,也是我表姨夫,我一看胡老道被帶走便哭鬧不止,我爸、我爺都搞不清楚狀況,才聽表姨夫說起。

    表姨夫問道:“這姓胡的來村里好幾十年,你們知道他大名叫啥不?”

    一問這話,我們全家都愣了,胡老道是67年鬧文化革命那會兒從秦嶺山里跑出來的,村里人只知道他姓胡,至于他以前干啥的還真沒細問過。

    表姨夫一嘆:“這人我打聽了,聽說那罪過兒全抖出來,夠槍斃個十回八回的,活不了了!

    可誰能想到,就在兩天后胡老道卻云淡風輕的回來了。只是從那以后,我師父常皺眉頭,才有了這些怪異舉動。尤其他以前是事事都不瞞著我的,可現在什么事都不讓我知道,一個人還偷偷在后頭抹眼淚。

    開年,我10歲。

    開春4月是耕種季節,大伙忙著春耕種苗的時節,胡老道道觀來了幾個人,而頭天晚上胡老道囑咐過我,說今天就不要去朝天觀了,他不在。

    結果被我撞了個正著。

    有兩個神秘人我原來見過,就是當初帶胡老道離開的那兩個,后來我還見過幾次,三人似乎在后山上密談過些什么,倒是另一邊坐了三個人我從沒見過,怎么說呢,總是感覺怪怪的。

    為首一人頭發斑白,看起來得有七十好幾了,一個穿著紅色唐裝的老爺子,打扮的也精神,總給人一種養尊處優姿態的感覺,他坐那兒閉目養神,自成一股氣勢,胡老道靜靜陪在一旁。

    另一邊坐著個胖子,一旁放的設備我見過,上回電視臺來錄像那玩意兒我印象深刻,是一臺攝像機。

    現在要說最后一個人了,他就站在一邊,身體立的筆直,每個轉身、抬腿給人的感覺這人走路是不是用尺子量過的?

    那冷峻的面龐就給人一種飽經風雨、值得信賴的感覺,尤其每次說話都跟服從命令似的,叫他說才說,不叫說就閉口不答,唐裝老頭不發話,胡老道再問都不答。

    我從外頭進來大叫著胡老道,他很是無奈的看到我,同時那幾個人的目光也齊刷刷的落在我身上。

    被他們這么一盯我總有種異樣感覺,卻說不出來。唐裝老頭對那個站的筆直的人說:“魚鷹,試試他!

    原來那個人叫魚鷹,不過名字還很奇怪。畢竟我年紀小,并不知道厲害,那個魚鷹二話沒說,沖上來就是一記掃腿,被我跳起來躲過,他的攻勢當即又上來了。

    我還沒明白怎么回事呢就被他揍了一頓,之前說過胡老道教我太極拳,但可不止是要我健身用的,他教給我的功夫很簡單,后發制人,以靜制動。

    怎么說呢?

    我們打架不看動作招式,只看你的身體。人在出招前的零點幾秒里實際上是有個預備過程的,比如要出左拳他必定左肩要輕微浮起,然后胳膊才會動,同樣,要出腳,關節肯定有輕微幅度的變化,所以等他的招式過來我已經提前知道他的軌跡,可以輕松化去,這是胡老道教我后發制人的精髓。

    可我畢竟年紀小,腿短手短外加個子不高,力氣也不大,沒兩下就吃不消了,被對方一個擒拿鎖喉給制住。

    我以為自己丟人了,沒想到魚鷹犀利的眼眸精芒閃爍,撇下了三個字:“好苗子!”

    他轉身就走,留下莫名其妙的我站在院里發愣,胡老道才叫我過去,鄭重其事的對我說道:“徒弟,師父有件事必須去做,但可能有危險,你愿不愿意幫我?”

    我當然是沒問題了,胡老道他們沒有多說,陰沉著臉又去了鎖龍臺。

    他跟老者各自看完風水,兩下無話,胡老道指著地下,叫我耳朵貼上去繼續聽,良久,他問我:“有啥動靜?”

    我覺得剛才自己絕對聽錯了,又把耳朵貼住地,豎耳靜心,漸漸地,底下有一種輕微的鎖鏈晃動聲,然后……

    我又聽見那種熟悉的聲音,但這次不止有呼吸聲,還有咆哮聲。怎么說呢,我感覺地宮里頭到處都有呼吸聲,就好像有數個正在熟睡中的人在集體打呼嚕一樣,而那咆哮聲模糊的緊,聽不清楚,但鎖鏈碰撞產生的清脆聲響絕對不會有錯。

    我把聽到的所有事情告訴胡老道,唐裝老頭連忙激動的點頭:“是了是了,一定沒錯!

    胡老道緊抓著下巴,叮囑道:“還是小心為妙啊!

    “你安心吧,絕對沒問題!碧蒲b老頭又說道,可胡老道這時反駁:“我感覺還是不妥!

    唐裝老頭終于在這時發作,他頗有怒意的質問道:“你一個山野道士,我是聞名的風水大家,咱們兩個誰的話有份量?”

    此刻胡老道再不多說,我傻傻的看著他們,知道事情和鎖龍臺有關,但并沒有多想,因為也多想不起來,當時并不明白他們兩人間這模糊的對話是個啥意思。

    回到道觀之后,為這事胡老道還和唐裝老者大吵了一架,當晚還去我家找我爺喝酒,但中午那些事他一字未提,也不準我說,只是喝完了酒開玩笑說要借我用用,跟他晚上下趟山,時間定在后天晚上。

    其實哪里是下山,就是到時候下墓。但我一個小孩子家是不可能讓我也下去的,那我做什么呢?

    胡老道囑咐的很清楚,從他們下墓開始算起,第二天夜間八點之后,我要在他們進墓的地方點上南斗燈陣,擺好買路錢、提上天師大印在外坐鎮。

    胡老道怕的是什么?

    他怕自己一行人進去后出不來,但凡到了死期,或者說人活到坎上遇了險要遭橫死,城隍爺手下的搜魂二使便會抓走橫死者之魂,防止它們怨氣太深在陽間搗亂。

    這兩位陰差一去,抓了魂他們可就真沒還陽的可能性了,所以第二晚在外頭坐鎮,就是要我把陰差擋在外頭,幫他們爭取時間,也間接說明此事的危險。

    其實在我心里,至少十歲以前,胡老道是屬于那種啥都不怕的人,我本來以為這回的事也是小菜一碟,可沒想到被他們搞的真是玄而又玄。

    第二天他們果然收拾了東西,甚至我看見胡老道用上了許多珍藏道符,他們所帶的法器簡直多到嚇人,我目送他們離開,師父臨走前告訴我事情千萬不能泄露,還有,為了以防萬一,叫我拿上那張賣身契。

    我答應下來,這就更琢磨不透了,連賣身契都用上了?

    當然,這里我得解釋一下,我所說的這賣身契不是舊社會窮人給地主包身用的那種,過去誰家生了孩子體弱多病,覺得不好養活,就去拜祭給神靈,認個干爹,這樣保佑自己孩子健健康康活到20歲再去贖身。

    因為這贖身一詞,所以這玩意兒就又被稱作賣身契。實際上是行拜祭禮時燒給神靈的一張黃裱文書,一張留下自己看管,另一張直接焚化。

    過去有認太乙救苦天尊的,也有找關圣帝君拜祭的,甚至民間還有拜祭給石頭的,管石頭叫干爹,因為石頭代表的是泰山石敢當,也是一位神明,但我拜祭的干爹則是地府的判官,狗日的,說句實話胡老道這是要我拿那個未見過面的干爹沖出去嚇唬陰差,替他們爭取時間罷了。

    他們一行人當天去了鎖龍臺就此下墓,我回家之后卻不知為何,老是心神不寧。

    這天夜里我做了個夢,夢見晚上出門,天上的雷就跟瘋了似的劈我,而且是專劈我一個,不劈別人,我被生生嚇醒來,天都快亮了。

    我愣是在朝天觀守了一天,到晚上八點胡老道都沒出現。我只得謹遵他囑咐,收拾好買路錢、紙元寶,拿上桃木劍跟天師大印,最后裝上自己的賣身契,穿著我師父的大號道袍去鎖龍臺。

    大墓北側也不知是啥時候他們挖的個深洞,我就席地而坐,把東西一一擺好。

    因為是小孩兒,總歸還是坐不住,我時而站起來去轉兩圈,可走著走著我聽見了腳步聲。

    反正當時具體時間我忘了,但那種腳步聲我聽得很清楚,還夾雜有交談聲。

    一個聲音響起,說道:“眼看有香火享受了,老爺打發咱們出來辦差,你說咱們兄弟點背不背?”

    那另一個聲音罵道:“咱們趕快的,弄完就回去,那兩個夜叉鬼卒也不是省油東西!

    聽到聲音我下意識朝那方向看了一眼,知道不妙,把提前用酒泡過的柳葉子貼在眉心以及兩邊眉毛,席地而坐,再往前看。

    遠遠的就看見兩條瘦高瘦高的影子朝我這邊飄過來,一人卷著鎖鏈、手里扯上一紙文書,另一個則扛了根銀光錚亮的大狼牙棍,鋒利無比。

    他們腳下生風便到了我這邊,但洞口的位置已經被我用符封死了。

    兩個陰差一瞧哪里還不知道,用手一指:“那小道,速速閃開,不要攔了鬼老爺的大道耽誤了時辰!”</p>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