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懸疑 > 民間山野奇談 > 56.第一百零九章 關于我@.(作者:皮 簧)
民間山野奇談

《民間山野奇談》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56.第一百零九章 關于我@.

    這是最近令我稍感愉快的一件事,萍水相逢的馬王爺死了,但我們一直記掛著的冰窟窿還活著,算是一路走來的憂傷之中那一抹令人心安的驚喜吧。

    快遞是白丞丞替我取回來的,不止是取快遞,后來的時間里每天吃飯、生活洗漱用品都得讓這丫頭給我們往上送,因為我們現在的模樣已經恐怖到有些嚇人,這讓我跟黃隊有時候甚至不敢起來照鏡子。

    我們真的不敢回總部,因為龍王根本不知道我們病發的體征,如果一回去報到,極有可能會被他施以跟華老一樣的待遇,進入那看管嚴密的禁地牢房。

    白丞丞拿著快遞,手里提著午飯站在一邊,眼看著我用針給黃隊解咒,到了這一步,我已經快瘋了,那萬般詛咒總綱里的運算實在太多,說句直白的話,總綱其實就是個計劃嚴密的計算公式,要破解詛咒必須根據詛咒的病發特征找準方位、五行、干支,繼而進行深一步的演算,一步一步就跟解數學題一樣,直至最后解出最終答案。

    可這談何容易?我感覺自己腦袋都快炸了,現在才覺得胡老道當初教我的時候沒能好好學習真是種浪費,有些沒記住的東西必須趕快去查,這些推演之間需要不斷變換,足足兩天過去了,我們的解咒環節到了個最關鍵的時刻。

    “羅晨,別強迫自己,先吃飯!卑棕┴┨嫖也亮四X門兒上的汗,又輕聲叫了一句。

    我看了看坐在一旁,靜靜不動甘愿做我試驗品的黃隊,嘆氣道:“老狗,對不住,等會兒你又得像木頭似的這么杵著!

    黃隊跟個沒事兒人似的,捶了我一拳說:“有什么對不?病好了你請我喝酒,就算你報答我這個一動不動的木頭樁子試驗品了,成不?”

    我笑著點頭:“那成啊,沒問題,咱們到時候叫上窟窿,不信這混蛋不喝!

    說罷,我眼睛一瞟白丞丞手里的快遞,其實就是一封掛號信一般的東西,里面薄薄的一片,看不出來什么玩意兒,估計是冰窟窿緩過勁兒來沒死,給我們寫了封信報平安吧。

    我趕緊把信拆開,白丞丞這時候轉過身去就往外頭走,黃隊說:“我們等下再請你進來!

    直到白丞丞出去,我才拆開了信件,其實也并不是我們見外,因為關乎冰窟窿的事極有可能關乎鎖龍臺發生的那些事,至少,在這一點上,我跟黃隊原則一致,有些東西是不可以透露出來的。

    冰窟窿寄來的就是個普通的掛號信信封,信封里有一張紙,紙里似乎包著一樣東西,僅此而已。

    我笨手笨腳的把東西拆開,這里面的東西原來是……

    是那枚鱗晶!

    還記得當時那條禁忌之物逃脫之后嗎?哲那羅們兵分兩路,我被徐子良獨自引到一個地方,雙方意見不一,無法一致,最后大打出手間我被制服,等我再次醒來,卻發現自己又回到了鎖龍臺的地宮里,但那一次……我卻來到了地宮穹頂處,站在那些密密麻麻的鎖鏈之上,等我醒來,第一眼出現的就是冰窟窿。

    當時窟窿剖開了我的心口,硬生生拽下了這枚鱗晶,他用它打開了穹頂處那個層層緊密的鎖,然后取出了一樣東西交給我,叫我好生保管,取出的那樣東西甚至我都沒跟黃隊說過,這件事只有我跟冰窟窿兩個人知道。

    信封里的正是那枚被冰窟窿從我心口取下來的鱗晶,鮮紅如血,猶如一片魚鱗,此刻看到這東西我便確定,冰窟窿絕對還活著,可他送這鱗晶過來有什么用處呢?

    還有,我不會忘記最后窟窿把自己裹得跟個粽子似的,從那口深不見底的洞里墜下去的情形,他掉下去怎么沒死?

    這時,黃隊一句話打亂了我的思緒,他把信紙直接展開,上面有兩個小字:“收好!

    僅此而已,這就是冰窟窿全部信件的內容,我盯著那枚鱗晶看了半天,這玩意兒握在手里就像握著一塊晶瑩如玉的玻璃水晶,除此之外真是要手感沒手感,我現在甚至就覺得這是塊普通的玻璃制品,哪像是從我身上掉出來的東西呢?

    “你們完了沒有?”白丞丞在門外喊道。

    我趕緊把東西收拾好,等白丞丞進來,黃隊就跟盤問犯人似的,一下變的極其專業:“這信件上沒寫寄信地址,信是怎么寄過來的?”

    白丞丞搖搖頭:“這個總部沒說,我也不知道!

    “那有辦法查清楚這封信是怎么過來的嗎?亦或者是別的一些蛛絲馬跡?”黃隊又問。

    白丞丞想了想,說道:“龍王的秘書小悅姐姐跟我說,這封信似乎像是就近遞進總部去的,她懷疑遞信的人一直就在周圍,但是……”

    “但是什么?”黃隊問,白丞丞思索著說:“小悅姐姐又根據信封編號查了,這信封的質地、還有印刷批次全部來自北方一所小城市里,而且信封應該是新印刷的,她大概判定,寄信的人至少在那所城市逗留過,而且肯定是在最近!

    我急忙問她:“是哪個城市?”

    白丞丞搖頭:“我只能問到這么多了,別的……對不起,我真的不知道!

    等黃隊像審犯人一樣的把白丞丞審了一遍之后,他才回過神來,臉上有些尷尬,但這家伙裝傻充愣的本事絕對世界一流,很快就漫不經心的把這件事情蓋了過去。

    不知道為何,看到這枚鱗片后,我便想到了當初在地宮大殿里做的那個夢,那個夢極其真實,我死去的爺爺給我托夢,我還夢見我的另一個爺爺還有姑奶奶,他們夢里說的那些事怎么聽著,似乎都跟我心口的鱗片脫不了干系。

    想到這里,我打了個電話回去:“爸,奶奶還有我媽在家里都好吧?”

    電話里傳來老爸沉穩的聲音:“家里的事不用操心,你只要保證自己沒問題就成,說吧,又有什么事了?”

    我一開口,我爸似乎就知道我要干什么,我當即也不再猶豫,直接問出來:“爸,我爺爺原本不姓羅,聽說是從外地來的,在咱們羅家入贅落的戶,這事兒是真的嗎?”

    電話那頭,我爸點點頭:“是有這么檔子事,你奶奶本姓羅,他入贅了就也姓了羅了!

    我爸忽然反問道:“你娃一天不忙正事,問這些干啥?”

    我嘿嘿一笑:“這不是沒事干問問嘛,我就是對家里的老事兒好奇,對了,爸,你說我爺爺以前是哪里的人呢?”

    “你爺爺?好像是……東北人吧,不過在咱們這里多半輩子,他口音一變,咱們也聽不出來了!

    我心里咯噔一聲,果然是東北人!

    我不由再次試著說:“我沒事干查戶籍,發現個東北人長的跟我爺爺很像,可看年紀爺爺那會兒應該在咱們老家,不可能外面還有個后人,您說這會不會是爺爺東北家里的兄弟子嗣?”

    那邊我爸一聽這話,不由吸了口氣,半晌,他說:“我聽你婆說過,你爺老家那邊好像……好像有個親兄弟,還有個妹妹,你還別說,真有這個可能!對了,那娃叫什么名字?說不定真跟咱們連著親戚呢,你等會兒,我問下你婆你爺年輕那會兒姓什么,這老頭打死這輩子都不提當年事情,你還別說我是真不知道呢,等等啊,我給你問問!

    我趕緊糊弄了一遍,這才掛了電話,同時心里一驚,整個人腦子里可就全炸了窩了。

    照現在看來,我爺爺給我的托夢是真的,夢中看見我哭泣的二爺和小姑婆也都是真的了,那他們說的話豈不也是真的?

    我二爺說,冰窟窿不像個人,我爺爺也說過,我們家人從太爺爺吃了龍肉沒異變開始,每一代心口都長著這種鱗晶,這也就是家里結了鱗晶的人永世不得超生的源頭,照這說來,我爺還有二爺姑婆他們不能超生也就都是真的了!

    可我身體里的這種鱗晶究竟有什么用?現在種種跡象表明,鎖龍臺里老李殺我就是準備奪這枚鱗晶,后面的徐子良找我借東西,也是為了這玩意兒,再后來冰窟窿趕跑徐子良,用這東西取出了一枚甲片,我身上長的這鱗晶究竟是……?

    我忽然發現,事情似乎沒這么簡單,現在在我的心里忽然有一種感覺,亦或者是錯覺,仿佛身邊的人都知道事情的真相,只有我自己被蒙在鼓里。

    此刻的我多想開壇招魂,把爺爺他們的魂魄全部召上來問問,可關鍵在于不得超生的孤魂野鬼不在地府,陰差也拘不回來,招魂無非就是開陰眼、點冥路,用買路錢打通關節,請陰差老爺幫忙,這樣我顯然也沒辦法去找我爺爺他們詢問了。

    如果說現在要想揭開我自己身的秘密,那唯有剩下的幾個辦法,第一,把事情如實告知龍王,或許總部的資料里有關于這些東西的記載,畢竟總部這邊總管西北玄異事件調查,極有可能;第二個就是找冰窟窿,但我估計以冰窟窿的性格他肯定不會說,我曾經問過冰窟窿一些事,他的答案卻是時機未到,我還不能知道的那么清楚。

    如果是這樣,就只剩下最后一個辦法了,徐子良他們肯定知道,我師父胡老道現在跟他們是一個窩子里的,胡老道能不知道嗎?這或許也是個突破口。

    然而,說曹操曹操就到,我的手機上忽然多了一條短信,我一翻開手機,只見到里面的內容:“徒弟,我想跟你見上一面,我有解你詛咒的藥!</p>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