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懸疑 > 民間山野奇談 > 民間山野奇談11.第一百二十三章 胡老道的巔峰時刻(中)(作者:皮 簧)
民間山野奇談

《民間山野奇談》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民間山野奇談11.第一百二十三章 胡老道的巔峰時刻(中)

    我的眼跟隨胡老道一氣呵成的動作,直接就那樣愣住了。

    不是因為被那成片火勢嚇愣的,因為,胡老道用自己的行動告訴了我,什么才叫真正的道術!

    道術即道法,就是術法,不是小打小鬧。

    伴隨胡老道那一聲“定”,我面前的火勢真就活生生定住了,那尖端距離我最近的火蛇此刻跟我的直線距離兩米不到,劇烈的火焰高溫將我整個臉頰燒的滾燙無比,但我竟絲毫不察。

    耳邊忽然響起我師父胡不傳的怒喝聲:“你傻了?站在火堆里不躲,還不滾過來!”

    我被胡老道一喝,回過神來看到被定住的成片火焰,嚇的趕緊抽身一退,身上剛驚出來的一身冷汗卻因為此刻對胡老道的強烈崇拜,頓時蒸發的無影無蹤。

    就見我師父隨后大袖一揮,喝了一聲:“退!”

    那些火焰竟然以極快的速度退去,他順手食指、中指結劍指,左手化五雷印,往那旁正在掙扎的八瞳毒人而去,八瞳火人本來吐出來要燒死我的火焰全部被他移花接木送到八瞳毒人那一邊,瞬移人一見不好,但被冰窟窿纏住死活脫不了身。

    這旁八瞳火人一看不好,抽身就要相救,胡老道忽然咬破手指在掌心出畫了一道高深的掌心定符,對準剛飛到半空中的八瞳火尸大喝一聲:“急急如律令,定!”

    突然,八瞳火人的身軀直接被定在空中,那旁所有屬于八瞳火人的火焰終于幫了我們一把,沖過去燒起自己的同伴來,我心里這個解氣!

    便在這時,就見我師父胡不傳提起自己手中的斬妖劍怒目而視,兩步橫跨而去,抽身之間一劍便斬在八瞳火人身上,登時這八瞳火人被打的一顫,整個身軀被斬妖劍斬出一道極深的傷口,幾可見骨。

    對面傳來八瞳毒人恐怖的叫聲,夾雜著慘嚎,八瞳瞬移人操著一口我們聽不懂的話大叫著那邊,仿佛在呼喚自己的同伴,而在那烈火之中,八瞳毒人不斷慘叫著,被這火焰當中劇烈的陽氣燒的脫了不知道多少層皮,不多時便再沒了聲息。

    好家伙!

    我轉過身來不可思議的看著面前的胡老道,這真的是我那個師父胡不傳?八年前進鎖龍臺古墓時候的胡不傳?可看他們如今的道法差距,真的一個是天上一個地下,當年胡老道的水平最多也就比畢老道高出一些,可現在……

    我寧愿相信他已經不是個凡人了,真的,胡老道帶給我們的震撼實在太大了,就連遠處黃隊跟白丞丞看到他的模樣也都嚇了一跳,剩下那些隊員被震驚的眼中已經看不見別的東西。

    便在這時,那八瞳瞬移人忽然擺脫冰窟窿,一步遁到了地下,想要趁機來個突襲。

    我一見不好,就要把白丞丞給我的破地符拿出來用,可胡老道卻先我一步,一聲大喝:“八敕八正,土神借法!”

    他雙手結地動印,對準腳下的地面忽然一指,又一聲高喝:“敕!”

    當即,他便將中指血涂抹在自己斬妖劍的劍身,右手舉著劍猛地朝前方擲出。

    “噗”

    那斬妖劍一劍刺在土里,登時,土底下竟冒出鮮血,直飆出數尺,瞬移尸忽然從地下猛鉆出來,背部多了一道極深的傷口,胡老道三步竄過去,一把抓起斬妖劍身,根本不用冰窟窿幫忙,咔嚓一陣竟跟那瞬移尸斗在了一處。

    我記得八年前胡老道的身手尚且不及冰窟窿,可這八年后……

    他的身手反而比冰窟窿更加敏捷似的,雖然看不見瞬移尸的攻擊痕跡,但胡老道舉著斬妖劍每每砍過去,便能一擊命中,將高速移動之下根本看不到身形的八瞳瞬移人再次斬出來,這份犀利勁兒即便遠處畢老道看見都瞪大了雙眼,他直擦了好幾回眼睛,確信自己不是眼花了。

    難道說胡老道開了傳說中的道家天眼?

    如此精進的道行、無比準確的打擊手段以及令人聞風喪膽的打擊力度,這也就是他了,換了別人,就算再加倆兒冰窟窿我們也得死在這里。

    胡老道轉眼之間絲毫無傷,竟將八瞳瞬移人砍得渾身是劍痕,血液滴滴答答的流。

    可再反觀另一旁的八瞳火人,剛才被胡老道一劍斬出來的傷口竟然自行愈合了,看來這八瞳火人防御難破果然是真的,但現在有了我師父胡不傳在,我們所有人都有了底氣,畢老道舉起手中法器,跟我還有冰窟窿又站到了一塊。

    “嗷嗚……”

    八瞳火人一見形勢不好,終于向同伴發出疾呼,開始求救了。

    胡老道沖我們喝道:“他的同伴就在不遠處,也是正好,連同西方你們這八個此次一并鏟除!

    冰窟窿竟跟胡老道說道:“你全都好了!

    胡老道點點頭:“好是好了,也就該死了,嘿嘿……”

    我并不明白胡老道說的那句話的意思,可一向面無表情的冰窟窿忽然皺著眉,表情黯然:“是啊,好了……也就該死了!

    胡老道哈哈一笑,說道:“我也沒機會再把自己所學的這些東西抄寫一遍,教給徒弟!

    冰窟窿點頭:“有我!

    胡老道爽朗一笑,道:“那我放心!

    冰窟窿皺著眉,良久,問:“它什么時候來?”

    “快了,只怕得速戰速決了!敝钡竭@里,胡老道加快力道,更加勇猛起來,片刻之間八瞳瞬移人慘叫幾聲,八瞳火人與八瞳瞬移人頓時匯合一處,胡老道手持斬妖劍平靜站在一邊,他指著畢老道跟林阮,說:“咱們重組四象驅魔大陣!

    畢老道很有眼力見,他說道:“請前輩在西方金位主持攻伐!

    胡老道沒有推辭,當仁不讓的直奔西方金位,他將法壇上除香爐、黃符紙、五行令旗、生雞蛋之外的其他物品全部扔到一旁,反觀我們這邊全部制備的妥當無比,真的不敢跟這老家伙比。

    “他來了!北吡鋈徽f。

    胡老道一把抓起朱砂筆,對準生雞蛋左畫右畫,片刻之間那生雞蛋上被他畫上了密密麻麻的咒令,原本我們什么都還沒察覺,胡老道忽然對著遠處位置猛地一顆雞蛋打過去,虛空之中忽然冒出一股青煙,那最后到來的八瞳隱形人也到了。

    此刻四圣人全部聚齊,只是其中的毒人先一步而去,剩下我們四個改組法壇,胡老道抬手就是四道符咒,分東西南北四面打去,那符咒每到一面忽然炸開,燃起火焰,那方天上的星宿忽然便分外明亮起來,等四符打完,四個方向我們頭頂上的星辰又亮了不少。

    好家伙,那其余三個邪人似乎知道胡老道不好對付,轉身欲退,可他們哪里還退得了?

    他四個方位竟這樣被胡老道給封住了,他們在那其中拘著,根本逃不出去,此刻唯一的選擇只有繼續跟我們惡斗。

    整個四象驅魔大陣當中陽氣快速回升,八瞳瞬移人跟隱形人一身陰氣,不敢以身試陣,唯獨八瞳火人渾身陽氣,防御無匹,他直沖殺進來,率先攪動大陣陽氣開路,引其中的八瞳隱形人與瞬移人從后而來。

    可現在他們碰上的是胡老道,這丫的開了天眼,哪怕是再怎么隱形、速度再快,甚至遁地,胡老道都能一眼看破,發現行跡,說句實話,現在這個社會下面,世間能修出天眼的還能有幾個?

    頓時這瞬移人跟隱形人的優勢全無,胡老道一上法壇,咒法得到加持,威力更勝。

    只一桿五行旗被他令罷,反手一扔,八瞳隱形人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便被打出大陣,我配合胡老道的攻伐直在后面痛打落水狗,因為有胡老道這個攻伐野人在,場面實在是一邊倒,甚至我們只需要站在不同方位做做樣子維持大陣就好,別的啥都不用干。

    就連輔助位置上的畢老道跟防御位置上的林阮現在都騰出手來,時而開始痛打落水狗。

    前方胡老道連續幾擊打的八瞳隱形人接連倒退,這老東西認準了一個就專打一個,無論是八瞳火人還是瞬移人沖進來他都不管,直接交給我們應付,有了畢老道在,我們相互配合勉強聯手防御,留下胡老道一人專門去攻八瞳隱形人。

    轉瞬之間,八瞳隱形人被打的慘嚎不已,冰窟窿又在外圍趁機補刀,短短時間,八瞳隱形人一身陰氣散掉大半,胡老道一看情境差不多了,祭出了殺手锏,手中斬妖劍忽然迸發出刺目的紅光,忽然一劍便斬了過去,根本沒有絲毫猶豫,八瞳隱形人被一劍劈作兩半,連眉心位置的本源都被生生劈開。

    這大概是最憋屈的一位,剛接到同伴信號趕過來支援,屁都沒放一個就被壓著打,這樣也就算了,可被壓著打了沒幾下一身陰氣掉了大半,直接就被胡老道祭出殺招秒了,簡直是一招破防!

    八瞳瞬移人一看這模樣,跟八瞳火人用我們聽不懂的話商量了一下,怎奈胡老道封住了四方,他們這些妖邪卻根本無路可逃,但火人的防御極其恐怖,無論胡老道怎么打,甚至就連他剛才對付隱形人的路數都給火人用上了,可這家伙身上的傷口不多時便又恢復,根本就是個打不破的鐵疙瘩。

    胡老道咬著牙,急了。

    他一腳踹翻腳下一個銅制香爐,忽然發現里面飄出來的驚恐陰魂,忽然之間眉目一轉有了主意。

    他忽然眼睛瞄準八瞳火人,眉開眼笑的,不止是八瞳火人,就連我跟畢老道此刻看到胡老道這若有若無的笑意,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

    這老混蛋不會又打起什么歪主意來了吧?</p>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