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懸疑 > 民間山野奇談 > 民間山野奇談25.第七十八章 破尸(下)(作者:皮 簧)
民間山野奇談

《民間山野奇談》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民間山野奇談25.第七十八章 破尸(下)

    這卻是個對飛尸來說,致命的打擊!

    本來這家伙自胡老道他們離去之后,八年里修成飛尸已經極不容易,更因為缺少血食一直不敢對抗劫火,可現在不僅在青天白日里出現,被陽光脫去一層尸氣,更在重傷之后突然迎來劫火,這根本沒有生還的余地了。

    胡老道原本曾給我說過一個故事,故事雖是故事,但卻是真實發生的。

    七幾年那會,好不容易十年大亂剛剛平息,往我們村里走途徑一個叫觀音廟的地方,那破廟背后有座老墳,墳里便有個家伙成了精。

    據胡老道當時言講,那家伙只差一步便也到了飛尸,也不知平常吸了多少人血才修到這種層次,在那破廟背后竟然到處都是被它吸血后化作的行尸,這只尸精極其聰明,準備的極其充分,足夠的人血、渡劫選在月圓半夜陰氣最盛的那晚,又把所有被自己殺死變成行尸的小弟弄出來替自己抵擋劫火,可即便這樣也只有三成希望渡劫,結果被劫火燒的只剩下半刻腦袋順著山梁滾落下來,最后被第二天路過的胡老道撿了個正著。

    那樣妥備的應付都要灰飛煙滅,此刻重傷的飛尸又哪里有機會生還?我默默在心中哀嘆一聲,看到渾身燃起五色劫火的飛尸,鞠了個躬。

    這是我唯一能感激它的方式了,那條飛尸身染劫火,卻并未想著如何應對劫數,而是一晃神,竟又跳下崖壁之中。

    “搜哈!搜哈!搜哈!”底下喊聲震天,我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看那些哲那羅如此興奮,肯定不是好事。

    “嗷……”果然,緊跟著一聲揪心到極致、令人心疼的龍嘯劃破了我內心深處平靜,那六條八瞳邪尸終究還是出來了,那么……現在……

    崖壁下方一片云霧蒸騰,比剛才更加猛烈起來。這一瞬間,就連火神崖上方都直接被蒙蔽,迷迷糊糊的一片能見度變得極低。

    遠遠的我聽見山下正往上傳來腳步聲,似乎有人到了,下方突然又一聲龍嘯,緊跟著我聽到八瞳邪尸的慘叫聲。

    “啊……!”那種聲音簡直令人覺著頭皮發麻,倘若不是真正親耳聽到這種聲音,我絕對感受不來那其中的慘烈。

    這些慘叫聲里混雜著兩只八瞳邪尸的叫,更有那條飛尸的痛嚎,我趴在崖壁前抱著樹,固定好身體想要看個清楚,但下方云霧蒸騰間一片迷茫,卻并看不清楚。

    “轟隆隆……”那龐大而沉重的鎖鏈被下面的東西搖晃的噼啪作響,不斷發出刺耳聲音,忽地,龍嘯聲如同一只狂怒咆哮的雷神,用力發出更加龐大的聲音,這鎖鏈上的響動越加劇烈起來,就連我腳下地面仿佛都在抖,承載我體重的那顆歪脖子樹搖擺不定,就差直接從中斷掉,把我摔下這懸崖峭壁當中。

    可最上方冰窟窿弄出的那塊固定鎖鏈的銅柱竟然穩如泰山,好似橫插懸崖深處,卻絲毫不動,這鎖鏈直晃,卻并無辦法。

    我在下方登時看見那開關,冰窟窿當初就是直接猛敲那機關,才把銅柱掛鉤從石頭縫里擠出來的。

    正看到間,前方腳步聲疾飛,六個人已經到了面前,那其中有一個我還認識,他跟黃隊熟識,我們都叫他邱隊。

    “羅晨?你們虬龍小組另外兩人呢?”我來不及解釋,只簡單問了一句:“有什么重物之類的快借我用用,還有,下面有一群怪物哲那羅,最怕驅邪法器,有沒有隊員有辦法制服它們?”

    那其中一個女人點點頭,順手掏出一把銀光閃閃的東西,那東西我認識,符箓宗的天師們經常用到的簡單驅邪法器——符簿。

    把簡單的錫箔銀紙裁成小方片,用朱砂寫符晾干,在神臺上上香焚祭而成的驅邪禮器,胡老道曾經說過,這符簿錫箔紙,懸在妖魔頭上就像挨了刀子。

    這女天使身材不高,但更加靈巧,她豎耳站在崖壁傾聽,聽到那些搜哈搜哈的聲音,便確定了那些哲那羅范圍,隨手一把符簿從崖前散發下去,便換另一個地方繼續撒。

    邱隊說道:“龍王派了人已經在鎖龍臺周圍駐扎,防止山民進來這里,順帶防止消息走漏,這里有什么能幫上忙的?”

    我沒工夫細說,只隨便叫他們注意下方邪物,抓起懸在崖壁上的那條繩子,手中攥著邱隊遞過來的重物就往冰窟窿啟開的機關處走。

    那地方離著火神崖十多米,我一面緊抓繩子,可當真正身體掛在崖前時,卻感覺渾身乏力,竟使不上一點力氣,真有種備受煎熬的感覺。

    “嗷”一聲龍嘯刺耳無比,那鎖鏈被甩的飛起,差些飛上來直接拍出我腦漿子,我聽著下方那些慘嚎聲,努力良久,死抓住繩子終于來到黃銅柱位置,舉起手中重錘,使盡渾身力氣朝那個凸出的機關猛砸過去。

    “轟隆”

    銅柱上因為懸掛鐵鏈重物,被這一砸力道不夠,我連續擊錘直砸的手臂近乎脫力,手中重錘直接從虎口處脫離,掉落下去,忍著手掌被砸裂所產生的痛苦,我用雙手緊抓住繩子,寸寸染血的往上爬。

    邱隊在上方大叫:“大家拉晨子一把!”

    “嗷……嗚!”那一刻,黃銅柱緩慢的回到山壁當中,猶豫釣鉤上綴著鎖鏈與下方的禁忌之物,異常沉重,這一番僵持之間,加之下方那禁忌之物的鬧騰,蹭蹭蹭幾聲,鎖鏈竟有了要被撕斷的聲音。

    “唳……!”一聲清鳴瞬間直沖云霄,剎那間,鎖鏈上一股大力傳來,只一眨眼間,崖壁下方嘎嘣一聲巨響,這鎖鏈竟然應聲崩斷,那一刻,又一聲龍嘯仿佛在歡呼雀躍一般。

    大量云霧升騰而起,在那云霧之間,我看到不可思議的一幕。

    遠遠望去,那團云霧當中一條龍形灰影竟在朦朧云霧之中穿行,它張口吐霧,身體便躍上那團云霧,龐大的身軀竟然也不下墜,竟真的如騰云御風一般在空中竄行。

    好家伙!

    下方實在太過于朦朧,多余的東西我再看不清楚,我強忍著疼痛緊攥住繩子,終于被邱隊他們拉了起來。

    那旁幾個隊員被震的目瞪口呆,邱隊喃喃道:“天吶,這聲音……我沒想到,來這里執行任務竟意外見到了真龍!”

    他一旁那個符箓宗女天師點頭道:“傳說龍能御風,騰云吐霧,竟然是真的!”

    那條聲音只一瞬便消失在我們視線當中,剎那間飛尸一聲慘嚎,那聲音直拖出了老長,仿佛是臨死前的告別一般,由強減弱,一點一絲……終于,下方一聲劇烈爆炸開來。

    連救我兩次的飛尸就此煙滅……

    我心里一股說不出來的感覺,妖邪這東西竟也有好壞之分,似乎在以前,胡老道的灌輸當中僵尸一類向來都是吸人血食、六親不認的。

    可現在……

    “不好,它沖上來了!”女天師喝了一聲,手中八卦鏡趁機一照,但見那下方一只八瞳邪尸竟似壁虎一般,手腳并用在幾近垂直的崖壁下方不斷攀爬,那速度極快,轉眼已經到了火神崖前。

    女天師手中八卦鏡照了過去,可對上這邪尸竟然無效,我也是急了,一看掌心被震裂,直流鮮血,轉手念咒畫了一道掌心符在手。

    “!”那家伙突然一聲慘叫,爬上崖壁一聲嚎叫,直朝我們撲來,我順勢一掌打在這家伙身上,將其擊飛出去,打的邪尸慘嚎一聲,但自己也被這股力道直接彈飛出去。

    我只感覺自己雙手都斷了似的,艱難從地上爬起來,好家伙,那邪尸從地上一躍,再次站起,只是那五色劫火此刻遍布它渾身,燒的它肌肉不斷微縮,正慘嚎無比。

    原來,那飛尸身染劫火竟然還去拼殺,這真是臨死還要拉幾個墊背的,但凡是妖邪沾了這劫火那是絕對沒有回生的余地了。

    這條邪尸竟出奇的快,轉瞬即至,雙手猛地朝邱隊一拍,邱隊手中大號軍刀剛一抵擋,竟被他拍斷成兩截,幸虧邱隊閃得快,邪尸雙臂猛往地上一刺,直接貫通地石,在地面留下兩個漆黑深深的黑洞。

    這只邪尸卻又與其他邪尸不同,簡直是無堅不摧,眼見它又一次撲來,我們在火神崖前已經無處可躲……

    “!”那五色劫火終于發了狠,猛地竄上尸腦,這一燒之間這只無堅不摧的邪尸被燒的身體一滯,愣在原地,劫火上腦,只一瞬間,這具尸體便倒下了……

    火焰燃燒完畢,崖壁前忽然吹起一陣風,這風只一吹,那具八瞳邪尸就跟氣化了一樣,身體飛快的化作細小顆粒被隨風吹走,連個渣都沒剩下。

    “嗷嗚”下方的禁忌之物突然之間開始了瘋狂的復仇,這簡直是哲那羅們的噩夢,那其中甚至有邪尸們的慘叫,一片恐怖聲音當中,一群受傷的哲那羅簇擁著徐子良,我看到其余四只八瞳邪尸如之前那只一般,快速從崖下往上飛跑。

    云霧當中,一只閃著銀輝的龐大龍爪忽地翻騰而起,那一瞬,雙爪猛地一撕,其中夾住的另一條尸只一瞬,便被撕成兩截,腸肚飛了一地……

    這是邪尸們的噩夢,一直飽受壓抑的禁忌之物,騰飛了!</p>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