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懸疑 > 民間山野奇談 > 民間山野奇談51.第一百零四章 一面碑(作者:皮 簧)
民間山野奇談

《民間山野奇談》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民間山野奇談51.第一百零四章 一面碑

    黃隊一喊,所有人都轉過身去沖著他指的地方去看,可那邊漆黑的厲害,我們都沒有夜視,如何能夠看得到?

    還好,馬王爺這老東西根本不知道華晟是誰,他大概只知道那解咒總綱刻在一面碑上,卻并不知道辟地仙師的七弟子大名就叫華晟。

    馬王爺不由問道:“華晟是誰?”

    黃隊一想,不知道是試探馬王爺知不知道,還是因為別的,他搖頭道:“唉,實際上我們也是為了求一條生路,我們找高人給卜算了一卦,他告訴我們在這二王村附近能遇見高人,我們只要找到華晟就能活命!

    我點點頭:“華晟是個古人,反正算卦的就說找到華晟,那就是我們活命的機遇!

    白丞丞一見我們打哈哈,也跟著掩蓋,馬王爺倒真是個實心人,他一聽說道:“唉,那說不定這華老先生跟傳我們祖先咒歌的那位還有些交集,如果是這樣,真的找到,我真該好好祭拜一番!

    我點點頭,問黃隊:“老狗,你怎么確定那邊的人就是華晟?”

    黃隊直接說道:“自從咱們進了這個里室,不是遇見懸掛的人頭就是碰到被吸干精氣化作干尸的死人,他們身上還都穿著幾年前款式的衣服,這還用問?我告訴你,前面就有個唇紅齒白、幾縷黑須縹緲的男人,穿的衣服不像是現代的,最重要的是……”

    黃隊又朝里面遠眺一眼,轉而說:“最重要的一點是,這家伙尸身完整不腐,我覺得十有八九的就是!

    我按著他的方位暗中盤算了一下,白丞丞算的比我還快,她說:“剛才我們圍著里面八邊形的地宮內室走了一圈,按照之間形狀的距離來算,內室里的直徑應該超過八十米,也就是說,從這邊到最中間的位置至少距離在四十米以上!

    黃隊這時點點頭:“我大概目測一下,華晟距離咱們的距離……”

    他說著話,又來回走動著,連續望了好幾次,最后確定下來:“似乎也有三四十米左右,我要不要去對面看看那邊的情形?”

    黃隊說完,我一把拉住他:“咱們還是注意安全,這些懸掛的人頭我看出來了,只要接近它們到了一定距離,就會忽然轉醒,所以咱們現在該怎么過去才是正理?”

    黃隊一看人頭懸掛半空,下面還有一米多高的縫隙,馬王爺先一步說道:“咱們從底下爬過去!

    黃隊當即搖頭:“你忘了那里面死去的二三十個人了嗎?全都被吸成干尸,咱們能想到的他們會想不到?再說,晨子在甬道就遇見那種可高可低,自行變化的皮尸機關,就差一點咱們就把命送了,這些東西的舌頭可以伸長,一旦到了可攻擊范圍,咱們要是趴下,根本沒有任何機會便會給舌頭直接卷起來,吸干精氣也就是眨眼的事!

    馬王爺急了,盯著華晟的位置,問:“那怎么過?要是實在沒辦法咱老馬就賭命博上一搏,唉,你們不能理解我這苦心吶!”

    其實我們何嘗不能理解馬王爺的所思所想?只是這實在危險,白丞丞看了看里邊手電筒無論怎么照都看不見更深的位置,她忽然問道:“既然沒辦法過去,華晟又是怎么走到最里面去的?你們看它尸身保存完整,也不像是被吸成干尸的模樣,為什么他能進去,我們卻不能!

    黃隊接口道:“一定有辦法!

    我緊跟著說:“廢話!誰不知道一定有方法啊,只是這里面密密麻麻的人頭幾乎涵蓋了整個內室的距離,咱們進去無疑就是送死!

    我正說著話,眼睛里淤血都出來了,直接糊滿了眼睛珠子,一下便連四周圍的東西都看不清楚了,等我再睜開眼睛,眼前變得紅一片、綠一片,黃隊指著我說:“晨子,不好了!

    “怎么了?”我嚇的趕緊去看,白丞丞指著我的臉說:“你……你的臉……”

    馬王爺急了,叫道:“你那臉上白一塊黑一塊,白的地方奇白,黑的地方漆黑,簡直像個畫了臉譜的鬼!

    我被他們這一說,伸手再去碰臉,感覺臉上肌肉都好像僵了一樣,這一刻也用不著我再去瞎等了,華晟就在前面沒錯兒,那一片求生的希望也都在眼前了,縱然危險,也必須想出辦法,不然只怕我就要完蛋了。

    黃隊說道:“晨子,你現在都這樣了,我估計也不遠了,依我看咱們別再考慮那么多,鄧九爺送的化生符最多只能保證咱們神智尚存,可病變卻在繼續,再下去拖延幾天,只怕咱們一身骨頭變形真成了怪物,就算后面治好了,估計骨頭也是沒辦法復原了,那才叫真虧!

    我忍不住找補了一句:“那就真沒人要了!

    “還不如早些死了算了!瘪R王爺接了句口,白丞丞瞪了這老東西一眼,心里盤算著說道:“既然華晟能過去,咱們肯定能過去,可有什么辦法能地方這些東西呢?”

    我看著那些懸掛人頭的絲一般細的線,如果把這些線斷掉,讓這些人頭落地,黃隊爬到穹頂,想辦法靠近的話呢?

    黃隊似乎也想到了這一點,他說干就干,一邊用牙咬墻,找下腳的地方,一面借助肋骨上那畸形的骨頭往上爬,馬王爺捂住嘴,看到我們如今的模樣,才大吃一驚。

    “一個心口長鱗片,一個腰間長了對小爪子……”他忽然把眼光看向白丞丞,白丞丞帶著殺人的目光看著他:“然后呢?”

    馬王爺搖搖頭:“嘿,咱老馬閱人無數,還真走了眼了,不過也是,世間之大無奇不有,得了,這輩子交了你們這一幫子朋友,也不枉白來世上一回!

    我沒工夫去管老馬說的話到底是不是真心,眼睛始終盯著黃隊的位置不放,這家伙快速啃著下腳的地方,不斷借力往上爬,好家伙,很一會兒我們就看不到他了。

    這時,頭頂上方傳來黃隊的聲音:“晨子,小心點,要是出了事,趕緊就想辦法補救!

    我點點頭,就聽咔嚓一聲,黃隊似乎咬斷了那上面懸掛死人腦袋的細絲線,這東西看起來極細,但黃隊咬的竟然極其艱難。

    好家伙,那一刻人頭“砰”一聲落地,頓時張開猙獰的面目,直接伸出舌頭朝我們掃來,果不其然我們站在外面的廊道上,它的舌頭始終差那么一絲,就是伸不過來,我雷劈木大印猛地砸過去,打的那舌頭一疼,疾速回縮,我也被這力道差點把手中大印抽飛出去。

    竟不想,這人頭竟然能自己滾動,我下意識往后一退,人頭咕嚕咕嚕便滾了過來,我忙叫:“快散開!

    馬王爺跟白丞丞說走就走,我舉起雷劈木大印,接連幾次打的這人頭舌頭直冒青煙,不斷后退,可這舌頭的力度大到驚人,又像條狗皮膏藥,死黏著就是不放。

    我一不小心還是被抽了一記,胳膊上頓時火咧咧的疼,好家伙,就像蘸了鹽水的皮鞭狠抽了上來似的,疼的我呲牙咧嘴,皮都直接被抽破,血水橫流。

    我趕緊拿大印去擋,這幾下抽過來,力道明顯又大了太多,瞬間,大印咔嚓一聲,竟然……裂了條極大的裂縫,只怕再被狠抽兩記,這大印便要一個玩兒完。

    便在這功夫,雷劈木大印我是不敢用了,那舌頭猛一下直抽過來,力道之大我都聽見水音兒了,“啪”一聲清脆到根本無以復加,但這一下我根本感覺不到疼。

    我才記起來,自己現在可是個中了詛咒的人,有些地方已經沒有感官了,我下意識看了看襠部,嚇的面無表情,他娘的這一走神的功夫就被那條舌頭給卷了。

    這東西一卷上我仿佛要吸干我身上的力氣一樣,上來就猛吸,我也是急了,張開嘴,一口就咬了下去。

    現在我的嘴里長了一嘴白齒獠牙,按理來說咬這玩意兒應該不在話下了吧?可竟是讓我用力咬的牙都快崩了這舌頭才從中斷開,霎時間一股冰冷的陰氣沖進我嘴里,但嘴里幾乎沒有任何感覺了。

    我一口吐出那舌頭被咬斷淌出的黏液,這玩意兒雖然惡心,但現在我的嗅覺、感官都在失靈,對我已經沒多大損害,唯一的一點就是惡心的想吐。

    我干脆把黃隊叫下來:“有辦法了,快下倆咱們配合!

    黃隊聽到我的話,緊跟著下來,我往前找到個合適角度一引,那邊人頭忽然清醒,一舌頭卷過來,一旁黃隊早沖上去抓住那舌頭一陣猛咬,把這玩意兒給咬斷。

    地上到處都是惡心的黏液,我們咬那惡心玩意兒偏挑舌頭根,這一咬,那些死人頭上的舌頭便再也伸不長,對我們直接沒了威脅。

    就好比是僵尸沒了獠牙、機槍炸了槍膛、飛機燒了翅膀……

    白丞丞已經不再為這個覺著惡心了,她看著我們兩個驚險搏斗,一邊提心吊膽的想辦法提醒,馬王爺跟上去有忙幫忙,幫我們引那些舌頭,這老東西僅被那舌頭輕輕抽了一下,直接吐了口血,整個人在地上翻了個跟頭,也就是我們兩個中了詛咒長了一口無堅不摧獠牙,才因禍得福,不然還真不知道該怎么從這里闖過去。

    不知道過去多少時間,我跟黃隊期間歇了好幾次,卻越是覺得這種事情過癮,似乎牙齒也變得更加鋒利,人也變得更加有力氣了似的,眼看就要到前面了,我更是看見了華晟的身影,這……

    白丞丞驚奇的說:“從他一身絲質衣物,還有褪色程度上來看,這人真又可能是明代人。

    黃隊夜視眼一看,忽然又說道:“這……我真的看到一面石碑!”

    “什么?”我跟馬王爺都忍不住變了聲……</p>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