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懸疑 > 民間山野奇談 > 民間山野奇談17.第一百二十九章 探地洞(上)(作者:皮 簧)
民間山野奇談

《民間山野奇談》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民間山野奇談17.第一百二十九章 探地洞(上)

    窟窿的事就是我的事,作為一個小隊的主力,我們不能沒有他,我路上給黃隊打了好幾次電話,黃隊現在就住在巴山那邊的一個村民家,除了焦急之外他也時而四處轉悠,打聽些關于周圍的事情,只等著我們去跟他匯合。

    飛回長安已經是下午,我跟白丞丞說:“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你留在總部多陪陪白老爺子吧,也就別跟我們一起去了!

    白丞丞一直嚷嚷著要去,還說那地下哪里有暗河、哪里什么地勢她最清楚,但我是親眼跟冰窟窿見過那洞里的邪門玩意兒的,這件事還是非同小可。

    但最終我執拗不過白丞丞這丫頭,組織上人手不夠,這件事情現在只能自己解決,留她在村里說不定也能有個照應。

    我們以最快的速度趕回巴山,從鎮巴方向再次進山,我還記得之前我自己去找冰窟窿時候的那個小鎮子,還有那個小村,我記得,冰窟窿棺材所在的位置有塊好穴位,正是那三花交匯穴。

    等我們走到鎮子上,已經是幾天后的中午時分了,坐著班車來到這里,這鎮子上的人也少了不少,我以為是都外出打工去了,也沒多問,畢竟這年頭錢不怎么好掙。

    沒成想,我正找著當時來過的路準備帶白丞丞上去呢,便又碰到上回那賣煙葉的老爺子了,他從后面一拍我肩膀,臟兮兮的手沖我擺了擺,一張和藹的臉上盡都是善意。

    我一看,便認出來了,我上次便是等這老爺子賣完了煙葉,跟他一起回的村子,然后才見到的冰窟窿。

    這老爺子一見我們,笑著說:“學生娃,我記得你里,上回到俺們村子里去過,你哈記得咱老漢不?”

    我點點頭,笑著說:“大爺,我可還記著您呢,怎么著?今天不賣煙葉了?”

    “嗨,今天在茶鋪里打來會牌,這鄉煙葉嘛,都給賣完了,我說學生娃,你又去我們村?”這老爺子一看我跟白丞丞,仔細把白丞丞看了看,贊嘆著說:“學生娃媳婦?哎呦,姑娘長得真好看,真好看!”

    白丞丞被這么一夸,說不出來什么心情,女人天生喜歡聽好話,這有人夸她漂亮心情不好才怪呢,我趁機點點頭:“我們兩口子還上去趟,辦點子事,大爺,您再給帶個路吧?”

    “得嘞,你們可給我坐穩老,今天日頭好,咱們上去的早也不冷!边@老頭說完話帶著我們就往上頭走。

    白丞丞一路上雖然不樂意,但也沒說什么別的,被老爺子一口一個學生娃他媳婦的叫,叫著叫著她終于惡狠狠的瞪了我幾眼。

    我們隨便跟他扯了會辦事之類的,也打聽了些東西,誰曾想,這一問竟讓我問出些事情出來。

    “鎮集上人是不多了,今年收成不太好,出去打工的打工,走的走,反正是沒啥人了!边@老爺子說了句話,趕著車唱著秦腔,我說:“那怎么鎮子上老頭子也少了,上次我來的時候這老人們不是挺多的嘛,可現在咋老人也不多了,難道今年過世的多?”

    這老爺子搖搖頭:“不知道啊,不過你要問起這個來,我也是才發現了啊,鎮上哈真地是么啥人嘍,對嘍,這人都給跑哪里去了嘛?”

    這會竟然輪到這老爺子開始迷糊了,我們一路到了村里,天上果然還早,西山遲暮,但這山上地勢高,還能瞅著太陽,遠遠的在村頭黃隊就迎著了,等我們下了車跟這老爺子客套兩句,黃隊焦急的說:“哎呀,你們可算是來了!

    我搖頭:“我們正在杭州,剛因為我師父的事有了點眉目呢,這就又被你給叫回來了,說說窟窿的事!

    我手指著前方位置的小山路,正是往那三花匯聚穴所在之地走的那條小路,我們一邊走,黃隊一邊說。

    “就前幾天,算起來應該是你跟丞丞剛走的第二天晚上,我接到冰窟窿的電話,他叫我來接他,還告訴了我這個地址,我心說接就接吧,畢竟那真是他的聲音,這家伙一向又是神出鬼沒的,那就去吧!

    黃隊說:“到了地方,我大致打聽了一下,就找到那個埋棺的地方了,這山村僻靜也沒啥人老往墳地那邊跑,我那天早上起了個大早,天剛亮那會兒村民都還沒起來的功夫,我就先去了,把那墳挖開,還真遇到一口棺材,我叫了冰窟窿一句,你猜怎么著?”

    廢話?這還用猜嗎?

    我直接說:“窟窿在棺材里叫你了!

    “對啊!秉S隊接著說道:“我給他起釘子,棺木打開的那一刻,窟窿就真出來了,只是他剛坐起半面身子還來不及多說一句話呢就忽然身下邊冒起一陣黑氣,那黑氣真叫個恐怖,霎時間將下方棺材直接裂成好幾份,我急忙伸手去抓,可冰窟窿已經被拽下去了,我最后就聽到他說了一句,一定要將他救出去!

    “那下面是個黑洞,陰風慘慘的,黑漆漆的深不見底,難以看清,扔個石頭下去根本就聽不見聲音,對嗎?”我問。

    黃隊點點頭:“是啊,我當時連我的夜視都開了,就往下面去看,但里面實在是太黑了,根本看不見一點光線,最多也只能看到下面十幾米的地方,那下面就是個洞,四周圍全都是洞壁,根本沒有別的痕跡,我跟你說,我現在真懷疑這個洞那是直通往地獄呢!”

    連黃隊都這么說了,看來這洞是真的非同小可了,畢竟他用夜視眼都看不到里面東西,討不著半點便宜,可見一斑,至于這個洞為什么這么深我們更是一無所知,黃隊一個人謹慎起見可是不敢去探,他趕緊就打了電話,等我們過來再做商量。

    我問:“你在村里打聽了半天,又什么消息嗎?”

    黃隊搖搖頭:“村民們說幾個月前這里死了人,風水先生給找了塊風水寶地,就在這個位置,然后挖開見了棺材犯了忌諱,就不敢再往里面埋,換了個地方,看起來這里以前是沒人知道的!

    關于黃隊的行動我肯定是相信的,這丫的好歹是個當隊長的,他說的話那絕對有譜兒,黃隊不止把這洞的事隱晦問了這里的村民,甚至就連附近鎮子、村子他都問了,就連村里相關的神話傳說都跟這里打聽了,唯獨沒有發現跟這里相關的線索,可見,就連村民們祖輩都不知道那里有這么個墳,就更別說墳里有個深不見底的洞了,完全毫無頭緒。

    “我今天去村里買了兩只活雞活鴨,用了幾根繩子放進去試探,現在這會兒差不多了,我拉出來看看!秉S隊說道。

    他說罷已經走到那個位置,我們把四周圍蛛絲馬跡看了看,并沒發現什么異常。

    黃隊可就開始在洞那邊拉他放下去的繩子了,他把這繩子放下去了三根,上面綁了三只活雞活鴨,此刻,黃隊把一根下了十多米的繩子拉上來,那下面的雞還在,并且還活著。

    這就到了第二根了,第二根被放了近二十米,拉上來的繩子上依舊打了個死結,可雞已經死了,而在那第三根繩子上……

    第三根繩子是空的,但繩子根兒上有血,活雞已經不見了,黃隊這第三個繩子一共下了二十五六米,可這繩子上沾血這事兒可就不好辦了。

    “這活雞讓人給吃了!”黃隊嚴肅的看著這個黑洞,一旁白丞丞皺了皺眉,然后說:“第一根繩子到十多米的位置,那下去十多米應該是沒事兒的,第二根上的活雞死了,但是更像是自然死亡,應該是下面空氣不通,窒息死的,至于第三個……“

    “下面有東西!秉S隊說。

    我點點頭,頓時又找補了一句:“下面的東西只可能是妖魔鬼怪當中的怪,亦或者就是別的東西,反正不像是邪物!

    “為什么?”白丞丞不解的問我,我頓時給她解釋起來:“這妖魔都有個致命的弱點,聽不得雞叫、見不得雞血,純陽的雞血一沾身肯定得克制住這些東西,可下面繩子上有雞血,看著痕跡擺明是被吃了,這說明那些東西根本就不怕雞血!

    “那只能是怪物,或者說是下面一種未知的生物!卑棕┴┱f。

    我點點頭:“窟窿下去這都兩天了,也不知道咋樣了,但這家伙咱們必須得救!

    黃隊說道:“丞丞留在村里,我跟晨子下去,碰上有些事情也好打發,你就在上頭做個照應,三個人都下去,這下面空間又不大,十分危險,真要有什么事就算逃那也不容易啊!

    我點點頭,看那邊的白丞丞。

    白丞丞也沒說別的,她只是晃蕩了下自己包里的攝像機,對我們說:“這樣吧,再把繩子吊下去,咱們就放到二十多米外的位置,綁上攝像機開它一晚上,第二天把這些記錄的影像拿出來先看一遍,看看有什么線索?”

    我不由拍了白丞丞腦袋瓜一下:“你笨吶,黑洞里都是黑的,攝像機放下去拍一片黑咕隆咚的玩意兒,你能看得清楚?”

    “我看不清,黃隊可以啊,攝像機的原理就是這樣,只要是下面的東西就肯定能拍下來,別管下面多黑,但記錄畫面的那些像素即便再黑也是會有所區別的,咱們肉眼不容易區分,但黃隊的眼睛可以夜視,肯定能分辨出那些細微像素,看懂錄像肯定沒問題啊!

    我忽然一拍腿:“對啊,這是個辦法,二十米的位置應該是個安全距離,距離下面事發的位置距離又近,說不定可以先探聽到一些東西也說不定呢!</p>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