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懸疑 > 民間山野奇談 > 32.第八十五章 閻王墳@.(作者:皮 簧)
民間山野奇談

《民間山野奇談》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32.第八十五章 閻王墳@.

    ”辟地仙師?“胡爺一句話出來,全場一起目瞪口呆的跟著重復了一遍。

    對于這位的大名,在座的估計除了黃隊之外,應該算是無人不曉了。

    關于這個人我知道的并不算多,也就是胡老道當時的講述令我開了些世面,但我清晰的記得胡老道說過,他這輩子對這位辟地仙師最是佩服,這人一身本事如朦云霧海,深不可測,觀山點穴、移星換斗,簡直是個奇人,但問題是這人的確有本事,卻不是現在的人。

    哪個時代呢?

    明末清初,甚至當年是有傳言的,明朝后來亡了,那些反清復明的志士們靠什么為經費支持活動呢?據說便是靠辟地仙師饋贈的一部分恩惠在維持,只是這一部分饋贈便足以支撐起如此龐大的組織開銷,可見這人當時的財富足可以敵國了。

    當然,說他是仙師那是他弟子對其人的尊稱,其實從字面上就能看出來意思,辟地,說白了就是刨土,南方管這叫土夫子,北方管這叫倒斗m金,到了西北這邊都混著叫,南北不分。

    在場眾人一聽說辟地仙師的名頭,也都是唏噓兩聲,鄧九爺樂道:”老胡,你八十多歲反倒給活回去了,辟地仙師縱有再大本領,也不可能死而復生,怎么著,你要從這位古人身上想轍不成嗎?“

    白老爺子似乎想到了什么,說道:”明初出了位觀山太保,明末又起了個辟地仙師,這兩人的手段如出一轍,全靠盜墓發的家,一身尋龍定穴、觀星指路的功夫真是到了化境,這位大仙一生發了那么多的墓,又豈會碰不到詭怪事?便是老朽我這一生都遇見過不少陰邪之事,更何況辟地仙師號稱破盡歷代墓中機關、祖師爺再生,還真別說,老胡能跟你說這,許是他真能指點你一二!

    果然,胡爺一聽,撫著山羊須,點頭道:”這人等同于老白他們的祖師爺,畢竟都是干盜墓發丘這一行的,人家破盡墓穴機關,什么樣邪門的地方沒下去過?更何況那些詛咒,自然人家是能破掉的,我呢,數十年前喜歡搜尋這些東西,十年大亂時候,有從下面抄來沒收的書堆在儲物間,我去看過,我清楚記得其中一條涉及到辟地仙師的異事,至今還記憶尤新!

    胡爺巧妙的幾句話,便把飯桌上的注意力全都吸引到了他自己那邊,老頭不慌不忙的喝了口清茶,繪聲繪色的說起來:”這辟地仙師的名頭大多數人都知道,畢竟聲名在外嘛,至于這人,也是個傳奇人物,據說他早年就是個寺廟里出來的和尚,窮的破衣叮當,身無分文,就連化緣都找不到人手,可后來碰上個老瞎子,為了不在饑荒年代餓死便認了那老瞎子做了個干義子,嘿嘿,你們哪里知道,那瞎子卻是個能人!

    白老爺子就是干這個勾當的,其中事情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他趕忙插嘴道:”那瞎子可是真有一身能耐的,只是年老病弱傳不下衣缽,這古人都有個孝子送終、落葉歸根的習俗,老瞎子忙了一輩子也沒個兒子,認了這和尚,還替自己這義子起了一卦,自那之后每天臉上帶笑,逢人便說我這義子是個奇人,十世不遇的奇人,因而被當做瘋子,他更替這和尚改名,作高自定!

    ”誰料這和尚也有情義,從老瞎子處侍奉了三年,直到其仙逝,也不知道從老瞎子學了多少本事,自那之后便干起了倒斗營生,這一來二去不出幾年便闖下名氣,他更是對外宣稱自己進山伐木遇到仙人傳下天書三卷,精通法術奇門,從而才有了這辟地仙師的名頭!

    胡爺接著白老爺子的話說道:”沒錯兒,這人呢,平生事跡之多真是令人瞠目解釋,咱們有時間再說,重點是他后來還收了六個徒弟,我要說的那事情呢,是從野史上看到的,說是辟地仙師人到晚年又動了心思,收了個關門小弟子,也就是最后的老七,他晚年就以這老七最為得意,這徒弟人也機靈,又懂的變通,一來二去很受喜愛,也頗得真傳,數年之后,辟地仙師仙去,臨死之前把自己幾個徒弟叫到身邊挨個囑咐,并告知自己這七弟子,說其是人龍之資,所得傳授最多,自己最是滿意,可他卻千叮嚀萬囑咐,這山中藏海,海中藏風,世外皆有變數,這老七三十五歲之前絕不允許獨自下墓,不然必有大禍,必定空負了一身本事!

    我跟黃隊聚精會神的聽胡爺繼續說下去,胡爺繼而說道:”那老七空學了一身本事,卻就只隨師父下了七八回墓,他又靈巧,倒斗賽過老手,哪里能忍耐的?更何況,當年他才不到三十歲,年輕氣盛之際自然把師尊高自定的話當成了耳旁風,野史上說,老七三十一歲時,終究按耐不住,不顧師兄弟勸阻獨自在外游歷,在川南找到一方大墓,竟趁夜黑風高,獨自一人下墓去了!

    胡爺終于說到正題上去了,我心說這老爺子講故事可真不容易,七扯八扯也不知轉了多少個彎兒。

    就聽胡爺講道:”數天之后,這老七獨自一人重傷,從墓中出來,帶回的那墓中冥器怎叫個價值連城,他回去之后便是那些師兄弟便也震驚了,一個個沒有不服的,可關鍵在于,盡得辟地仙師真傳的老七在墓中中了一咒,渾身不得解,書中沒說具體情況,但卻說老七每日吐血,最后無奈只得返回墓中破咒!

    后面那老七下墓前不讓師兄弟相隨,怕他們中招一起死在下面,獨自一人再進墓,揚言要閉死關,約定七天后出來。

    師兄弟們在外等了足足七天,等不及后才緩緩下入墓中,竟不成想老七果然天縱奇才,他竟成功解開詛咒,只是時間延誤太多、已不得生,他一氣之下花費數天竟創出個厲害法子,叫《萬般解咒總綱》,據說能解天下詛咒。

    我們一行人聽得有些似幻似真的,難道天下真有萬能的解咒之法,能解盡天下詛咒?

    可這事情有些玄乎,真的令人無法相信。

    胡爺說道:”四十多年前,我碰上個自稱是辟地仙師后人的小子,那人果有一手解咒本事厲害無邊,我曾聽他說起總綱二字,所以這個野史里本不可信的橋段老頭子才會記了一輩子,到現在還依舊記憶尤新,那個地方在川南,據說距離一個叫劉磨盤山的地方不足四十里,小子,我都說到這里了,這下兒你們明白了吧?“

    我跟黃隊面面相覷,問:”老爺子,我們明白什么了?“

    ”嗨,我忘了說了,真是人老了也健忘吶!昂鸂敻锌f道:”老七終究還是死了,即便寫出那總綱可也來不及了,所以我就說吶,這時間它等不了人,這人一旦后悔也沒用了,老七即便再恨自己不聽師父的勸告都不行,野史中寫那老七留下遺言,讓師兄弟就將他就葬在墓中,每日面對詛咒,死在這衰亡之地,他的師兄弟們在當地把總綱刻成一面碑,據說就在陵寢當中,與老七尸身面對面,按照他的遺言照壁而觀,每日自省!

    我問:”您是讓我們去那個劉磨盤山,下墓中找到總綱?“

    ”沒錯兒,當年那個自稱辟地仙師后人的家伙找不到了,且不說他是不是其后人,這么多年過去了人海渺茫,最是難尋,為今之計這野史中的記載我看不像胡揪,倒有幾分真實性,你們幾個也只能進去跑一趟了,尋個機緣,倘能找到那門總綱,自己解過咒還能習得一門本事,也算是妙事吧!

    胡爺說完,我心中激動,大概也只有如此了。只是黃隊呆愣愣的一摳腦袋瓜兒,喊道:”可這事情不對啊,墓中機關那么多,叫我們下去那豈不是渣兒都不剩了?畢竟我們沒真正盜過墓,即便鎖龍臺地宮也只是個祭壇,我們兩個下去,只怕還沒找到總綱呢,倒先被機關轟的連個渣兒都不剩了!

    我也猛想起這事兒,覺得黃隊說的極是,既然墓中有詛咒,我們下去豈不是找死?

    ”哈哈,老白,你看這個咋辦呢?“胡爺趁機一笑,甚是陰險,白老爺子立馬兒吹胡子瞪眼兒的,擺手道:”你不會是打著什么壞主意吧?“

    白老爺子當即擺手否定:”不成不成,我就這么一個寶貝孫女兒,她還沒下過墓呢,你這讓她跟著帶路,萬一下去出個什么閃失,還讓我這九十多歲的老骨頭活不活了?“

    ”你放心吧,這兩孩子辦的那些事兒小吳都跟我們說了,他倆兒可都不是啥省油的燈!班嚲艩斶@一笑,我跟黃隊朝吳教授使了個眼色,那意思是在問吳教授:”這可是簽了保密協議的事,你咋就直接說出來了呢?“

    可我們這一舉一動哪里逃得出人家法眼吶?這些個老爺子一個個的全都是人精,當即有個老爺子不樂意的說道:”你不必忌諱啥保密協議之類的,我們幾個全都是元老,這組織里的事兒只要是我們想知道,沒誰敢把我們瞞著的,你說是吧,小吳?“

    好家伙,七十多歲的吳教授在他們手下也只能被稱個小吳,這得是有多憋屈?

    鄧九爺笑道:”兩天之后的子夜是好時辰,我畫符做法,把續命的符令交給你們,你們循時間便出發吧,畢竟大事要緊!

    吳教授趕緊說道:”趕緊謝謝這老幾位啊,要是別人人家還不賣今天這個面兒呢!“

    我跟黃隊趕緊千恩萬謝,胡爺似乎又想起什么來了似的,一拍腦門兒喊道:”嗨,我又忘了說了,那個墳據稱是個閻王墳,其中兇險異常,號稱下墓報道,便見閻王,你們得小心著點兒啊!

    白老爺子一聽,炸了窩了:”啥?是個閻王墳?“</p>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