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懸疑 > 民間山野奇談 > 民間山野奇談13.第六十六章 上鉤(作者:皮 簧)
民間山野奇談

《民間山野奇談》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民間山野奇談13.第六十六章 上鉤

    那聲低吼歡快而憤怒,從洞內輕傳出來,清晰聽在眾人耳中,我們再也無法入睡。

    黃隊徐隊他們一骨碌從帳篷里起來,我跟老姜慢悠悠的從后跟上來,但唯有冰窟窿依舊躺在那里,不知道是不在乎還是這兩天實在太累,已經睡著了。

    那香膏的味道真叫一個清香撲鼻,即便到了深夜,也依舊香的沒譜,老姜呲著牙,笑的兩個腮包都鼓起肉來,把煙袋往地上一磕,說道:“這陣香啊,比女人身上地味兒還香上不少咧!”

    他這一句玩笑,徐隊他們也全都笑了,沒了往日的嚴肅。我們就守在周圍,不敢上去打擾,等著聽那下方的動靜,一旦有鎖鏈響墜聲,那便一定有情況。

    可一直等到第二天天亮,所有人都頂著個大眼袋子,卻依舊什么都沒發生,就連岸上一點風吹草動聲都沒有。

    冰窟窿正好一覺睡醒,見了我們這模樣,疑惑道:“你們干什么?”

    老姜興奮道:“小哥兒,我們等這東西上鉤呢!

    一想到那東西一身鱗甲、龍首蛇身出現在我們面前,張嘴吞云吐霧的場面,頓時所有人都興奮無比,黃隊這時笑道:“等抓住那東西,別的不要,先放它二斤龍血拿來喝了,看能延年益壽不!

    我笑道:“你想變成怪物再被我們拿去研究嗎?”

    黃隊趕緊閉口,老姜徐隊他們全都笑吟的,冰窟窿卻說道:“洞里鎮紋被狗血覆蓋,還未完全被克制,所以它的聲音傳不遠,才會聽起來如此低沉,后天是整個香膏散發香氣最濃時刻,它最容易出動,也是黑狗血將鎮紋效力壓制最弱的時刻!

    “這樣說來,后天它上鉤的幾率才會最大吧?”我說道,冰窟窿點點頭,說道:“下一步我們需要商量!

    徐隊道:“你說!

    “釣上那東西起來原本我們有八成把握,但現在看來,我們的把握又要再加上一成!

    老姜瞪大了眼,問:“怎么回事?”

    冰窟窿說道:“它不是它了!

    又是這莫名其妙的話,聽的我們都一陣皺眉,但冰窟窿并不愿意解釋太多,我也明白,跟冰窟窿辦事,他說的結果就是結果,過程就不必太過詳細的追究。

    徐隊也知道冰窟窿不愿說或者說不上來,反而問道:“如果它上鉤,我們該怎么抓住它?”

    “但凡兇禽,人力不可為,必須耗盡它體能與戾氣,再說應對辦法,這里有兩個情況!北吡f道:“第一,我們有一成可能抓不住它,那么,它如果不受誘餌的誘惑,我們攔不住它,它如果發威會釀成一場災難,無論如何,從此之后會失去它的蹤影!

    我們點點頭,老姜考慮道:“即便把握有九成,可也不是百分百就能成功的,咱們必須做好退路!

    冰窟窿繼續說道:“第二,涉及到后續合作問題,如果它上鉤,我們抓住它的幾率將有六成,但需耗的它精疲力盡才有把握,這段時間鎖龍臺冀圖沒有它的支撐無法完全運轉,我們需要下入地宮一探究竟,完成此行任務,再對它進行收服,你們千萬不能輕舉妄動,白白損失人力,同時,在這期間很有可能你們所說的第三股勢力就會出現,我們要趁早先解決掉它們!

    “這只是一點,只怕這東西一釣出來,秦嶺深處那些聞所未聞的東西都會出來分一杯羹吧,據說那些兇禽惡獸吃了這東西的肉會有莫大好處!

    老姜這話一說,我們都心里一個激靈,冰窟窿才點頭:“這正是我要說的另一點,所以這邊必須留下人,秦嶺山中的東西多怕硫磺硝粉的氣味,我早準備了足夠材料,你們留下來阻止那些東西,同時做好突發性事件準備,我們將利用這段時間進入地宮,調查冀圖的秘密,完成組織交代的另一個任務!

    冰窟窿的話剛說完,一旁老姜的眼里閃過絲流光,轉而說道:”我們的人擋住那些恐怖的山中異獸,給你們爭取時間下地宮探究,這些都沒問題,可現在說句實在話,沒有人知道你的深淺,要是你們下去另有準備,不按約定率先用法子奪了那上鉤的東西,那我們豈不是白跑一趟?“

    牽扯到利益問題的東西終于被老姜擺到臺面上來了,徐隊這時候也點頭跟老姜保持一致,道:”既然是合作,就應該雙方公平!

    冰窟窿當即一指黃隊:”我們的人隨你,你們的人隨我!

    黃隊也一點頭,道:”這樣大家都放心,我們不怕你們提前動作,你們也不用怕我們背后玩陰的,雖然西北跟華中以前合作有過沖突,但我們這次的誠意在這兒,不過,底下那地宮可邪性,下去最好挑幾個有本事的人!

    老姜當即一拍胸脯:”我們的人身手雖比不上那位小哥,可也是實打實從生死間磨礪出來的,我前些年帶隊到過秦嶺山,當時碰上一只鬼猴子,僥幸死里逃生,被那身高丈八黑乎乎的東西追著在老林子里逃了三天三夜,這些事情倒還有些印象!

    老姜接著說:”那些東西鼻子靈,可遠遠的一聞見硫硝味兒就得竄,咱們只留下兩人就足以應付,那股子勢力我老感覺它們一直混在這地宮底下,倒是應該一并鏟除,我跟著倆兒小子隨你們下去如何?“

    冰窟窿點頭:”我同意!

    徐隊沖黃隊看了眼,也爽朗答應下來:”我們兩個留下,若遇到突發事件難以應付再呼救你們!

    事件一齊定下,這一晚依舊安靜到了極致。

    我晚上躺在被窩里,一直在想這些事,前幾天大家一起合作我甚至都把老姜那伙人當成同伴了,可今天見他們在利益問題上的立場,我才醒悟過來,他們最多也就算是一伙同路人而已,這一刻我發現自己真的沒什么心機,畢竟我才十八歲,原本一個帶著些天真、還有童趣的年紀,似乎我把很多問題都想的太簡單了。

    但我心里仍舊止不住那陣沖動,幼時因鎖龍臺所種下的那些好奇心正在一點點的解鎖,現在,我們極有可能親眼得見那些只存在于傳說中的東西,這如何不讓人激動?

    ”晨子,喝了那么多水,一起出去放個尿去!包S隊走過來,張著哈欠拍我,旁邊老姜帶的倆兒小伙很靈醒,遠遠的從對面帳篷看了我們一眼,又躺下睡去了。

    黃隊找了個沒人的地方解開褲帶,湊在我身邊,小聲說了句:”咱們都是新手,執行任務不嚴謹,你看上次博物館里那次,云龍小隊配合的多默契,咱們要學的還很多!那才是一個成熟的隊伍所具備的素質,哪像咱們,跟一群無頭蒼蠅似的!

    我聽黃隊這話似乎是在抱怨自己能力不足,可轉過身來,他忽然猛踩了我一腳,在我跟他往前走的時候又一肘子把我向后推了推,我立即意識到這家伙說的話有些深意。

    回去躺在帳篷里,我可越加睡不著了,腦袋里轉著彎兒的想,黃隊這話說的什么意思呢?

    我們已經是第二次執行組織派發的任務了,但真正跟上次云龍小隊處理博物館尸群事件來看,我們差的簡直不是一點半點,人家整個過程中配合十分默契,根本不需要多說一句,尤其蠱師他們跟隊長之間,甚至只要一個眼神就可以交流,把握整個局面。

    我心里嘆了口氣:”果然,我們這樣初建沒執行過幾次任務的人果然不成,還得慢慢鍛煉才是,哪像人家那些大隊……“

    對了!大隊!

    我忽然想起來,老姜他們之前透露過,人家帶隊二十多年,在生死之間攀爬滾打,這樣算起來,他們應該比云龍小隊更加配合默契才是,遇事的看法上肯定比我們思考的更多,可這一路以來,他們卻似我們一般,像一群初生牛犢,無頭蒼蠅,似乎更沒有詳細的計劃。

    心念一轉,我忽然明白,黃隊是在提醒我,如果一個執行任務二十多年的老隊在我們面前卻像個新手辦事一樣,那多半有問題!

    而如果他們表面看起來像無頭蒼蠅一樣,那越說明背地里更有隱晦,這無論從哪一面看,這隊人都是最有問題的!

    我忽然再去看黃隊,他竟然沒睡,眉眼之間留給我一個你自己琢磨的眼神,這次真的偏過頭去了,我一瞬間只覺得所有的事情都變了,現實發生的事跟我的想象完全存在大范圍偏差!

    這股暗流涌動,一切都在向著更復雜的方向蔓延……

    第二天清晨,一聲脆亮的叫聲響徹整個崖前,留下道道回音一波一波在山間回蕩,這一天崖前的香味竟出奇的大了不少,村里我李叔在山上砍柴都被驚動了,好不容易才被勸回去,大家都知道,狗血起作用了,下面石洞里的陣圖正在被一點點削弱。

    時間在第三天的夜里,終于沸騰起來!

    那是凌晨五點多天快亮的時候,我們只覺得背后躺著的大地下面發出一陣沙沙沙的聲音,就好像什么東西在劇烈的與巖石發生碰撞一般。

    聲音極其細微,如果不是整個身體躺在地上,隔著層毛毯,根本無法感知。

    那種動靜一直持續了一分鐘多,驚醒了所有人,冰窟窿突然緊盯崖前,霎時間,一聲嘹亮到極致,仿佛穿破九天的輕嘯聲劃破夜空的寂靜,崖下風聲大作,一時間大風飛起,刮的周圍樹木紛亂,葉兒亂舞,崖下餌肉上的香味被刮的隨風而走,簡直十里生香。

    出來了,一定是它出來了!

    我們所有人的心里都一陣悸動,僅僅片刻,突然,大地一陣震動,崖下的鎖鏈噼啪聲響,刺耳的金屬交擊聲夾雜著呼呼四吹的風,一片龐大的云霧突然蒸騰而上,一霎時火神崖前竟大霧漫山,冷不丁的不知是誰吆喝了一聲:”那東西上鉤了!“</p>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