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懸疑 > 民間山野奇談 > 民間山野奇談33.第八十六章 白丞丞(作者:皮 簧)
民間山野奇談

《民間山野奇談》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民間山野奇談33.第八十六章 白丞丞

    一聽說是閻王墳,白老爺子直接急了,擺手便大叫道:“姓胡的,我就丞丞這么一個寶貝孫女兒,她長這么大還沒獨自下過墓呢,更何況那居然是個閻王墓,這就算擱幾十年前咱們年輕那會兒都不敢大意,更何況是他們這群毛頭小子?”

    白老爺子這話沒錯兒,一聽到是閻王墓,就連我都心里嚇一跳,在場的除了黃隊這家伙,估計沒有誰不知道這閻王墓的,過去那盜墓發冢的最忌有二,一是血尸墓,二一個便是這閻王墓。

    道家風水之中,將尸變分作十八種,而這血尸則是尸變之中極為厲害的一種,若是刨開血尸墓,那幾乎是有進無出,而這閻王墓更是兇名在外,從名字便能知曉,下墓如同下地獄,地宮之內必見閻王,反正下入這閻王墓無論如何都會死人,便沒有個能幸免的。

    果然,不等我們說些什么,坐在一旁的鄧九爺先皺著眉說道:“原來是個閻王墓,這墓穴倘若進去,必定死人,丞丞如果進去,倘有大礙咱們幾個老家伙那就真的心疼了,嗨,你們兩個小子,這趟路程可算是兇險了!

    白老爺子點點頭,說道:“辟地仙師的徒弟再怎么著也比我這后輩強個十倍,他一人獨闖入墓,最后都難逃一死,只怕這兩個孩子……”

    胡爺卻搖頭道:“閻王墓必死人,入者須得小心謹慎,可我為什么出這個點子?那是他們被逼到這份兒上了,倘若不進這墓,幾乎沒了希望,現在關于咒術一道,這全國上下能與我比肩的可有五指之數?”

    胡爺這一問,所有人都沉默了,他說道:“所以我救不了的人,其他幾個料想起來更無辦法,既然留下等死何不一搏?”

    我跟黃隊心中一想,也是這個理兒,當即心中便下了決定,我對黃隊說:“咱們給幾位老爺子敬個酒吧,雖說前路艱難吧,也算是有了條生路,別的咱們不敢麻煩,但這救命之恩咱們得報!

    說罷,我舉起酒杯站起來,吳教授點點頭,含笑道:“胡不傳教出來的徒弟果然錯不了,這脾氣秉性,就更沒得說了!

    白老爺子耳尖,忽然問道:“你說他師父是誰?”

    吳教授疑惑道:“胡不傳吶,白老爺子,您這是……難道你們認識?”吳教授這話鋒一轉,果不其然,白老爺子一拍大腿,嘆道:“嗨,原來是老胡啊,唉……唉……”

    白老爺子連嘆兩口氣,我一看,知道事情有門兒,黃隊趕忙就問:“白老爺子敢是認識晨子的師父?”

    白老爺子一嘆道:“八幾年的時候,我前往甘肅,本來也是多年不動了,卻為了執行個任務又去了一趟,便是那次……我遇到了老胡,他直救了我好幾回,對我真是有活命之恩,可到最后我也不知他身在何處,此人如同閑云野鶴,來去無蹤,真是位世外高人,當日我只曾記住他名諱,便叫胡不傳!

    白老爺子說完來往,還不忘形容一番胡老道的相貌,他這一說我直接就郁悶了,照白老爺子這么說,那他見到的正是我師父胡老道?砂凑瘴覡數恼f法,自從胡老道來了鎖龍村,66年開始一直到前些日子他離開,這整個過程胡老道愣是沒出過市內,那八幾年白老爺子是怎么遇著胡老道的呢?

    尤其我爺當時說過,八幾年那會剛緩過勁兒來,胡老道連鎮子都不出,難道天下還有另外一個胡老道不成嗎?

    我沒工夫再去想那么多了,白老爺子說起這事便開始態度轉變了許多,又是噓寒問暖,又是一個勁兒的問胡爺野史的消息可不可靠,仿佛瞬間真變成我親人了似的,我想他倆當初可能也是生死之交,畢竟胡老道救過他性命,那肯定也發生過危及性命的大事。

    果不其然,白老爺子把這份恩情看得極重,他說道:“唉,我那不成器的兒子算是陪不了你們了,我這九十八歲一把老骨頭更沒用處,算了,就讓丞丞跟你們去吧!

    其他幾個老爺子一聽這話,說道:“老白,你就這一個寶貝孫女兒,何況小白他又……”

    白老爺子主意已定,直接一擺手:“大恩不言謝,我白家一輩子最重報恩,這件事就當是報恩了,畢竟丞丞也繼承了我一身本事,雖說稚嫩,但在那閻王墓中說不定能起大用!

    “那……”鄧九爺還待說些什么,但他到嘴邊的話還是咽了回去,白老爺子說道:“這樣吧,明天我把丞丞叫過來,你們先見個面吧!

    白老爺子轉而自嘲道:“嗨,我這個孫女兒啊,長得一點都不像我,又刁蠻成性,真是個難纏的主兒,吃的那么胖,嘿,也不知道最近這功夫練的咋樣兒了!

    我本來還以為白老爺子的孫女兒應該是個美女呢,畢竟看白老爺子即便現在高齡還依舊是個美男坯子,料想他孫女兒應該不差,可一聽說吃的那么胖,頓時我連最后的希冀都沒有了。

    黃隊似乎也笑了笑,臉上的期待感一掃而空,只有鄧九爺看著我們嘿嘿嘿的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但是一碼歸一碼,畢竟人家肯讓自己親孫女兒帶我們去必死之地,這就是恩情,我跟黃隊還是極其感激的。

    這天我跟黃隊喝了個暈暈乎乎,真是沒想到那些老家伙一個個年老體弱,酒量卻大的不行,早上等我們醒來已經是十一點多,吳教授的電話早已經打了過來:“你們兩個小子,事關生死危機大事,我們比你還操心,你們自己反倒不著急了!

    電話那頭吳教授氣急敗壞的叫我們趕緊過去,我才記起來,昨天迷迷糊糊好像答應他們早上八點去組織那邊報道的。

    得虧了也就是吳教授,要是別人估計早罵上了,我跟黃隊趕緊就往外頭跑,路上我跟黃隊開玩笑道:“要是咱們真的不能從墓里出來,也別害了人家姑娘,聽說那個白丞丞今年還差一點才滿20,咱們不能把人家害了哇!

    黃隊點點頭:“這倒是,要是到時候輪到誰死,我第一個上去,你跟丞丞說不定能逃出來,以后因為這段生死經歷成了兩口子也說不定吶!

    我趕緊搖頭:“你還是算了吧,老狗,真要有這機會,我成全你們,我去死!

    黃隊罵道:“你這混小子真是不知好歹,大哥我拼著一死就為成全你,還特么不領情,你看看現在這白菜、大蒜都漲價,再過個幾年媳婦她能不漲價嗎?”

    我心說你丫的說什么亂七八糟的,趕緊跟他開車往終南山里走,吳教授足足等了我們老久,見我們到了,沉著臉道:“白老爺子、鄧九爺和胡爺可都在里頭等著呢!

    我趕緊就說:“您放心,我們進去一定恭恭敬敬的!

    回頭我問黃隊:“你還記得教授昨晚上說的話嗎?白丞丞簡直是個人精,等會進去我架不住的話,那個胖姐姐就交給你了!

    黃隊直搖頭,我們趕緊就跟著進休息室,我一見到白老爺子他們就趕緊打招呼,忽然,后頭黃隊驚嘆道:“我的媽呀!”

    我心里一動,果然長的太丑,又胖,估計黃隊是被嚇到了,他不斷叫我:“晨子,晨子……晨子!

    “干嘛?你踩電線上了嗎?叫一遍就夠了,有完沒完吶?”我趕緊一轉身,天吶!

    黃隊急忙搖頭:“晨子,有件事跟你說清楚,之前說的話全都不算哈!

    我總算知道這混蛋為什么跟我說這句話了,那是因為面前的女孩真的太美了,一身寬松的練功服,輕扎起幾乎齊腰的秀直黑發,得有一米七的個頭兒,皮膚白晰、簡直比我高中時候暗戀的;ㄟ要驚艷的多。

    我發誓,看到她的那一瞬,我連自己的初戀都忘了,即便穿著寬松的練功服,卻依舊很顯身材,什么叫美女?好家伙,這才叫美女呢,簡直還是個清漪出水的大美女,瓜子臉、素顏長睫毛,就是那么美,真是沒那么完美的了!

    我心里忽然有些后悔,之前跟黃隊提什么我死了成全他們吶,從轉過身來的這一眼開始,我決定自己活著,不死了!

    要是直接一死,那多虧吶!

    面前一片香風迭起,只是淡淡的體香卻十分好聞。一聲清脆而婉軟的聲音透過來,帶著股子靈氣,問:“你們在說什么呢?什么叫之前的話全都不算?”

    “?”我有點失神,忙說道:“我們之前打了個賭,其實沒啥大事,哈哈!

    “對對對,我們就之前打了個賭!秉S隊笑起來一臉的褶子,看不出的人還以為他是我叔字輩兒呢,我心說這混蛋真是沒出息,見到個女生就走不動路了,就連說話都不會了。

    可轉眼間白丞丞已經站在我們面前,她那一笑眉眼如畫,輕聲問我們:“打了個什么賭啊,我想知道!

    “這個……我們打賭,早上門口的樹葉子是單數還是雙數!秉S隊已經語無倫次了,白丞丞一看,笑著問:“那你們的賭誰贏了?”

    “我啊!秉S隊一拍自己,白丞丞問:“那是雙數還是單數呢?”

    “這個……啊,我回去數數哈!秉S隊這傻模樣,我真是恨不得踹他一腳,誰料便在這突然間畫風就變了,白丞丞臉上笑容忽地一僵,白我們一眼說道:“兩個傻蛋,真沒趣!

    這丫的說走就走,留下我跟黃隊站在原地無奈的翻著白眼,白老爺子在一旁笑的合不攏嘴,說道:“好了好了,你們別鬧了,我都跟丞丞說了,她也都同意了,你們過來,胡爺有話要跟你們說!</p>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