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懸疑 > 民間山野奇談 > 12.第一百二十四章 胡老道的巔峰時刻(下)@.(作者:皮 簧)
民間山野奇談

《民間山野奇談》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12.第一百二十四章 胡老道的巔峰時刻(下)@.

    我看胡老道眉宇之間全都是詭笑,知道這老東西又有餿主意了,我跟他在一起這么多年的師徒緣分,還能不知道他想的什么貓膩嗎?

    果不其然,胡老道飛快把逃竄的陰魂拘回來,防止它們被陣中陽氣燒傷,還不忘賠罪道:“對不住對不住,借你們用用!

    他隨即便問我:“徒弟,這香爐當中封了多少陰魂?”

    我回答:“幾十個,太少!

    胡老道點點頭:“你也知道陰陽相濟但亦相沖的道理,準備用這些陰魂對付八瞳火人?”

    他隨即便說道:“這兩個邪物你們先對付著,我做法招魂,先解決了他再說!

    胡老道說罷便開始做法了,他把買路錢往兩邊一擺,不忘對我們說:“把你們所有克邪、定身的符咒都給我拿過來!

    我們都把符咒掏出來擺在桌案上,冰窟窿以極快的速度躍過來,將我們桌面上的符咒全部拿走,給胡老道放在一邊,那一旁八瞳火人一見胡老道自忙自的招魂去了,大概也知道自己接下來的下場,竟又開始了致命一搏。

    他忽然便朝我們猛撲過來,冰窟窿折回去幾步纏住身后的瞬移人,令我們壓力大減,但即便這樣,此刻拼了命的八瞳火人卻依舊不好對付。

    這四象驅魔大陣對他根本無用,陣中陽氣更是個讓他覺得最為舒服的地方,八瞳火人一上來,口里吐出的火竟比剛才還強了幾分,這正是應了這四象驅魔大陣當中陽氣極盛的加持,轉眼之間我們就懵了。

    畢老道跟林阮急忙把手中凈水司神符拿去滅火,我趕緊忙著念咒畫符,可這根本來不及。

    無奈何之間我一把抓起手中青銅古劍,一個翻身湊到八瞳火人面前,對準這廝腳踏罡步先是一陣猛攻,我也是豁出去了,白丞丞送我的那些護身保命符咒一個個的就連我看了都眼紅的東西現在也扔出來了。

    我是一點也不心疼,直往身上招呼,轉眼之間在我有護身符護持的情況下,用豁出性命的打法直往八瞳火人身上招呼,這次我學乖了,每次在這家伙身上開了道口子,便強咬一下舌頭把舌尖血再擠出來一絲,朝他那傷口處猛噴,頓時疼的這八瞳火人不斷慘叫,攻擊放緩。

    邪人畢竟身帶邪氣,即便外表極具陽氣,防御再重,可身體內部的邪氣積聚,用這種辦法還是可以一點點對付它的,但這樣以命換命的打法也就是全虧了白丞丞送我的符咒,不然說句實在話我早完蛋了。

    連續幾次護身符便被用完了,我翻身就退,可還是遲了一步,八瞳火人口中的火焰吞吐而出,直接燒在我腳面上,幸好被林阮及時把火滅去,我的腳背上被燒的起了一層水泡,一條鞋子都被燒去一半,這要是再遲那么零點零一秒,只怕我整個腳就全部被燒成碳灰了。

    我倒吸一口涼氣回歸本位,胡老道抬手一道符咒將八瞳火人打的倒飛了出去,外頭冰窟窿頓感亞歷山大,他自己去抗八瞳瞬移人的攻擊就夠嗆,此刻再加一個八瞳火人,這家伙再也支撐不住,即便我們三個在這邊幫忙緩釋,也根本起不了大作用。

    我不由大叫:“師父,您能快點不?”

    “招魂不是吃飯,你以為這么容易嗎?”胡老道甩口就是一句話,把我駁得無話可說,但此刻他的招魂已經到了關鍵時刻,霎時間,四周圍陰風一起,整個氣溫都下降起來,遠處白丞丞她們下意識摟住肩膀整個人都開始瑟瑟發抖,也不知道胡老道究竟找了多少陰魂過來。

    我一看冰窟窿有危險,這邊畢老道跟林阮雖然也在幫忙,但距離太遠,等他們的符咒打過去已經來不及,這一下急得我直接抓起一件法器便扔了過去。

    這是斗法時候應對突發情況的緊急辦法,把法器打過去暫時擋住攻擊,然后運用自身道行控制法器,將對方擊退。

    我的想法是好,但做出來才知道一切都錯了。

    八瞳火人的火焰眼見就要燒在冰窟窿后背上,我一把打出八卦鏡過去,抵擋住那火勢,隨即便雙手結不動明王印,猛地對那旁扔過去的八卦鏡一點:“敕!”

    但根本不等我有任何動作,危險便已經襲來。

    對方的力量實在太大,我感覺自己此刻就好像一塊七八噸重的石頭忽然壓在肩膀上,直接就把我壓塌了的那種感覺,龐大的力量根本就不是我所能抗衡的。

    法器瞬間便炸開,“砰”一聲,四分五裂,冰窟窿正扛著瞬移人的攻伐,忽然被這些距離極近又炸開的法器刺在身上,整個身體不穩,身后頭的火焰又再次襲過來。

    “八敕八正,火神借法!焙系酪恢更c過去:“退!”

    那些火焰頓時一退,胡老道這次沒先定住火焰,而是直接讓火焰退去,因為這些火焰距離冰窟窿太近了,十分危險,為此他慌忙當中也付出了一定的代價。

    胡老道用了極大的力氣,整個人都快被那些火焰壓的喘不過來氣了,他拼命呼吸了兩口,才緩過勁來,冰窟窿避開了這必死的一擊,卻被瞬移人整個擊中,倒飛出兩三丈遠,整個身子在地上像沙包一樣又滾出去數圈,趴在地上連住大口吐血。

    而一旁,胡老道也到了關鍵時刻,他雙手結印極其專注,四周圍那些陰風一點點吹過來,將周圍買路錢吹的嘩啦啦隨風展動,無數的陰風咆哮著,呼呼呼好像陰魂的哭訴,蜂擁而至,逐漸的,四周圍法壇因為這些龐大的陰氣開始不住顫動,我桌子上放著的攝魂鈴開始強烈顫動起來,而一邊的指鬼針上指針不斷轉圈,速度越來越快、越來越急,“啪”一聲就連指針竟然都折斷了。

    這普通的陰魂比不得冤魂厲鬼,可陰氣竟然這樣的重,陰魂這種東西是屬于那種陰氣極度外放的東西,胡老道這家伙究竟招了多少陰魂過來?

    天吶!他就不怕自己道行不夠,最后鎮壓不住引的這些陰魂而出現意外,把自己也搭進去嗎?

    即便胡老道現在道行到了這一步,但我依舊替他擔憂,畢竟這種事情實在太過于兇險,但我也沒機會再去想別的,三兩步撲過去,畢老道緊隨其后,我們得去幫冰窟窿。

    黃隊也忍不住了,在遠處大喊了冰窟窿幾聲,跟著便撲了過來,冰窟窿晃晃悠悠從地上站起來,跟那兩個邪人兩下對峙,可這下就更加不好了,此刻胡老道不在身邊,黃隊他們剩下的十幾個隊員全都過來,一群人根本就是妖邪屠戮的對象。

    “呼……”

    四周圍一陣暖風快速褪去,我們頭頂上的星光忽然暗淡下來,腳下地面上的禁錮忽然間解除了,八瞳火人跟瞬移人正準備決一死戰,忽然看到這一幕,驚喜連天一聲陰笑,趕緊飛退般的就離開,再也顧不上跟我們打斗,面前這些沖過來的隊員們性命保住了。

    可是……妖邪卻跑掉了!

    但轉眼我一想,今天不但沒死,反而把四圣人中的兩個弄死,那恐怖的可屠龍的八圣人現在只剩下其二,今天的戰果實際上也不小了。

    可我剛想到這里,眼看八瞳火人他們陰笑著就要走遠的時候,胡老道忽然從手中拿出一物,那是一個圓盤,上面金木水火土刻著五個古意固然的文字,到處都是咒紋,這個東西我認識,是專門用來封印怨氣極深的惡鬼所用到的東西。

    只見他一點血跡點在那物中心忽然用手一指,對準逃竄而去的八瞳火人,將桌案上金錢劍末尾生生擰下來三顆銅錢,分別打在不同的方位,他一聲大喝:“疾!”

    那東西竟然飛沖而去,轉眼之間帶著龐大的吸力硬生生把遠處的八瞳火人定住,整個轟在八瞳火人身上。

    頓時,一股莫名的力量帶著八瞳火人直往回來拽,胡老道手中舉著不知道啥時候剪好的引魂幡插在斬妖劍上,忽然一聲大喝,在他身后是無盡的陰氣,無數的陰魂在身后翻滾,少說也得百十來號,加上我們之前抓的那些……

    “噗”

    胡老道拼著硬噴一口血的代價,將這些陰魂全部拘起來,用招魂幡帶動往前方跑去,他右手招魂幡,左手拿著從我們那里弄過來的一大沓符咒。

    那邊八瞳火人驚恐的不斷嚎叫,瞬息之間便被那莫名力量生拉硬拽進胡老道剛才打出的三顆銅錢所在的正中位置。

    八瞳火人到了那位置,忽然解脫,剛要再逃,胡老道手中那些符咒忽然全部無火自燃,被這老東西全部朝八瞳火人身上打了過去。

    我一看這八瞳火人夠嗆,果不其然,被這些符咒直接定在原地的八瞳火人張大了嘴巴,一動不動,卻發不出半點驚恐的聲音。

    這才是最可怕的,在最后臨死之前卻根本沒一點辦法反抗,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死亡來臨,最后一刻,八瞳火人徹底崩潰了。

    他愣在原地,眼睜睜看著帶動陰魂沖過來的胡老道,整個被定在那邊,表情木然。

    胡老道幾步便到了跟前,身邊是無數盤旋著的陰風,和在白霧當中不斷攢動著的陰魂身影,那些東西組成的陰氣極重,凡是它們飄過的位置都結了一層厚厚的冰,溫度全部下降到了零點以下。

    胡老道一步邁過八瞳火人的身軀,身后那些陰魂全部撲了上來,一晃而過,我們耳邊盡都是那種刺啦刺啦的聲音,仿佛水遇見了火,火全都被水撲滅了一般……

    等那數百陰魂過境之后,團團聚攏的陰氣散去,地上八瞳火人愣在原地,整個身軀只剩下干枯的一層,再也沒有了一絲生息。

    胡老道一手放在斬妖劍柄的太極圖陽面,用手一劃,手指上頓時起火,被他屈指一彈,一個原本控制邪火的行家最后卻被一抹凡火化成了灰燼……</p>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