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懸疑 > 民間山野奇談 > 民間山野奇談37.第九十章 八面玲瓏局(作者:皮 簧)
民間山野奇談

《民間山野奇談》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民間山野奇談37.第九十章 八面玲瓏局

    我見馬王爺這老家伙三兩句離不開下土倒斗的事,便知道肯定有貓膩,但這種事也不能放在明面兒上,畢竟我們此行的目的其實也與這有些關系。

    我假裝不動聲色的打了個哈哈:“啥刨土不刨土的?我們在省城有固定工作和收入來源,不過我爸媽他們倒是刨土的,農民嘛,面朝黃土背朝天,的確也很辛苦!

    馬王爺一見我打了個哈哈,又將我倆掃了兩眼,卻忽然說道:“嘿嘿,我的眼光錯不了,二位也別瞞我這號兒人,你們這樣兒的,老頭子我真是見的多了!

    我沒搭碴兒,倒是黃隊和白丞丞興致沖沖的把眼光穩過來,那馬王爺見我們不搭碴兒,卻不緩不急,又說道:“你們二位定是下了千年古墓,這身中詛咒之毒就連咱老馬都破不了,足以見得年頭兒之長,你們如何能不是倒斗的?”

    我算看出來了,這老頭兒要是沒事兒,能跟我們說這么多的話?

    黃隊比我還清楚,他笑著很隨意的問了一句:“那就打開天窗說亮話,你想怎么著?”

    馬王爺一看有門兒,笑而不語,他把手上吃飯的家伙什兒一裝,拍拍自己背著的醫藥箱自顧自的往前頭走,那意思我們當然明白,這老頭兒是叫我們跟上他。

    我倒也不懼,也是想看看這老東西想耍什么貓膩,跟著他一起出了鎮子,旁邊有個背靠大山的小村,遠遠的在土路對過兒新立了個大墳,直戳戳的還甚是晃眼。

    馬王爺卻忽然指著我們三人,問道:“三位都是有些本事的人,咱老馬沒啥說的,只是最近村子里出了樁邪事,唉,幾位尋龍點穴都是囊中之技,可否看看這墳地,與我解個謎?“

    我心說這馬王爺怎么看都不像個不識字的主兒,至于這尋龍點穴的功夫黃隊就算了,也就白丞丞和我懂得些,就見白丞丞一觀四周山勢說道:“穴是好穴,地是好地,四面風暢水繞,風旺人丁水聚財氣,這家屋中應該兒孫滿堂、日漸發家才對!

    白丞丞說完,把話頭兒忽然拋給我,然后沖我翻了個白眼兒。

    黃隊還迷糊著呢,他現在也就能干瞪眼兒瞧著我們,我一看這墓穴背后的山脈從中攔斷,這風水格局簡直一目了然,接著話頭講道:“重點在于那山脈上的斷口,那斷口來的突然,遠遠看去泥土新鮮,應該是新近滑坡所至吧,唉,本來是塊好穴,可惜天不遂人愿,這龍脈被一刀從中間攔斷,首尾便不能相顧,兩頭皆是個死字,這家屋里埋的還是新墳,估計還沒到家中絕戶的地步,可散財亡人算是少不了了!

    果然,我按照風水葬經一說,馬王爺豎起大拇指:“不錯,這家人前天又出了車禍,撞死家中戶主與他八十多歲的老爹,兒子重傷,女人四處借錢,現在已經是家徒四壁了!

    馬王爺轉而說道:“二位果然靈驗,我也就不瞞著諸位了!

    “我這本事原本來自這周邊地界兒,您能找到這兒來自然也是奔著那個穴來的,咱們就打開天窗說亮話!

    馬王爺一看這四周圍,清凈無比最適合談話,在橋洞下找了塊光凈的鵝暖大石,我們一道盤坐下來,馬王爺這才講道:“我這手本事原本秘而不宣,也算是祖上庇佑傳下來的,那要往上追溯的話就沒法子考究了,只有一點,我爺爺說過,我們手中這治邪病的口訣并不完整,還是當年身為游方郎中的家祖幫了個高人的忙,他機緣巧合之下從人家學了這么半手,用以養活自己,只是這口訣高深,歷代人都想找到那剩下的下半部咒歌將其湊全嘍,我這一來是謹遵祖訓,二來自己也癡迷,所以一直暗中打聽,倒是當年家祖留下一道線索,說這口訣出自附近山中,可惜一直無緣尋訪!

    我算是明白了,馬王爺給我們算邪的口訣咒歌也只有一半,那傳他祖先咒歌的人很有可能就是給高自定七徒弟收尸后他的其他師兄弟,這個可能性尤其最大,而前年那山上垮塌露出個大墳,很有可能便是野史中說的那個閻王墳。

    果不其然,馬王爺緊跟著說道:“我這人不懂風水,即便這些年粗通學了些,可要我尋龍望氣那真是相差甚遠,咱老馬自小有些文化,可因為這塊心病只得暗中調查,不敢露怯,說句實話,自打二王村那附近垮塌之后,來的那幫子人里,身上多少都有些邪氣,咱能看的出來,他們都是吃刨土飯的,也曾經打過交道!

    我問:“那些人下墓了嗎?”

    白丞丞聽到這個問題后,也很是關心,畢竟一座被盜空了的墓價值便不會那么高,倘若那些人再順出了東西、毀了咒文,這些東西還是打聽清楚,畢竟與我們息息相關。

    卻不成想,馬王爺搖頭嘆氣道:“嗨,我也曾找了幾個有些本事的家伙,他們之中還有那厲害的頭頭,我跟他們約定,我要的那《萬般解咒總綱》碑文如果他們能拓出來,便給他們一筆豐厚的報酬,他們也順帶答應了!

    “然后呢?”黃隊問道,畢竟看馬王爺現在這模樣,我們已經知道了結果。

    “唉……那些人這一進去……嘿嘿,就再沒出來過,活不見人死不見尸,凡是進去的幾乎都死了!瘪R王爺說完這話,我不由想起招待所老板娘說的那話,常有些在她那兒開標間的,交了好些押金最后反倒不回來取,那些人哪里是不回來?分明是下到閻王墳,這一去再沒機會出來了!

    我心里想著這個閻王墳可真不簡單,另一邊繼續找馬王爺打聽,此刻這馬王爺卻說道:“唉,我這遭老頭子浪費了多半輩兒時間,好不容易臨了臨了有個線索,算是知道了這穴的大致位置,可面對那總綱又如何到手呢?這東西始終是一塊心病,可現在我沒多少時間了,現在……咳咳,我必須進墓!

    我注意到,馬王爺這幾聲咳嗽深而沉悶,他這一咳嗽滿臉都是痛苦之色,不像是裝的,莫不是這老頭兒患上什么絕癥不成嗎?

    馬王爺說道:“我只要總綱,拓下一片碑文足矣,真希望你們能帶我進去,我只能這么說,那篇總綱能解萬般詛咒,對于你們來說如同天書,但對于我老頭子來說,一旦有了下文,分分鐘就能把你們身上的千年詛咒去掉,之前那一算眼見到了關鍵時刻,唉……卻不成想,咒歌也到頭了!”

    我把眼神遞給黃隊,在詢問黃隊,果然,黃隊跟我想法差不多,我們幾乎一同認定這馬王爺不像是作假,可我心里也算是開了花了,倘若這老頭兒要是知道我們也是為了墓中那篇總綱,不知道最后會不會在一起掐架?

    經過短暫商量,我們決定跟馬王爺一起上路,這老頭兒一來人還成,再一個我想到了閻王墳,進去必死人,這死人嘛,可以死一個兩個,可以是全部,但多一個人進去,我們之中有人活著出來的幾率不就更大了嗎?

    我承認在這方面我是有私心的,我估計黃隊跟我想的差不多,其實還有一個問題,墓中遇上什么奇怪咒法,靠我驅邪正法那太費工夫,帶上這家伙就等于帶了個私人醫生,隨便兩針就克了邪,對我們來說也有利。

    一來二去,不多時我們便敲定了。馬王爺臉色激動,又是一陣劇烈咳嗽,之后他說道:“唉,我的病不能再拖了,這次下墓你們不用管我,要是能找到那面碑,就算最后讓我死在里頭,我老頭子都愿意!

    觀這老頭子一臉的執著之色,我也不知道他這樣做到底值不值,或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追求吧。

    我們跟馬王爺商量好,明天先由他帶我們去看看地勢,借口上山找藥給我們治病為由,也算有個遮掩。

    我們回到了招待所,第二天一早的功夫,黃隊便開上車拉上我跟白丞丞還有馬王爺往二王村進發,由于馬王爺患有絕癥,白丞丞堅決不跟這老頭兒坐在一起,結果便宜了我,馬王爺坐在副駕駛上嗆嗆咳嗽,我跟白丞丞坐在后座兒上共享零食,黃隊只能眼饞的看著我們。

    這一路上我倆遍觀山勢,我才發現這小丫頭竟十分精通風水一道,有時候幾句話過來我都得反應半天才琢磨的透,至于黃隊跟馬王爺兩個外行完全可以無視。

    僅僅兩個小時時間,我們發現這山間容易藏有大墓的地方至少有兩個,極有可能都有情況,再觀這山中風水,那可真是極好無比。

    車子到了二王村停下來,此刻距離前方的劉磨盤山還有十幾二十里的距離,我們往前步行,這一番觀看下來,我越覺得前方越加是塊風水寶地。

    半天之后,站在二王村偏南十多里外,距離劉磨盤山二十里不到的地方,我一看這山中地勢,好家伙,八個山頭團團相偎,拱讓中間那方平地,再觀這山勢脈象,簡直一個上上吉之地。

    馬王爺便指著前方那有過塌方痕跡的山地說道:“瞧,這一大片子都算是劉磨盤山的地界,上次垮塌的地方正是在那里!

    我跟白丞丞相視一眼,不由一齊問道:“真的是這里?不會搞錯了吧?”

    馬王爺搖頭道:“不不不,絕對不會有錯,怎么,難道這里不對嗎?”

    白丞丞說道:“八方拱衛之地,固若金湯,升龍躍虎,簡直一個八面玲瓏格局,這么好的上等寶地即便在這整個川南也算是為數不多的大穴了,若是墓穴在此,根本不可能會有邪祟作亂,怎么可能?”

    其實我知道白丞丞想說的是什么,這里風水格局簡直好到爆,怎么可能是周圍絕地、風水極差的閻王墳吶?

    這明顯不對哇!</p>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