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懸疑 > 民間山野奇談 > 2.第一百一十四章 追蹤的冰窟窿@.(作者:皮 簧)
民間山野奇談

《民間山野奇談》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2.第一百一十四章 追蹤的冰窟窿@.

    “大致情況就是這樣了,待會我們將會處置這里的尸體,將一干東西拉回去等待專家進行基因研究,您還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嗎?”那個隊員繼續問道。

    黃隊只有一句話:“殺它的東西你們有線索嗎?”

    “對不起,這個我們也沒線索,畢竟那些東西來無影去無蹤的!蹦莻隊員小哥一說完話,我點點頭:“辛苦了,剩下的我們自己去看吧!

    白丞丞看了看地上血肉模糊的尸體,已經分不清楚形狀,最后不忍再想這些,把臉轉到另一邊,她說:“那些東西來無影去無蹤的,那咱們要怎么找呢?”

    我一時半刻也是沒有辦法,只得掏出羅盤來尋找陰氣,但其實我心里是沒譜兒的,因為這都過去四天了,那些東西也早就架上龍骨跑了,怎么可能還會待在這兒任由我們宰割呢?就算是普通的僵尸現在也都去遠了,哪里會繼續留在這里?“

    羅盤上的響動顯示這附近位置是有東西的,但看起來動靜都不明顯,這片林子我覺得幾乎沒什么戲,只是看著那些腐蝕潰爛到底的死樹,我是越看越覺得恐怖離奇,這些樹居然是被別的毒給毒死的,而這其中還包括一顆長在秦嶺山里劇毒的樹,它也被外來毒給毒死了。

    我順帶著往前方那恐怖的軌跡上走去,一路查看,八百米外的位置,發現一頭早已經死在一旁的黑熊,這家伙是二級保護動物,但出現在太白山林場我卻是一點都不奇怪的,只是這熊一身完好,卻唯獨一身血液流失了個干凈。

    又是吸血!

    只要確定下來這些東西依舊吸血,這就有機會了,我跟黃隊說:“要不咱們去縣局或者市局去看看吧!

    “公安局嗎?”黃隊問。

    我點點頭:“這些東西要吸血,說不定可以打聽到最近關于死人案件里的一些蛛絲馬跡,說不定咱們能找到一些線索呢!

    我跟黃隊還有白丞丞重新上車,就往市區方向開,此刻不管是參加任務的哪支小隊,都在想盡辦法尋找那些東西,而我們也在嘗試,至于結果……

    沒想到,這一行還真是沒辜負,我們竟有了意外收獲。

    我們的到來受到積極配合,有時候有個合理的身份,的確是件很方便的事情。

    在我們面前坐著一位四十歲左右、面容鐵寒、但剛毅的中年警官,他將案宗全部調出來,對我們攤開:“這就是最近四天內案發的死亡卷宗,除去搶劫、謀殺以及確定犯罪嫌疑人的卷宗之外,還有五個人的死極有異常,其中一個人是今天新死的,且就在附近,還有四個人的死亡時間幾乎都是在凌晨四時許,全在XX縣XXX鎮,你們可以看看!

    我跟黃隊翻開卷宗,一看上面的記錄與死者照片,頓時覺得蹊蹺,這四個人死亡的時間相互只差不到十分鐘左右,而且都是在同一個晚上、同一個鎮集,死亡也更是同一樣的手法,像極了傳說中的連環殺人案。

    但看照片還有上面的備注,我的眼神登時一聚,又仔仔細細讀了一遍。

    “受害人失血過多而死,經法醫檢驗,死者肩頭有兩枚小孔,恐為失血源頭,初步斷定為他殺,有待警方進一步甄別!

    看到這里,我覺得極有可能就是了,果不其然,后面有幾張照片上專門為那些傷口小孔拍了特寫,使我一眼就認出來,這的確是被咬的傷口,但從傷口上看來,不像是牙洞,并非僵尸一類所咬,反而像極了吸血妖孽咬人的痕跡。

    我問面前的警官:“這些死者現在下葬了嗎?”

    “都在太平間,根據規定,還未追查出兇手,尸體需要暫存,不允許下葬,你們需要再看看尸體,檢驗傷口嗎?”

    到這里我搖搖頭,已經確定的事就不需要再去驗證了,我的眼光絕不會出錯兒。只是這也只能說明那些玩意兒極有可能在這附近出現過,卻依舊無法追查出現在的蹤跡。

    卻也正在這時,正趕上了個寸勁兒,一個警員從外頭急忙跑出來,說道:“洪警官,有人報案!”

    “兩位稍等,我去去就來!焙榫偌泵Τ鋈ソ訄缶娫,不多時,他便從外頭回來了,整個人臉上也全都是疲憊的神情。

    “這件事……”洪警官沉著一張臉,坐下理了理思緒,才緩緩對我們說道:“發現報案,如出一轍,這次的事情發生在八十公里外的一個地級市里,也歸我們的管轄范疇,對不起兩位,我有公務告辭,下次我們再談吧!

    黃隊站起來告辭,順帶說道:“這件事我們也在調查中,不過這種案子多半會是個懸案,查是查不出來東西的!

    我心里嘿嘿一笑,黃隊這也就是沒明著說,倘若說出來這些東西涉及到妖邪之類的東西,有人信才怪呢。

    不料洪警官倒真是個好警察,他點點頭:“現在看來根本找不出證據,極有可能變成懸案,可即便這樣我們也得去,懸不懸案的暫且不說,首先我們要去調查清楚!

    我對這警官笑了笑,心說這人倒是個有原則的漢子。

    跟黃隊往出來走,我一把拉上他:“你去問問局長,剛才洪警官接到報案的地點,咱們也去!

    “你是怕這群家伙再壞事,所以之前沒問?”黃隊說,我點點了,把大致地址問了個清楚,我們立馬驅車往那邊趕。

    八十公里實際上路并不怎么好,等我們開到已經是晚上的事了,白丞丞看了看周邊,她是真沒看出什么異常出來,我一路上都在搗騰羅盤,可除了發現幾個陰地之外,也沒什么明確收獲。

    畢竟作奸犯科的陰魂并不多,這就好比社會上大多數都是好人一樣,作惡的就那么幾個而已,真要滿世界都是厲鬼、怨鬼,那就都甭活著了,別說抓了,我自己活不活的過來還不一定呢。

    我跟黃隊很快就到了案發時候的那條小巷道,案發是在昨晚的時候,今天夜里倒是很清靜,我抱著羅盤一路瞎琢磨,這指鬼的方法和看風水其實相似,我跟白丞丞一說這辦法,這丫頭極其聰明,端著另一方羅庚跟黃隊兩人探察,我們可逐漸的就分道揚鑣了。

    我大概往另一邊走了一公里多了,遠處堆著不少還沒賣出去的磚,前方黑漆漆的一大片廠房,連個燈亮都沒有,應該就是間廢舊的磚廠。

    可偏偏,羅盤到了這里卻有了響動,我耳朵里聽冥音的功夫頓時起了作用,此刻卻聽到了一點異樣的響動。

    我不知道怎么說我聽到的這個冥音,但只要冥音里聽到的東西不是有問題就肯定有古怪,我順著就往二百多米外的廢棄磚廠那邊而去,逐漸的,手中的家伙什可就越來越抖,指針不停的繞著圈兒,一圈比一圈速度快,這會兒可還離著磚廠七八十米呢。

    僅僅一身陰氣就這么重,引的羅盤這么著轉,里面的東西肯定不小,我下意識緊了緊背后背著的青劍,這心里才稍微踏實了一點。

    陰陽先生有個講究,每到一處必定先盤算出生門、死位,與吉位,這生門毫無疑問就是逃生之路,死門便是必死之地,吉位則是針對自身最有利的位置。

    縱觀風水地勢,我很快便找到吉位與生死門,一步步小心向前探索著,不知不覺可就到了磚廠廠房門口了。

    這時候,淡淡的喘氣聲聽在我腦海里,那東西只有出氣兒,卻沒有進氣兒,我這邊循著聲音一步步往里面靠了進去。

    但整個廠房實在太黑,根本看不清楚,我又偏偏沒拿手電筒,這會兒要是帶上這東西也容易暴露,頭頂是一層毛乎乎的鬼月亮,正所謂月黑風高,殺人之夜,其實也就是這幅德行了。

    我這邊便緊往里面一靠,一步踏入廠房之內。

    此刻還來不及讓我察看四周呢,一條胳膊卻忽然將我給擋住了,我大驚,頓時就要動手,那東西滑不溜丟的一轉瞬就撲向了另一方,這整個屋內根本看不清楚,我急了。

    一把將羅盤放回百寶袋,順勢剛拔出青劍,頓時屋里只聽得“嗷”一聲慘叫,一道干澀的聲音傳過來:“你不犯我,我不犯你!

    那聲音極其的難聽,就好像一個不會說話的人正在學說人話一樣,我下意識便以為那東西在對我說,開口便叫:“你……”

    但這個你字還沒脫口,另一道熟悉的聲音卻響起來了:“你得死!

    “咯咯咯……”一道陰森的笑聲傳遍整個廠房,這聲音尖銳,仿佛震得廠房頂上的瓦片都在跟著顫抖,忽地,漆黑的空間中響起打斗聲。

    我驚了,因為剛才那道聲音我熟悉,那是冰窟窿的聲音!

    “噗嗤”

    也不知道是誰受了傷還是因為別的,一道陰風猛然吹來,我感覺到朝我撲來的凌厲陰風,一劍猛甩了過去,這就看出經驗來了。

    那東西在黑暗當中趕緊一避,轉而從后襲來,我早已經不是當初那個小毛孩子了,一張護身符順勢往背后一貼,幾乎同時,后面一道粗糙的爪子便拍在我背上,登時背后護身符擋下這一擊,在風中起火自燃。

    我順勢反手一劍,那東西怪叫一聲便逃。

    后面一道纖細瘦弱的身影緊跟那東西,三兩步沖出廠房,月光下,一道纖細而熟悉的身影手握長針,朝那暗中怪物緊追了出去……</p>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