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懸疑 > 民間山野奇談 > 民間山野奇談7.第七章 活的?死的?(作者:皮 簧)
民間山野奇談

《民間山野奇談》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民間山野奇談7.第七章 活的?死的?

    胡老道猛然想起來,數月前那算上吳教授在內的考古隊,十二個人里的確有一個愛講葷笑話的隊員,叫老孔。

    四十歲上下的年紀,老孔這人出了名的怕媳婦,戴著個眼鏡平時看著很老實,可每次喝了點酒總喜歡放肆兩把,大家伙兒都笑話他,那是平時被妻管嚴,逮著機會就發泄自己心中的不滿。

    果然,石門內幾聲微弱的歡呼聲過后,那個熟悉的聲音又來了個葷段子,很葷!

    胡老道之前還聽老孔說過這笑話,可惜胡老道聽完了并沒有笑,老孔因此稱他不懂風趣,那此刻墓里的這些人聲、嘈雜聲,還有肉香……

    不等胡老道發話,華老小聲問道:“考古隊失蹤那11人里就有個叫老孔的,這聲音可是同一人?”

    華老臉色嚴肅,在等待胡老道下文,但他的臉上已經表露出來自己的猜測了。

    胡老道抓緊下巴一點頭,胖子直接就炸了:“我這運氣,這樣也能遇上粽子!”

    “魚鷹,小心察看!比A老吩咐一聲,魚鷹服從命令,機警的察看四周。

    華老一把拉過胡老道來到一旁:“那11個人失蹤了近乎半年之久,如今出現在墓中!

    胡老道點頭,接口:“他們的死我親眼所見!

    華老陰沉著臉,胡老道也明白,里頭的玩意兒多半不是什么好東西。這墓的邪性早已顯露出來,此刻里面的說話聲引起了他們的警覺。

    但無論如何都是要闖一闖的,因為他們這次的到來肩負了使命。但根本不待兩人商榷,石門位置忽然“轟隆隆”一陣巨響……

    大門開了!

    “天清地明,賜我神靈,腳踏七星!”胡老道見事態不好,隨手甩出一桿五行旗。

    “嘎巴”

    五行旗打在門內人身上,卻并無慘叫聲響起。令旗落地發出清脆聲響,幾個人直接呆住了。

    只見門內那人并不在意,反而由驚變喜,激動的大喊:“老胡,竟然是你!”

    胡老道到底反應快,他睜大眼睛,做出一副激動到無以復加的模樣,走過去拉住門內那人,華老他們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切。

    在兩人“真摯”握手的這一刻,胡老道的腳上不知何時多了一張符咒,被他悄無聲息用腳尖點在來人背后,貼在那人身上,胡老道便在這時疾退出去幾步。

    門內站著的人正是老李,之前跟吳教授住在我們家,一起喝酒吃肉的那位。胡老道貼在他身后的那張符叫子午滅形符,一種能令妖魔現形的符咒。

    其珍惜程度可以這樣說,每個月都有一天的陽氣是這整個月最盛的一天,畫符必須預測好時辰選取這一天正午,最多只能畫符兩張,也就是說,一個月只能畫出兩張這種符咒出來。

    可這樣珍惜的現形符貼在老李身上竟無絲毫效果!

    胡老道可不會忘記那晚發生的事,他苦勸吳教授他們別再繼續發掘,可考古隊執意不聽,被我跟我爸拖回去喝酒,灌了個半醉。

    半夜凌晨,一股強烈的不安令他坐臥不寧,在趕到鎖龍臺的那一刻,自己想盡辦法都不能阻止這股吸力。

    當晚考古隊眾人被吸成干尸,鮮血灑了一地,就連尸體都被吸進地宮之內,那是真正死去的人了,可是現在……

    胡老道剛才的握手是在試探,老李的手上溫度如常,他甚至專門為此捏了老李一下,當時老李眼中還閃過一絲不解,這眼前的老李分明是個正常的活人,所以法器、符咒打在他身上沒有作用自然是對的。

    可老李他們當日被吸進地宮,到如今過去那么久他們還活著,這其中的異常卻如何令人不疑?

    石門內好幾個人都跟了出來,那幾個熟悉的隊員、還有當晚跟胡老道打過交道的三個攝像師都面帶驚喜。

    那股子肉香可就更加濃郁,引的幾人都不自然起來。

    “胡先生,進來坐,你們可算來了!

    “是啊,我們就知道,上級不會放棄我們的,我們這段日子沒少研究這個墓穴,咋樣,吳教授肯定在外接應我們呢吧?”

    …………

    一連串的問話先令幾人都懵了,背后那陣陰呼呼的感覺早已經消失不見,華老輕微示意魚鷹,跟著進去石門。

    到了這里跟外面神道的擺設卻又截然不同,地宮里整齊擺放著許多石臺,上面的灰塵厚厚一層,石臺密密麻麻,給人的感覺這像是個巨大的會場,平常有一群人坐在下方石臺上開會似的。

    再往前則是一條長長的臺階,一路向上,到了一定的位置,卻通往黑暗之中,再瞧不真切了。

    胖子的眼一直盯著那個位置,老孔一看,笑道:“這里很簡陋,簡直就不像個墓穴,那個臺階你們看,一直通往前方,在達到一個高度之后會向下延伸,然后通往下一道石門!

    胖子一指自己站的地方,問道:“那這地宮一共三道門,墓門的位置原本被打開發掘,后來被突然填埋,現在這是二道門,往后第三道門,這就應該是極限,主墓室一定在里面了!”

    “或許吧!崩侠羁嘈α讼,卻沒有了一點考古人員嚴謹的工作態度,胖子搖頭:“你們沒進去嗎?”

    跟前那個戴眼鏡的年輕小伙很是迷茫:“我們一直在這里研究,直到現在還搞不清楚!

    這整個過程中胖子一直在問話,胡老道一直想察覺異樣,卻連半點邪氣都察覺不到,而華老則是被那些密密麻麻的石臺所吸引,每一塊石臺上都刻著幾段看不懂的文字,亦或者圖案。

    但唯獨魚鷹站在一旁不聞不動,仿佛一切都與他無關一樣?伤请p犀利的眼卻始終未離開過說話的眾人,胖子問著話,最后來到魚鷹這里拍了三下,魚鷹突然也反常的推了他一把。

    魚鷹之后找機會才告訴他們,從這些“人”的種種特征來看,他們應該沒說謊,句句屬實。

    一群沒說慌,但被吸成干尸踏入墓中卻又“死而復生”的人!

    還有,這地宮里又哪兒來的肉?如何能支撐他們渡過這半年?

    種種疑問令人不解,老李他們邀請四人坐下,交談的整個過程中根本看不出半點破綻,他們用器皿煮著肉,甚至拆了一些木料用來生火,但是似乎他們自己也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胡老道坐下來,試探道:“老李,你們被困在這兒一個來月了吧?”

    老李搖頭道:“老胡你糊涂了,整整半年了,要不是這里頭的一些發現,我們早就呆不下去了!

    整整半年,胡老道心想老李倒是記得清楚,幾下詢問之后,幾乎已經找準了情況。

    胡老道試探過考古隊那晚發生的事,但老李他們似乎想不起來了,根本不知道自己怎么進來的,就仿佛那段記憶被人強制性的掐掉了一樣。

    從老李他們現在的表現來看,每天除了吃飯以外,他們的時間、精力都用在解析這些石臺文字上了,仿佛他們早已經入迷,一個勁兒的跟胡老道他們談論著這些。

    他們不知道自己每天吃的肉是從哪里來的,更不去考慮照明什么的,或者不如說,他們壓根兒就沒考慮過這些,如果仔細辨別,老李他們身上具備很多尋常人根本不具備的能力,當然,很多尋常人擁有的基本能力他們也沒有。

    魚鷹假裝把自己的手表掉在地上,漆黑的地宮里靜悄悄的,就連說話都能產生回音。鑰匙落地的脆音來自四面八方,沒有光照是很難找到的。

    魚鷹趁機喊道:“我的手表!”

    站在一旁的老孔竟飛快從地上尋到那東西,一把交到魚鷹手里,順便善意地提醒他:“小哥兒,看看摔壞了沒有!

    這一動作嚇的胖子也退后了兩步,胖子這輩子見過粽子,內蒙逃命的時候遇見過狼群,可那些玩意兒畢竟沒眼前這群半人不人的東西詭異。

    胡老道在心下暗暗得出結論:這是一群不知為何出現“異!钡娜,不明生死,他們竟然擁有常人不具備的夜視能力,但很顯然,這些人已經喪失了一部分人類的思維。

    人這種東西通常會考慮事情的合理性,這個東西干什么用的?你給我這么多錢肯定要讓我干些什么?

    但老李、老孔他們根本不考慮這些,有肉吃、有木料生火,他們醉生夢死般的研究著那些石臺上的文字,僅此而已,他們根本沒考慮過這些,甚至根本就沒有這種思維。

    這與他們考古人員的論證、佐證、合理嚴密推論思維恰恰是相反的!

    當一塊塊香噴噴的肉遞到胡老道他們面前時,幾乎就連訓練有素的魚鷹都忍不住動了動喉嚨。

    可這肉太香了,在這樣簡陋、沒有調料、沒有碗筷的條件下,反而香到令人發指的肉,先不說怎么煮出來的,但明白人誰敢吃呢?

    胡老道繃著臉,苦咽著口水,問老李:“老李,你們吃,我現在迫切想知道這個地宮的情況,你們不是下來研究半年了嗎?能給我們做個簡單介紹嗎?”

    他這一問,老李連肉都不吃了,雙眼泛起精芒,圍在火焰前講解起來:“胡先生,我告訴你,這地宮像墓可又不是墓,類似遠古先民們的祭祀場所,根據我們現在破譯的資料顯示,這個地宮,只怕非秦、非周,更在夏商之前!

    “什么?”華老目瞪口呆,胡老道緊追問道:“那墓主人的信息你們破譯出來多少?”

    老孔一聽說墓主人的信息,一指那條樓梯:“第三道墓門按理說該是最后一道關卡,我想,那里面應該是個祭祀場,一切秘密都藏在那里了!

    華老點頭:“那好,我們商量完,準備進去探探!

    誰知,這話剛才說完,老李跟老孔竟嚇的驚恐鼠竄,考古隊其他人全都頭搖的撥浪鼓似,仿佛到了生死關頭一樣。

    他們失控吼叫道:“去不得,千萬去不得!”</p>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