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懸疑 > 民間山野奇談 > 民間山野奇談45.第四十五章 女人的警告(作者:皮 簧)
民間山野奇談

《民間山野奇談》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民間山野奇談45.第四十五章 女人的警告

    我一尋思,那些狗吃過人肉,那肯定會更加聰明圓滑,倘若被咬一口估計也不是鬧著玩的。

    再一轉念,黃隊已經消失在夜色中,剩下冰窟窿跟我。

    冰窟窿忽然若有所思的說道:“我感覺咱們做的事,都在人家眼皮子底下!

    我錯愕著還沒太明白呢,他就已經直奔兩人住宅位置,我匆忙看了一眼李家宅院的位置,也緊跟了上去。

    夜風刮的呼呼的,那些月光照耀下來四周圍并不算太黑,可關鍵就在于這座村子真的太沉寂了,沒有半點聲音,更沒有半點燈火。

    我悄悄尋了上去,路上遠遠的便看見幾雙紅色的眼睛,正是那些各自蹲在自家院里守門的大黑狗,這些狗默不作聲早成了習慣,直到李家宅院門口,一聲沒叫過。

    我攀上墻頭往里面看,堂屋的門依舊開著,月光的淡淡光線照射進去,朦朧卻不可見,一旁墻角躺著條雙眼通紅的大花狗,卻一動不動仿佛死了一樣。

    羅盤上指針直抖,徑直指向屋里,這讓我多留了個心眼兒。足等了好幾分鐘過去,我也受不了了,按理來說現在這叫盛夏,不說知了、螢火蟲,田里的蛙怎么也得叫兩聲才是,可簡直安靜的出奇,這大半夜的都沒有點動靜。

    突然,耳朵里傳來陣陣抽泣聲,聲音不大,像是有人在偷偷抹眼淚一樣,但聽在我耳朵里卻讓人心驚了。

    那道冥音凄慘無比,明明有個蒼老的男人聲在哭:“兒子,你……你怎么就死了呢?”

    “你別哭了,小聲些,小聲些,讓她們聽見就完了……”另一個中年女人壓著喉嚨的聲音立馬勸起了男人,男人忍不住抽了自己一巴掌,泣道:“你說說,咱們老李家到底造了啥子孽了嘛!造了啥子孽了嘛!”

    老李家?

    這陣冥音聽在耳朵里,令我心中大震,難道這是李家二老在哭嗎?

    我一看四周院落,大晚上的半個影子也不見,那條狗看起來半死不活,這個功夫心里一想,直接翻進院內,我就直接上了堂屋。

    那對夫妻現在都走了,還有什么可怕的呢?我直接快步走進白天吊唁的堂屋,手電光往屋里頭一照,這一探,卻猛然嚇了我個激靈。

    誰能想到,堂屋的位置李小光的父母竟然也依舊坐在原地,臉上帶笑,詭異無比,就跟我們早上過來的模樣簡直相同,似乎他們從來就沒動過似的。

    這兩人都穿著身光鮮亮麗的新衣,坐在太師椅上,保持著那種詭異笑容,一旁的門板上尸體早已經被兩夫妻搬走,只剩下草席上到處都是血水。

    我忍不住喊了兩句:“大叔?大嬸兒?你們咋還坐在這兒呢?”

    “說句話啊!边B續喊了他們好幾句,我耳朵里頓時又聽見一股子冥音,又是那兩道聲音,在壓著嗓子小聲哭泣一樣,那聲音好像來自里屋,可我眼前坐著的兩個人是?

    我往前湊了湊,剛剛聽到的是冥音,那剛才如果是冤魂的哭泣聲的話,如今堂屋里……

    一個不好的預感涌上心頭,我伸手去探兩人鼻息,這一探,冰涼無比,果然兩人早已死去,渾身僵硬無比,原來,一直從我們早上來這里開始,這兩人就已經死了!

    只是他們又是怎么坐在這里死去的呢?

    手電筒驗看了下四周,這屋里并沒有異常。我掏出羅盤,循著有一陣沒一陣的聲音直接進了左邊的偏房,屋里的擺設很雜,整齊的衣箱、板炕,桌子還有立柜,但這時那陣聲音卻停下了,羅盤到了這里指針來回擺動,顯示異常就來自于這里。

    我瞬息間開了陰眼,但看了半天依舊是無跡可尋,又找過了右面偏房,依然毫無所獲,這次就連那陣原本哭泣的冥音都聽不見了。

    我輕聲在屋里喊:“你們是哪里的冤魂?有什么事情說出來,我幫你們做主!

    “我知道你們兒子李小光死的蹊蹺,我是個端公(陰陽先生),或許能幫到你們,倒是說句話啊,讓我聽聽!

    …………

    連續喊了好幾遍,這屋里此刻卻沒有了聲音。我確實來了氣,三兩下取出一堆紙錢壓好,從李家屋里找來香燭紙裱,準備擺個簡單的通陰陣,招這兩魂來問問虛實。

    符咒燃起明火,兩邊買路的紙錢遇火而燃,隨著燭火跳動,整個屋里溫度瞬間下降了不少,陰風徘徊在周邊,吹的紙錢嘩啦啦作響。

    我口念著胡老道教的咒語,伴隨一陣越加肆虐的陰風,吹的屋里紙錢飛起,在整個房間里飄蕩,這法術也是我第一回用,但以前背的熟,也應該是沒問題的。

    我不斷叫著李小光的名字,順帶請他的父母,屋里的紙錢不斷飛舞,燭火忽明忽暗卻不熄滅,這正是冤魂受招的表現,可不知為什么,我難以再進分毫,眼見香蠟就要燃燒完畢,我額頭的汗都要出來了。

    一口咬破舌尖,舌血被我一噴,香蠟上原本快熄滅的燭火忽地猛躥起數尺,我趁機加快念咒,兩張黃符焚化,再請冤魂。

    “砰!”

    突然,香蠟炸開,陰風陡然一停,屋里原本飛舞的紙錢在瞬間落地,正在進行中的一切全部停滯,我耳朵里忽然聽見不遠處有呼氣聲,一把抓起旁邊數斤重的斧子往里頭一扔,就聽“啪啦”一聲脆響,墻角位置那口大缸被砸的四分五裂。

    頓時我便聽見一人的腳步聲,手電筒順勢一照,頓時露出了那邊一張熟悉的臉。

    那張臉圓圓的,卻熟悉無比,正是隨胡老道他們一起進墓的胖子黃三八,在胡老道的講述里胖子最后舍身救人,被蛇群咬的簡直體無完膚。

    可現在……

    胖子臉現驚慌之色,腦袋一低就不見了蹤影,我急忙往前一趕,光芒向下一照,原來,在這口大缸底下竟然有個地洞。

    我什么都顧不上了,上次磨盤的幕后主使是魚鷹,這次在這村子里竟然碰見死而復生的胖子!

    我當即就要往下跳,但迎接我的是洞里甩飛出來的一榔頭,那東西被胖子掄圓了打過來,眼看躲避不及,我一把將羅盤猛按上去,嘩啦一聲,羅盤被打的粉碎,碎片噴的我渾身都是,雙手都被這一擊震的虎口生疼。

    便在這時,地洞底下忽地被塞上一截鋼板堵死,我下不得下,只能捂住疼的發抖的手不斷猛甩。

    “先生……救救我,救救我……”

    我剛一回身,不遠處的墻角里忽然多了個瘦弱影子,屋里朦朦朧朧并看不清楚,我舉著手電筒就準備照過去,那影子忽然跪地哀求:”先生,我是……我是李小光,我們村里出了……“

    ”完……完了!“李小光的聲音忽然從哀求變成驚恐,我面前的影子忽地一散,就地消失不見了蹤影,我剛準備趁機再叫叫他,卻聽見頭上位置的瓦片被人輕輕敲了敲,我聽見上頭黃隊的聲音:”快走,那對夫妻回來了!

    ”?“聽黃隊語氣緊急,我趕緊就往出去走,剛一出堂屋,卻見那條原本躺在角落,半死不活的大花狗此刻卻兇猛的沖向我,雙眼中紅光閃爍,大有種要撲上來咬我的姿勢。

    ”吱呀……吱呀……“

    門口忽然響起三輪車的聲音,我心道這也太快了,怎么這么快就過來了?而且這對夫妻不走大路回家,卻怎么直接就到了李家院子里來了?

    ”嗯哼!咳咳……“外頭的女人突然重重咳嗽兩聲,周圍整個氣氛瞬間一冷,這只原本要撲上來的大花狗轉頭看向外面,我正準備趁機逃走,頓時外面又傳來女人的聲音:”當家的,今早上剛吃了肉,這兩天想歇歇,可總有這不長眼的惹了老娘這身脾氣!“

    外頭傳來蹬三輪那男人維維是諾的聲音:”是是是,咱們先回家喂兒子,別動氣!別動氣!“

    女人哼了一聲,三輪車吱呀吱呀的聲音逐漸去遠,原本守著我面相兇狠的大花狗忽然又懶洋洋的趴在一邊,變成了當時那副死模樣。

    我剛走了幾步,門外響起冰窟窿的聲音:”出來!

    ”怎么回事?窟窿,怎么她們剛騎車出去就又回來了?“我問了句,趕緊出門,就看見一旁作思考狀的黃隊跟冰窟窿。

    冰窟窿搖頭:”我們的一切行動對方了若指掌!

    我不由疑惑道:”可她們都離開了,這村里哪里來的眼線吶?“我忽然想起來,趕緊跟他們說:”你們記不記得錄像里那個胖子?他上次死在鎖龍臺地宮,可剛剛……我竟然……“

    ”不止你看見了!包S隊嘆了口氣,一看遠處那對蹬著三輪去遠了的夫妻,說道:”她在威脅我們,這是讓我們自行離開,在向我們下最后通牒!

    ”下次再遇見,就要拼個你死我活了!氨吡f道,黃隊點點頭,緊跟著說:”但她明顯也是忌憚我們,不然今晚咱們的行動被識破,她們完全可以殺掉我們,何苦出言警告,讓咱們自己離開呢?“

    我一想到女人離開時的那句話,頓有所悟,忽然才想起來一樁:”你們跟蹤她們,潛入宅子,究竟發現了什么?“</p>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