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懸疑 > 民間山野奇談 > 46.第四十六章 你敢進來嗎?@.(作者:皮 簧)
民間山野奇談

《民間山野奇談》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46.第四十六章 你敢進來嗎?@.

    “先離開村子再說!秉S隊在前引路,我問:“就這么離開了?”

    冰窟窿想了想,說:“我還有事要做,再待一晚吧!

    黃隊皺了下眉,呼了口氣從地上撿了塊石頭繼續磨牙,我們到了前一晚上的干草堆,黃隊掏出干糧遞給我跟冰窟窿,冰窟窿吃著東西,很隨意的躺在那里,似乎什么都不想解釋。

    我看到他那張破臉,總之長得比我帥,怎么看怎么來氣,就先問黃隊:“隊長,你跟著上去才多久?難道被發現了?”

    黃隊啃著干糧,搖頭道:“或許我跟上去沒多久,人家就發現了!

    “我可以夜視,路上自然不必跟的太近,以我跟車子的距離應該是不會被發現的,更何況我本來也學過跟蹤!彼f完偏頭看了眼冰窟窿,又回過神來:“或許窟窿說得對,咱們的所作所為自一開始就在人家眼中盯著呢,我一直跟了那兩夫妻半路,換過來算最多也就半小時的樣子,女的忽然叫住男人一通劈頭蓋臉的大罵,男人就趕緊往回來折!

    我疑惑的問:“這女的可能真察覺到了什么,但應該沒察覺到你跟蹤她們才對!

    “沒有察覺?”黃隊搖頭:“我路上還被她們擺了道呢,眼看她們蹬車往回趕,我不想打草驚蛇,正準備先回來叫你們,可男人蹬車跟拼了命似的,速度極快,那些路段我無法隱匿,只好停下來等她們先過去!

    我心想那怎么就被擺了一道呢?

    黃隊說道:“那女人真正手辣,我往路下的林子里一藏,并沒發出多少聲響,她們路過那里,卻忽然舉起兩塊直徑在一米以上的石頭,兩塊石頭幾乎一起猛砸,要不是我閃得快,也不可能后面趕來通知你們了!

    我心里有些發寒,直徑超過一米的大石頭?一塊石頭就數百斤,同時舉起兩塊石頭往下扔,這得多大的力氣?而且必然只能是男女兩人各自扔下去一塊,這種爆發力就算我再練上五年估計也做不到。

    黃隊的情況一說完,我把自己在這邊發生的事隨后一說,冰窟窿說道:“那個胖子是被我逼到你那邊去的!

    原來,冰窟窿一路來到那對夫妻院子里,這往下一看,卻發現竟然無處下腳。

    院里毛茸茸的一片,就之前我們看見的那種大個兒老鼠,密密麻麻的鉆的滿院子都是。

    聽到他的講述,我心里發毛的把那場面快速在腦海中構造了一下,其實我這人是有密集恐懼癥的,下意識趕緊壓住,不讓自己再去想。

    冰窟窿回憶起當時的情況:“老鼠之多,幾乎鋪滿整個院子,我想辦法驅鼠,弄的這些老鼠嚎叫聲不斷,然后驚動了屋里的人!

    冰窟窿說,那人身影很壯碩,他描述的其實就是胖子,胖子一見他驅散了整個院子里的老鼠,顯得極是吃驚,一把抓起旁邊那桿鐵叉朝他猛擲過來,又被他躲過。

    那時的胖子更叫一個心狠手辣,連著把斧子、菜刀都扔過來往冰窟窿身上招呼,最后動作麻利的抄起一把鐵锨,不由分說直接朝冰窟窿掄圓了過來。冰窟窿在跟胖子搏斗的時候,狠狠在胖子心口印了一拳,猛踹了他一腳,這一下力道不輕,胖子慘叫著進屋,然后突然沒了影子。

    按照他說的話,他跟胖子相遇幾乎也就是我正在招魂的功夫,然后后面的事就差不多了,我招魂半路拘不出魂魄,胖子又冒頭將我打斷,估計他當時也沒摸清楚是什么狀況,所以又回到地道,砸我那一榔頭顯然是為了自保。

    那時已經是我在李宅快要離開的時候了,我遭遇了那個李小光冤魂求救的事情,而幾乎同時,冰窟窿同樣無法進入半步。

    因為幾乎在胖子離開的同時,全村那些原本看起來無害的狗全都撲了上去,一個個體型健碩,這些紅眼黑狗足足不下幾十,把冰窟窿圍在正中,他當時是與這狗群對峙,根本無法進屋,最后找機會脫身,正巧黃隊也在這時抄近路趕回,提前一絲喚我離開,緊跟著就發生了兩夫妻驅車趕回,然后威脅我們的事情。

    而這一番查探我們得到的線索真是少得可憐,因為冰窟窿并沒能進去房間,我也并未探察到李小光的死因,關于這個村子的秘密我們更是一點都不曾得知,而至于這對夫妻兩人要去哪里?

    這個問題黃隊也無法解釋,因為從一開始他的跟蹤就是失敗的。

    但我們意外得知了胖子就存在于這個村落里,并且黃隊仔細分析之后,很快得出答案:“是否李家的地道和那對夫妻家中相通?”

    冰窟窿點點頭表示同意,他似在思索著什么,想了良久,忽然說道:“我記得古代有很多傀儡方術,有種方術專用來養殖家畜,可以作為耳目,傳達信息,這東西似乎叫獸傀!

    “獸傀?”我細一尋思,自己還真沒聽過這玩意兒,就聽冰窟窿又說道:“據說獸傀與主人心思相通,被用秘法圈養,甚至可以直接把自己的思想傳遞給自己主人,因而我們的行動對方了如指掌,也就可以解釋了!

    但冰窟窿說的畢竟只是個猜想,到底是不是還并不一定,這時黃隊搖頭道:“當隊長真頭疼,而且根本找不到絲毫線索,咱們現在村里看到的一切都還只是表象!

    冰窟窿一搖頭:“咱們太小心謹慎了,我想明天出去一趟!

    “去哪兒?”我問他,冰窟窿一看黃隊,說道:“正大光明的去她們家,我再帶個人!

    冰窟窿說帶個人的時候一指我,我這才剛搞清楚他說的話,他是想明天直接到那兩夫妻家里去,直接上門這不就等于羊入虎口嗎?然后還要帶我一起去。

    但我仔細一想,冰窟窿這家伙可不是能捏的動的軟柿子,黃隊看了看冰窟窿,思考了下問:“你有把握脫身嗎?”

    冰窟窿一指我:“我要他去跟我確認些事,我們兩個都有把握脫身!

    黃隊瞬間躺下去,倒頭又換上了那副傻不拉幾的模樣:“那你們去吧,我巴不得睡個安穩覺呢!

    他隨手抓起地上一顆石子兒塞進嘴里,咬的咯蹦一聲,我轉身看了眼冰窟窿,并不知道他要搞什么鬼。

    大概是第二天一早,我被冰窟窿從草窩里叫出來,他一上來就叮囑我:“等會眼睛放利索,你仔細打量四周,不要放過任何蛛絲馬跡!

    我掀開蓋在身上的草,用一旁芭蕉葉上的露水洗了把臉,跟冰窟窿吃著干糧,直接向目的地而去。

    清晨的村子里只能用死寂來形容,飄蕩在周圍的霧氣就像是陣陣籠罩在上頭的死氣一樣。冰窟窿走在前,這次我們特意不用掩飾腳步聲,走到那對夫妻家門口,冰窟窿用指節輕輕敲了敲門。

    連續兩次,冰窟窿的敲門聲越來越大,里面傳來幾聲聽不清的喧嘩聲,然后大門一開,門內露出那個三十來歲男人的面孔。

    男人一開門,見門上有人先是吃了一驚,再一抬頭打量,見我跟冰窟窿站在一塊兒,下意識后退了兩步,就要叫屋里女人。

    冰窟窿用平和的聲音問男人:“我們渴了,給碗水喝成不成?”

    這個男人仿佛像看怪物一樣的看了我們幾眼,一關門就往屋里走,過了沒片刻功夫,門再次一開,屋里女人穿了身綠色的花布衫,沖出來把我們兩個都看了兩眼。

    她大概沒想到我們會主動送上門來,眼中閃過絲詫異,問道:“你們找誰?”

    “走累了,討杯水喝!北吡币暸搜劬,女人一偏頭:“呦,村里這么多人偏偏到我們屋里找水喝,你怎么不找別人?”

    我看這女人反應真快,隨即扯了一句:“這村里人都不出來,就只有車胎印子通往你們家,不找你找誰?”

    女人竟十分爽快,直接打開院門:“你們要是敢進,就來!”

    冰窟窿說進就進,腿已經抬了一半,我跟著他就往屋里走,頓時看見這滿院子都是的老鼠,頓時嚇了一跳,可這時候我卻又不能表現出來。

    從小我都是有密集恐懼癥的,看到人臉上密密麻麻一層蜜蜂、滿地的蟲子亂爬都覺得頭皮發麻,現在……好家伙!

    整個院子里到處都是老鼠,現在我全都看得清楚,黑色、灰色的,密密麻麻鋪滿了整個院落,每一個都足像個西瓜似的,這些老鼠縮成一團足足不下幾百,我相信它們突然都沖過來,我估計會在幾秒鐘內被啃的只剩下骨頭架子。

    我心想,冰窟窿昨晚是怎么把這些老鼠全部驅趕走的?這也有些太扯了吧!

    可轉頭一看,我震驚了!那些老鼠一見冰窟窿往里走,竟然自發的在退。這么多的老鼠突然間像那晚那只肥貓一樣,驚恐的抱頭鼠竄,很快一群老鼠全都縮在一個角落里瑟瑟發抖,而冰窟窿對這一切視而不見,夾著屁股輕輕走了進去,真真正正的像個女人。

    倒是那個男人跟女人看到這一幕呆住了,女人臉直抽抽,猛踩了男人一腳,這男人才回過神來,冰窟窿站在門口突然咳嗽一聲,整個院里的老鼠嚇的全都一抖,四散亂跑開來。

    我不可思議的盯著這家伙看,難道冰窟窿是老鼠成精,所以能號令鼠群?</p>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