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懸疑 > 民間山野奇談 > 52.第五十二章 裂[email protected](作者:皮 簧)
民間山野奇談

《民間山野奇談》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52.第五十二章 裂[email protected]

    身后慘叫聲令人心碎,更何況這種事情卻是發生在跟我們有過接觸的這老爺子身上,我趕緊就去提筆畫定神符,希望能有點作用,但這老頭皮膚之間快速裂開,在那皮開肉綻的猩紅色皮肉之間,一枚枚明晃晃、閃閃發亮的鱗片愣是硬擠了出來,霎時間他已經發了狂。

    “別……別浪費時間!崩蠣斪悠D難的控制住自己身體,一指外頭:“禍……禍胎除去,我……我心愿……已了,你們……殺,殺……”

    老爺子異變突生,瞬間變成了那副軟骨動物的模樣,頂著自己那顆腦袋顯得無比猙獰,最后還用手指向自己,示意我們向他動手。

    “他……他要我們殺了他!蔽也恢涝撛趺慈プ,這時候黃隊抓起一塊石頭,將一端兩口咬出一個錐形,撲了上去,趁著老爺子還有最后一點神志控制著殺意,猛刺了下去……

    滾燙的鮮血濺了我一臉,但我不敢睜眼,徑直走向前抓起老爺子寫下的白姓女人的生辰八字,我直接下了死咒,這種東西打死都不能讓她再有辦法復生,不然我們將會面對更大的麻煩。

    “砰”

    院落外女人的尸體突然炸響,被層層火光徹徹底底燒碎,那些軟骨怪物沒有絲毫滯留,全朝冰窟窿撲了過去,我跟黃隊急忙就往前頭趕,遠遠便聽到冰窟窿飛快跟那些撲來躍去恐怖怪物交手的聲音。

    黃隊一看胖子致死都不甩下身上背著的大背包,急忙沖我大叫:“想辦法抓住他,我幫窟窿!

    我一點頭,也管不了別的了,雙腿發力拼了命似的朝胖子死奔過去,也來不及管前頭黑漆漆的路面,只循著月下那只肥胖的影子拔足狂奔,眼看胖子的身影一點一點越來越近,我突然沖上去,一腳飛踹而過,將這廝踹翻在地。

    “!”胖子突然爆吼,身體竟像蛇一樣靈活,他猛一上來將我按住,借著一身體重竟把我壓的動彈不得,我豎腳猛踹,怎奈這家伙皮糙肉厚,轉面噼啪兩巴掌幾乎將我打的暈厥過去。

    也是我急了,反手一抄他手腕,往兩邊一擰,使了個借力用力反抽這廝兩個耳刮,趁他身體不穩,猛往旁邊一躲,對準這家伙腦袋就是兩腳猛踹。

    這胖子被我打的口鼻溢血,可就是死死不準備放手。我猛地用力將他擺脫,直接把他摔倒,將兩個肘子給他卸下來,一把就去抓他背在身上的那個大包。

    “不準動!”胖子突然就跟瘋了似的,猛撲上來活像一只發怒的狗熊,拼著兩只被我卸下來的胳膊不要,竟準備跟我拼個你死我活,那個布包里究竟裝的是什么?

    我越發想知道起來,兩下把胖子再次放倒,身后邊魚鷹跟黃隊身上沾滿了怪物的血,正朝這邊沖過來。

    胖子一見大勢已去,急的大叫著,不可思議的一幕發生了!

    他的肚子突然裂開,從里面……從里面竟又伸出一只漆黑的手臂,那東西速度極快,突然將包裹從中撕開,我們頓時看見里面一堆活生生的還在跳動著的心臟!

    胖子仿佛瞬間忘記了疼痛,突如其來一道比剛才不知大了多少倍的力量直接把我甩飛出去,胖子一人上前,飛起一腳竟將黃隊跟魚鷹都逼退過去,然后,他做了個令我們都咋舌的動作。

    他整個人往空中一躍,整個肥碩體重猛壓在背包上,整個背包被這一壓直接就癟了,胖子反復在上頭碾壓,冰窟窿兩步上前,瞬間將胖子反制,黃隊掏出皮帶直接把胖子雙手鎖了個嚴嚴實實,我們三人的目光全都盯著那個口袋。

    等我小心翼翼把口袋打開,里面的心臟全被碾壓成碎片,地上一地的黑血,什么都沒有剩下,胖子這一刻忽然得意的笑了……

    我真恨不得立馬沖上去,把胖子按在地上狠狠揍上兩拳,可當我沖上去看到胖子這張臉,再想到在地宮里胖子舍生忘死,犧牲自己救我師父他們脫困的那一刻,我忽然再也下不去手。

    人總是有情義的,即便現在這個胖子不再是之前的胖子,可他長著那張臉,因為這張熟悉的臉,我卻也無法下手。

    往前不遠,到處都是這些人形怪物的尸體,黃隊看著胖子,我跟冰窟窿急忙就往女人屋里趕,此刻的屋里再沒有了鼠傀、狗傀,格外的靜,整個村子除了我們幾個,也幾乎沒有活人了。

    冰窟窿問道:“地下的煞氣該怎么破?”

    我掏出早就準備好的十來張破地煞符來,就準備行動,可這耳朵輕微一動,竟讓我聽見里屋的聲音。

    “有呼吸聲!蔽覍Ρ吡f。

    冰窟窿沒有絲毫猶豫,率先沖進宅子,在堂屋靠右的那間屋子里,此刻,那個叫劉鑫的男人尸體正躺在上面,渾身鮮血淋淋,在他身下,地板上刻著的正是那副冀圖。

    我們終于在這一刻看見了這幅冀圖的全貌,果然是17個圖騰組成的圖案,跟鎖龍臺里的東西幾近一樣,符合胡老道當初的描述,我一看躺在里面的男人竟一點點有了呼吸,正在準備復活,便準備沖進去搗毀這冀圖。

    可我顯然忘了,這東西具備一種煞氣,在墓里胡老道他們也遇見過,當時還是靠考古隊那個活死人才破的煞氣,冰窟窿一把抓住我,將旁邊掃帚往進去一扔,頓時那掃帚才不出兩秒鐘,渾身焦黑一片,竟燃起了熊熊火焰,燒了個一干二凈。

    “怎么辦?這冀圖拿又拿不走,除又除不掉,如果放任它在這里絕對是個禍害!”我竟有些不知所措,再反觀一旁的冰窟窿,他似在回憶。

    良久,冰窟窿看著冀圖,忽然說道:“我……我好像能破!

    “啥?”我不可思議的就差跳起來,問冰窟窿:“胡老道說這玩意兒是上古先民們祭祀、溝通天地時候用的東西,早已經失傳,你竟然會?”

    沒想到冰窟窿竟又點點頭:“我試試!

    我就差炸了鍋了,心說這家伙究竟什么來頭?

    卻見冰窟窿忽然一口咬破食指,就著自己的鮮血竟開始在地上畫起了符號,那些符號十分繁雜,被他分好多個方向慢慢畫出來,逐漸,冰窟窿咬破了中指、無名指……

    四根手指的血幾乎被他用光了,地上終于出現一副用鮮血為引,化成的人血陣圖,當我看到冰窟窿那血淋淋手指的時候,也有些不忍心,急忙把紙遞過去給他。

    “站進去!北吡f道。

    “什么站進去?”我朝冰窟窿指的那地方看去,正是冀圖的正中央,耳邊冰窟窿又說道:“你,站到中央!

    我嚓!

    剛才扔個掃帚,兩秒鐘燃起火就直接燒焦了,現在這家伙叫我自己進去?這不是叫我自焚嗎?

    我說:“窟窿,我跟你又沒啥家仇國恨,你這么著害我干啥?”

    冰窟窿搖搖頭:“我記得,站進去就破了!

    我心里倒吸口涼氣:“窟窿?你的直覺準嗎?要是我進去出不來咋辦?”

    冰窟窿搖搖頭,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直覺準不準,我心里一涼,但反而冰窟窿鄭重其事說道:“你出不來,那我也進去!

    不知道為啥,我心頭一暖,腦袋一抽直接兩步沖到了陣中。

    冰窟窿突然在地上用力一劃,補全了最后一道血字,我心驚膽顫的瞬間,只覺得整個祭圖里面血腥味瞬間翻涌,好像要將我吞噬一樣。

    “啪啦……啪啦!”

    “咔嚓……”

    就跟玻璃碎掉差不多,突然間整個祭圖大陣竟開始寸寸龜裂,我身邊壓力陡然一消,腳下的地面竟嘁哩喀喳跟蜘蛛網似的,瞬間便裂開了一地的裂紋,整個房間里似乎有一陣特殊的“氣”瞬間沖出束縛,就此消失。

    這一瞬,我感覺村子里的古怪氣息忽然便被破除掉了大半……

    不遠處的墻角因為龜裂的原因,加上房子老化,破開一個大洞,露出下面一個空幽幽的地洞,我急忙把十來張破地煞符全部激發,往洞中一扔,瞬間一開陰眼,便見底下陰煞之氣奔走無蹤。

    “可以了!蔽覍Ρ吡f。

    冰窟窿點點頭:“底下有個小勢葬,我要破掉,你跟在身后!

    我點點頭,對于冰窟窿的神秘我已經徹底麻木了,剛才他直接破掉了冀圖,更別說勢葬這玩意兒,在我看來這人的神秘早已經捅破天了,便放心跟著他往下面走。

    冰窟窿的腳步極輕,我跟上他,地洞往下竟然有層層木質的樓梯,在下樓梯的時候,冰窟窿一拉開關,這地下位置竟然燈光大開,里面瞬間豁然開朗。

    好家伙,這里面的地方著實的大,一個地下空間竟不比上面的建筑面積差上多少。

    只是這墻上掛著的東西卻著實的令人覺著厭惡,各種剔骨的刀、木桶,怎么看都像是剝皮行刑的刑房,再往里面,冰窟窿一擋我,我頓時看到不可思議的一幕!

    那邊的桌案上竟鎖著一個東西,不對,說是東西可也不對!他更像個人。

    可是,我活了這么大,別說我了,世界上哪兒有活的這么老的人吶?我一愣,那老東西竟然說話了。</p>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