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懸疑 > 民間山野奇談 > 16.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十年前的舊事@.(作者:皮 簧)
民間山野奇談

《民間山野奇談》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16.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十年前的舊事@.

    究竟發生了什么事呢?

    這得從當年胡老道他們被下放到關中太白那邊開始說起,苗一封的父親病體沉珂,終究沒熬過一番整治,白天勞動、晚上牛棚里戴上高帽被揪斗,時間一長便撒手而去,駕鶴西寰。

    這之后卻出了件大事,據說苗一封的父親死了之后出了幾樁邪事,按照胡老道的說法,他說那是死者亡魂不安,怨氣沉重要回來報仇。

    自那開始他又天天備受整治,人們說他宣傳封建迷信禍害他人,屬于黑五類里的壞一類,幾番毆打甚至打的胡不傳整天躺在床上痛苦不已。

    “就在他躺床上的那段時間里,忽然有幾天就出了事,你師父嘴里念念叨叨真跟瘋了似的,他一個勁兒在嘴里喊‘它來了,它來了,不行,我得走’之類的話,三天不到,你師父還真就消失了!

    苗一封說道:“凡是我能去找的地方我都去找過了,可根本就看不見你師父的人,要說平常我們的關系那是最好,可為什么就看不見他人了呢?我覺著奇怪,可這事情才剛好出來!

    我一愣,難道就是因為胡老道這一走,數天之后被發現的時候,尸體就爛了?被人拋在荒郊野地里?

    但苗一封一句話卻給我們來了個大逆轉:“你的師父那天曠工消失,晚上牛棚上教育課又不去,可把大隊長惹惱了,第二天要傳他,為了他大伙兒連活都不干了,大隊里每個人都得上去狠狠揭發,還得痛揍他一頓,可第二天你師父胡不傳居然自己回來了,平常見到那些煞神一樣的紅衛兵動都不敢動的他,那天就跟變了個人似的,把沖上來兩個小娃娃按住嘍,可一刀就給刺了!

    我的天,胡老道在那樣一個非常時期竟然殺人了!那后果簡直嚴重極了,說句實話,就說是糟糕透了都對,我似乎已經知道了后面的結果。

    “那天……你師父連著刺了七個,臺下戰戰兢兢的百姓們嘴上不敢說,可心里吧,將那些平常只會斗人打人的混蛋們簡直罵透了,回到屋里關上門自己偷著樂,你師父跟我回到住處,我卻發現他忽然就像變了個人似的,整個人好像直接陌生了,跟我住在同一個屋檐下,我竟然有種碰見陌生人的感覺,要知道我以前可是跟他無話不談的忘年交啊!

    苗一封老爺子回憶著,然后開始變得熱淚盈眶:“那時候我沒怕受連累,一直守著他也沒走,當天時間不長,上面就來人了,打折了我兩根肋骨,給我拔牙,好些人都受到了牽連,你師父被抓走了,據說是去讓領導審訊去了!

    “然后……然后第二天傳出來……唉!傳出來領導一家全部被殺,上面據說死了十六七個人,就連領導那個結了婚剛回門的閨女兒都給他糟蹋了,我從來沒覺得這是你師父能干下的事,可事情就是這樣發生了,親眼目睹的證人簡直太多了不由得我不信,你師父這一走便再沒回來,下一次我們得到消息……”

    “唉,便是他尸首腐爛之后的事情了!

    苗一封老爺子回憶完了,還不忘嘆了口氣:“我當時沒指望尋思別的了,算一卦看他魂魄去了哪方,準備找個隱蔽的地方折幾張紙錢給他燒了,也算是不枉一起這么長時間,可誰知我這卦竟然算到他命數未盡,我再一算,你們猜怎么著?”

    我們全都搖搖頭,表示不知道,苗一封老爺子一拍腿:“嘿,我竟然算到他活著,祖師爺的卦象騙不了我啊,這數十年后我回到老家,算術精進不少,我便知道他該是真的沒死,可這事情就怪了,尸體都腐爛了還能活?這事情稀奇啊,再往后的事情可就不是我所能知道的了!

    我點點頭,看來苗一封老爺子也是對這些怪異之事覺著不可思議了。

    苗一封又說道:“我后來才打聽到一樁陳年舊事,無意間找到一張舊報紙,上面卻是胡不傳民國時候在重慶被殺的新聞,我甚至敢確定畫面上那人就是你師父,絕對沒錯,可我父親祖父從來沒傳下來什么話兒讓我知道這些,倒是這胡不傳的年齡成了個謎,他又這么著好像老的很緩慢似的,你想想,當年跟我爺爺就認識的人,到了現在還活著,這得多大歲數兒了?”

    我問:“老爺子,您就沒起一卦,算算我師父的歲數?”

    “咱們這行很多東西是不能算的,忌諱算這些,你師父的事我不是沒算過,是算不出來!

    聽到苗一封老爺子實言相告,我才明白過來,胡老道在六幾年時的遭遇竟然是這樣!那那個殺領導、糟蹋姑娘的他跟現在這個殺我們隊員的人還真是如出一轍!

    我想,不會是胡老道讓魔給附體了吧?不然怎么經常干出這些事出來呢?

    要知道這種事情是極有可能發生的,所謂妖魔鬼怪,妖就是通靈后的山精,魔卻是那些真正的戾氣化形、陰陽界、冥界里流竄出來的東西,大多數能附在人身影響神志,甚至控制人物的行動思想,鬼就是死后跨過鬼門關的陰魂,這怪就是那些怪物的東西,魑魅魍魎、神志傳說中那條禁忌之物——龍,它們其實都屬于怪這一列。

    我轉眼看了看白丞丞,這丫頭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我們又從苗一封這里詢問了一些胡老道的生活習慣以及一些小事,基本上他知道的東西就都搗騰給我們了。

    倒是臨走前苗一封老爺子給我算了一卦,良久,他擦著額頭上汗珠,跟我搖搖頭說道:“唉,你的命途我也算不準,我這人心善,原本想算出你的大劫替你尋個后路,可卻發現你跟你師父一樣,不在掌控中,卦象之上簡直是一層迷霧啊,推演不出來,只是我還是窺得了一些東西,這些東西你記住了,說不定你哪天就遇上了!

    苗老爺子對我說道:“我算出來幾個單字,與你最近有關,你記住了!

    他頓時說出了三個字,這第一個字是個“螣”字,第二個則是個“水”字,第三個是個“休”字。

    螣是什么意思我也不懂,水?

    明年開春我倒是要去一趟北方,據冰窟窿說我們就是要下水,而這個休字有時候代表的卻是個死字!

    苗一封又說這事情是最近發生,我大概一聯想出來,那不就是下水要死,與“螣’字兒有關嗎?

    想到這里便有了結果,白丞丞自然知識比我豐富,他想了會兒,說:“螣的解釋只有螣蛇,一種傳說中的神獸,山海經里有相關記載!

    我愣了一下,沒敢多說,等從苗一封老爺子那里告別出來,我不由說道:“不是吧?又是什么傳說中的神獸,上次鎖龍臺的事我們可沒少碰見過,現在這傳說我看就不叫傳說!

    白丞丞文:“那叫什么?”

    “就是事實,傳說中的事情幾乎都讓我見了!

    我抱怨了一句,那這意思就是下水見到螣蛇我就得死,這批語都這樣了,苗老爺子這卦又那么靈,這根本沒什么好說的了,必定是要完蛋啊,我看窟窿那邊我要是去,肯定得死在里頭。

    我的話音剛落,叫了輛車正準備在附近找個酒店落腳的時候,卻在此刻,黃隊的電話來了:“晨子,不好了,窟窿那家伙可能出不來了!

    我問:“什么出不來啊,你別急,把事情說清楚!

    黃隊在電話里語氣很焦急,他趕忙跟我說道:“我接到冰窟窿的短信,要我去一個位置接他,他說他在棺材里,要我開棺把他放出來,我就去了!

    好家伙!

    窟窿這是鬧哪樣?我問了一句:“那你去就得了啊,這絕對是冰窟窿,上次我就這么把他放出來的,不是詐騙,放心,你那智商肯定能成功完成任務的!

    我說完話,可黃隊卻直搖頭:“不是這個不是這個,我要跟你說的是我立馬就去接冰窟窿了,可是后來……”

    “怎么樣?”

    “棺材被掀開,我剛要把他從里面弄出來,忽然那棺材就散了,那里面有個黑漆漆的洞,深的令人發指,還直冒陰風,從里面竄出來一股黑煙,黑的跟墨汁一樣直接就把他拘進去了,窟窿臨被拽下去的時候叫咱們一定想辦法把他弄出去!

    我一聽,整個人都愣住了,忙問:“冰窟窿說要咱們一定把他弄出去?”

    “咱們一起執行任務這么久了,他臉上什么表情我怎么會看不出來呢?窟窿很嚴肅,我知道這件事情很嚴重,只是那下面只有一個洞,漆黑無比的洞,你說咱們怎么辦?現在組織上缺人手,我把事情告訴龍王了,他現在缺人手、可西北地區事情又多,也很頭疼,你趕緊想想辦法!

    我罵道:“行了行了,我們趕緊飛回去,怎么老出事兒?這會這事兒出的可有些離譜了!

    我不是沒見過黃隊說的那個洞,第一次輪到我去放冰窟窿出來的時候,里面洞內忽然冒出一股漆黑的煙,冰窟窿把我趕跑了自己留在那里,不到十分鐘時間她再回來可就一身是傷了,幾乎連站立都不穩,那里面肯定有著非同小可的東西,這次他多半也是被那東西所抓。

    可我想不明白了,那里面東西抓他自然就跟他是敵人,他還跑回去看什么看?怎么就又鉆進那棺材里去了?現在還需要人把他放出來?

    我只覺得這腦袋實在太疼了,胡老道的事情還沒探個清楚,現在冰窟窿的事兒又來了,我跟白丞丞趕緊就訂了第二天一早的機票,憑感覺,我覺得這回的事情里透著股子邪勁兒。</p>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