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懸疑 > 民間山野奇談 > 26.第七十九章 如夢方醒@.(作者:皮 簧)
民間山野奇談

《民間山野奇談》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26.第七十九章 如夢方醒@.

    雙爪躍起,僅那一瞬便撕碎了八瞳邪尸當中的冰尸,剛才那只無堅不摧的邪尸被劫火燒的渣都不剩,洞內那只噴風的尸被我殺死,制幻的尸被冰窟窿順利解決。

    此刻,那四只八瞳邪尸好似逃命一般,快速從垂直崖壁上往起來逃命,邱隊急了,忙大叫道:“弟兄們,上家伙!”

    從他后方出來的隊員上來就是一輪掃射,我曾聽黃隊說起過,龍王最討厭槍械一類的東西,尤其在西北這樣更加神秘莫測的地界上,那些玩意兒起到的作用不大,所以組織里配備射擊武器的小隊并不多。

    果然,這些子彈密密麻麻打了下去,對準四尸,但即便持槍的人都是神射手也不行,子彈打在前方,隱遁尸直接隱匿,連個身影都找不到,剩下一只火尸與另一只不知名邪尸速度極快,子彈打在身上連滴血都不流,根本就像是沉入了泥潭。

    那四尸其中有一個個頭最矮、枯瘦異常的家伙,那是一個老者,長著鷹鉤鼻、,整個臉龐活像個貓頭鷹,這家伙瞬息間身影一閃,緊跟著便到了邱隊身邊。

    我的媽呀!

    它抬起雙手跟砍瓜切菜似的,朝隊員撲來,我跟女天師急忙去阻,女天師的符咒貼在尸身,可那符咒頃刻間化作飛灰,其中一個隊員槍械直接讓擰成了鐵疙瘩,被那雙恐怖如鋼叉似的手掌直接削掉半顆腦袋,鮮血混雜著腦漿,紅白之物流淌一地,驚得我目瞪口呆。

    我還受不了這種活人眼睜睜死在面前的感覺,更何況此刻我們還是戰友!這一瞬,邱隊讓他們疾退,后方另一個中年漢子力氣極大,竟主動沖上,靈巧躲過那瞬移的邪尸攻擊,將其扛上雙肩猛地往地上一戳,邪尸腦袋被撞的咔嚓一聲,就像開了瓢的西瓜。

    他大力一使,將這只瞬移尸直接扔回崖下,下方頓時傳來龍嘯聲,此刻的其余三尸剛剛沖到崖前。

    忽地,以往地宮里那種龐大吸力猛地戳了過來,連帶著大片云霧頓時便被猛吸了下去,我趕忙招呼邱隊:“趕緊趴下,找障礙物躲避!

    幸虧我之前倒過霉,反應迅速,幾乎在這同時,那猛躥上來的三尸與那只又重新騰起的瞬移尸一起,被這股巨大吸力一吸,直接又墜下崖壁。

    這股吸力來的快,去的更快,但這一去,連帶四周迷蒙一片的云霧盡數被吸走。

    我跟女天師趕緊趴在崖壁上往下去看,黃隊手足全趴在崖下的石縫里,勉強躲過一劫,然而冰窟窿那家伙卻不見了。

    那團團云霧被巨大吸力連帶四尸全部吸了回去,最后一聲龍嘯聲起,迷蒙當中我似乎看到兩只龐大的銀色巨爪各抓住火尸與隱匿尸,朝崖底而去,這禁忌之物似乎非常著急,正在追趕什么東西似的,龍尾一晃,便消失在云海中,只剩下崖壁下方一片云霧蒸騰,仿佛什么都沒發生似的。

    我急的沖崖底下扯破喉嚨大叫:“老黃,你咋樣了?”

    我直喊了好幾聲,下面黃隊才有一點動靜,他氣喘吁吁的罵道:“老子……死不了,就是沒力氣往上去爬了!

    我點點頭,登時喜笑顏開:“丫的,沒事就好,對了,窟窿那混蛋去哪兒了?”

    黃隊轉頭察看四周,奇道:“這……這家伙不會被吸走了吧?”

    “?”我愣了那么一下,冰窟窿這家伙大風大浪都過了,有句老話叫八十一拜都拜了,就差這最后一哆嗦,他不會真被哆嗦下去了吧?

    心里一陣擔憂,但好在黃隊沒事我拍拍狂跳著的心,說不出來為什么,一直想著冰窟窿這家伙。

    遠處的林中傳來陣悉悉索索的聲音,我耳朵中冥音一響,忙招呼邱隊他們,他手底下剩下那幾個家伙果然敏銳,林中一掃竟發現殘留下的十多個哲那羅,那些家伙渾身散發出朦朧的霧氣,看不清楚具體面容,但此刻顯而易見的是在逃命。

    “上!鼻耜犚宦暳钕,頓時彈藥成了最好的武器,那些哲那羅快速分散逃離,女天師覺得奇怪,也跟了上去。

    這時就剩下我跟邱隊站在火神崖頂,我剛要問邱隊,卻忽地,旁邊草叢中閃出一人,狗曰的,正是那之前指揮屠龍、擺了我們一大道的徐子良!

    “別跑!”我緊跟著便追,邱隊速度之快竟超過我,他猛撲上去一個擒拿,不想徐子良竟比他還要靈活的多,轉手幾招竟將邱隊一只胳膊卸了,我忙往前沖,邱隊在后面喊:“晨子,那家伙很老道,你小心!”

    我已經跑出十多米遠,后方咔嚓一聲,似乎是邱隊在接自己那脫臼的胳膊聲。徐子良似乎也受了些傷,他一面跑一面捂住肩頭,仿佛承受了巨大痛楚一樣,很快,百十米外山澗,我將他堵在一方巨大的花崗巖下,他已無路可退。

    我緊咬牙關,惡狠狠的罵道:“這下看你個孫子往哪里跑!”

    徐子良似乎依舊鎮定,此刻重新恢復了那一身的書卷氣,看起來文靜而安然,似乎一點兒也沒意識到自己的處境。

    他竟朝我笑著,說:“我終于等到你了!

    我以為這家伙故作鎮定,拿話框我想要趁機逃跑,竟不想,徐子良一屁股坐在地上,竟然招呼我:“坐下,我們談談吧!

    我直直站在原地,想不通這家伙葫蘆里究竟賣的什么藥,徐子良又一笑,道:“我等這個機會很久了!

    我豎著耳朵,卻覺得他說的是實話。

    果不其然,徐子良笑道:“我的哲那羅手下們在峭壁上行走如風,如履平地,如果真要逃完全可以去到另一邊,之所以讓他們去送死,我在你面前現身,你是聰明人,一定懂得!

    “我真的要找你談談!毙熳恿伎粗艺J真說道,他端了塊石頭放在一邊,替我安好,我怔了怔,也跟著坐下。

    徐子良笑道:“這一切透著股子不可思議,但也的確發生了,鎖龍臺的秘密知道的人其實并不多,但我猜,你身邊那個小哥兒多少能夠猜到一點了!

    他隨后說道:“這是個囚牢,囚的,是我們的祖先,我們所做的事情不過是救它們脫困,你說說,人都講個忠孝節義,眼看自己祖宗被困受苦,卻不救出,這就叫不孝,你說是吧?”

    我竟然不知該如何反駁,便辯駁道:“你的祖先是八瞳邪尸?那你豈不是妖邪之后,妖邪難道也與人一般,講什么忠孝節義?”

    “噗嗤”誰知徐子良用短匕直接劃開手臂,殷紅的鮮血從他手中流淌出來,跟那些哲那羅、邪尸果真不一樣。

    “我也是人,至于我的祖先,你們叫它們八瞳邪尸,可它們并不是尸,同樣在我們認知里,也是人!

    我不想跟他扯這些無聊東西,心里一陣警覺,這人心機之深只是聊了幾句,我便清晰的感覺到了,我直接轉移話題:“我時間不多,你還有什么要說?”

    徐子良點點頭,道:“我扯遠了,本來也準備進入正題,我的祖先不是尸,甚至從某種狀態來說,你的師父胡不傳跟它們也算同一類人,這里具體的還不能告訴你,但現在,我邀請你加入我們,估計你也不會同意了!

    “我加入你們?”我心中冷笑,臉上表現冷冰,跟這些妖邪一樣的家伙在一起,我真的有種厭惡之感,或許是從小跟胡老道在一起被他灌輸的正邪不兩立觀念,我無法去接受這些東西。

    徐子良早知道是這個答案,依舊平和的笑道:“所以,我不求你加入我們,但是希望為了你師父,辦一件事,他現在正在緊要關頭,剛剛我得到他的消息!

    “緊要關頭?”這時的我心中一動,忙問:“他究竟怎么了?”

    從小到大,胡老道和爺爺是我心目中最親近的人,甚至在我感覺和父母親人間的情感都差不了多少,此刻的我心里恍惚,卻異常關心這個問題。

    龍王說胡老道活了二百多歲,那一份份的鐵證則不止一次出現在我面前,但我有時在深夜里獨自回想,似乎即便如此也沒什么,胡老道的過往關我什么事?我認識他是在小時候開始,跟他以往干過的事毫無瓜葛,而且從小到大他都極力待我,一直在救助于人,哪里做過什么惡?

    可現在徐子良要我答應他什么事,即便事關胡老道,他再拿我師父來壓我,這越加說明此事的重大。

    果然,徐子良說道:“我想,借你一用!

    “借我?”我奇道,徐子良點頭:“你師父過不過得了這關,就都在你身上了,我只需要你跟我去一趟,離此不遠,取回一樣東西來,你走你的陽關道,我過我的獨木橋,況且,我現在重傷之身,你也看得到,更不是你的對手!

    我心中警覺,但正在此間,徐子良忽然掏出一段錄音,胡老道的聲音頓時出現在面前,我的眼睛濕了,他的聲音很蒼老,亦或者說是虛弱,似乎病入膏肓,行將就木了。

    胡老道虛弱而不甘的喊道:“徒弟,我進山尋找宿命,就快要找到了……可是……咳咳……咳咳……我……”

    我不敢想象,這虛弱無比的老人還是我的師父嗎?

    聽這錄音更不是造假,前不久我聽到的那段聲音里胡老道聲音虛弱,卻在強撐,現在病入膏肓、行將就木,我跟他一起十八年,他的一舉一動我都明白,這絕對是真實的胡老道,絕不可能是造假的錄音。

    我問:“要我做什么?”

    “取一樣東西,我只借你一用!毙熳恿颊f完話,我心中一動,借我一用?

    這話在地宮時老姜似乎也說過,可他問我借的——是命!

    我頃刻間警覺:“那我若不允許呢?”

    “為了你師父,你這個做徒弟的如果不去,我只能帶著死去的你過去!毙熳恿己鋈徽J真說道,我忙擺開家伙,這家伙竟說動就動,便朝我撲來。

    僅僅幾個回合,我被他輕而易舉反制,徐子良舉起我剛才坐的石頭,對準我腦袋:“加入我們,你愿意么?”

    我咬著牙,一搖頭,他一舉起石頭,便要砸下,我直到這時才知道,這人一直在藏拙,即便重傷竟還有這一手功夫!

    這個跟頭,我算栽了個瓷實。

    我只覺腦部一痛,再無直覺。

    …………

    “晨,醒來……醒來……”耳邊有人在呼喚我,我猛然睜開昏沉的眼,大有種如夢方醒之感……

    “怎么會?”我愣住了:“冰窟窿,我們這是在哪兒?”</p>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