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恐怖懸疑 > 民間山野奇談 > 第三卷 山海迷蹤 40.第一百五十二章 釘死的怪人@.(作者:皮 簧)
民間山野奇談

《民間山野奇談》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40.第一百五十二章 釘死的怪人@.

    我猛然轉身,身后那片水域當中,不知何時竟出了成群結隊的哲那羅,此刻這些東西從水中顯現,頓時優勢盡顯。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成群的哲那羅鉆入地底,我的掌心破地符還來不及打,便被突然從左右竄出來的哲那羅逼的不斷后退,畢竟使用術法是要有個念咒結印的過程的,此刻卻搞得我們所有人都手忙腳亂。

    這近乎四五十的哲那羅集體隱入地下,輪番攻擊,卻根本不給我施咒的機會,又因為這岸上實在太過狹小,那隧道之中更是狹窄,我們六個人站在其中根本無法展開,這些哲那羅竟清楚的利用現在的優勢忽然便從空檔之中竄出來,手中閃著寒芒的刀差些將我活活力劈。

    關鍵時刻,冰窟窿一把攥住砍向我的那把利刃,整個右手掌上全都是他流出來的殷紅的血跡,我猛然回頭,終于完成術法,一個掌心破地符打下,將地下隱遁的哲那羅們全部轟出了地面。

    這一下黃隊、代號C他們都加入戰團,我掩護著秦圣,吳智深和劉清風兩個老家伙上去就是一頓猛劈,他們的功夫更是厲害,不多時便將這群哲那羅滅光了一半。

    可因為我的疏忽大意,破地符失效之后那些哲那羅又一次隱去身形,吳智深的背部被突然從地下竄出的刀鋒劈的皮開肉綻,這些家伙領略了我的厲害,轉身就跑。

    我法眼一開,頓時便發現上次那個逃出生天的瞬移邪人,一個掌心咒將其轟出,但這家伙的瞬移速度比我施咒要快得多,加上這里地形無法施展,邪人縱身往水中一跳,以極快的速度從水道逃回湖中。

    秦圣一看,大叫不好:“咱們趕緊進去,晚了只怕它們不會善罷甘休!

    劉清風一面幫吳智深止血,一面順著便往隧道而去,我看冰窟窿的手再沒什么大礙,這才放心了下來,再看這隧道,黑漆漆的一片不知通向何處,在這里面左一圈、右一圈的繞著,我感覺自己像是進了迷宮,就跟九曲十八彎一樣,繞了五分鐘腦子里暈乎乎的,幾乎所有人都分不清方向了。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我們現在的位置在西面!鼻厥フf道。

    對于這家伙來說,真是沒有什么大事能瞞得住他,而便在此刻,我忽然感覺到了淡淡的陰氣,突然之間,腳下的利刃再來,驚得我們趕忙跳開。

    秦圣大叫:“果然又來了,這隧道之中寬高不過兩米,不容易閃避,不好,大家快分散開!

    秦圣剛一說完,便被一條哲那羅踹翻在地,那閃著寒光的利刃便要朝他刺去,我急忙用最簡單的道術將哲那羅擊飛出去,打的那東西身上冒出一層陰氣,慘嚎著逃離。

    這手交的真是有些太過于憋屈,我們明明一個個的都有應變的本事,可在這狹窄的地形之下被神出鬼沒的哲那羅打的毫無脾氣,無奈之間我一口咬破手指,在掌心畫了道聚陰符,因為身上道行深厚的關系,符咒一出,口念咒語,所有的哲那羅都被這股吸力快速拽住,快速往我這邊聚集。

    眼見這些哲那羅舉著刀,一副得意的模樣像是要得逞了似的,我口中默念咒語,一只手背到身后輕輕虛畫一道火符,符火瞬間被我化的足有磨盤大小一團,這些哲那羅眼見距離我還有不到四尺,我突然將這符火全部祭起,低頭便退。

    “轟”

    這些被吸過來的哲那羅沒剎住車,被劇烈的符火燒灼之間,全部炸開,我被這些高溫的哲那羅膿液燙的渾身疼痛,不斷發出刺啦刺啦的聲音,只是轉眼,渾身一片惡臭,疼的已經不行了。

    “沒事吧?”黃隊走過來關切的問了一句,我搖搖頭:“走吧,趕緊走,過了這段隧道,不然遲早會被這些詭異東西給纏上的!

    黃隊跟我在前面帶路,疾速飛奔,終于,在不遠處拐角,一個天然而成的古洞坐落在了面前。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這古洞極大,往下還能看見一條地下暗河,冰窟窿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這時候沖在前面對我們說:“走左面這條路!

    “右面還有路嗎?”果不其然,我剛問了一句,下了古洞,便看見這一左一右竟然有兩條路口,黑漆漆的看起來深邃無比,不知通向何處。

    冰窟窿帶著我們便走,順著左邊的路口一路急沖,在前方一個轉角處忽然這洞內整個地形一下豁然開朗,在那前方,一個類似于祭壇模樣的位置上,豎著十二根高大的石柱,而此刻的我借助法眼,則看的一清二楚。

    這有些令人難以置信。

    黃隊的夜視跟我的法眼看到面前這一幕的時候,我們還是預料之外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在這十二根高大的石柱之上,正釘著十二個面容安詳的“人”,但與其說它們是人,不如說他們的上半身像個人。

    我上初中時候,歷史書上有考古器皿上關于伏羲、女媧的壁畫,但上面全都是畫著人首蛇身的怪物,我當時只是當成小人書看,可當有一天真正看到這東西的時候……

    他們的上半身與人無異,且并無衣衫,但從肚臍開始,直到下面開始竟然全是蛇身蛇尾,密密麻麻的鱗片將這些恐怖的怪物包裹起來,使它們的身軀看上去超過五米。

    而這正中的石臺上,十二根沖天而起的龐大石柱矗立的筆直,人胳膊粗細的銅釘密密麻麻釘滿了這些蛇人的全身,它們被直直釘死在這些石柱上……

    不對!

    我赫然發現,這些東西竟然未死,它們的心口處竟然還有呼吸起伏,幾條被釘住的蛇人蛇尾竟然還有輕微的抖動,而地上已經落下了多半銅釘,看起來正是這兩天新落下來的,如果不出意料,只怕再來晚兩天,這些釘在石頭上的蛇人一身銅釘便會悉數掉落,到時候它們將會徹底轉醒,從里面擊破封印逃生。

    “動手!鼻厥ヒ痪湓,我用離火擊煞符化出幽幽紫火,并且不斷往進去添符,這紫火火焰越燃越大,被我突然往那石柱上一點,火焰化作數丈火蛇直飛而去,對準一條釘在石柱上的蛇人燒去。

    紫火一沾身便開始了劇烈燃燒,伴隨著那蛇尾處不斷的擺動,這條蛇人開始越發難受起來,突然,它被燒的轉醒,張嘴發出嘶鳴,口中全都是痛苦的慘叫聲。

    “啊……啊……”

    高分貝的慘叫聲近乎將我的耳膜都震裂,為了保險起見,我又用符火再次點燃三條蛇人,卻并不敢多點,以防生變。

    而在這時,冰窟窿突然防備起來,這些蛇人不斷扭曲當中大片蛇鱗被燒的模糊不堪,爛肉一片,整個空間里充斥著一陣焦臭。

    然而,這時恐怖的事情發生了。

    在幾乎跟我們相對的另一個方向,一聲苣大的吼叫聲響起,震得這整個洞中都開始搖搖欲墜,那聲音一起,我們這邊的符火忽明忽暗,竟然有了要熄滅的征兆。

    “什么東西?一聲吼叫就能熄了我的符火?”我忍不住大叫一聲,加緊往其中添火,秦圣耳朵一動,驚道:“剛才進來有兩條路,我們走的左邊,這聲音似乎是從窟窿哥說的右邊位置發出來的!

    黃隊急了,問:“窟窿,那右邊究竟有什么?”

    “不知道!北吡粨u頭:“我記不清了!

    “哎!”吳智深這人是個直性子,他嘆了口氣,關鍵時刻誰能想到冰窟窿竟然記不得這右邊的洞內出了什么怪物?

    我對代號C說:“你們趕緊撤退,我要抓緊開始燒!

    說罷,我以最快的速度不斷畫出掌心符,往其中添火焚燒蛇人,那石柱上十二條蛇人在這一顆幾乎全部被焚燒起來,疼的死去活來的時刻,卻忽然,陣陣濃濃的煙霧從外面透進來,頓時這些蛇人身上的紫火一熄。

    冰窟窿突然回過神來:“它醒了!”

    我大驚:“它是誰?”

    冰窟窿終于想起了什么似的,對我說道:“它是個極其恐怖的東西,可是不對,它怎么會在這時候醒來呢?”

    我被他搞的莫名其妙,但僅僅一瞬,我便發現自己的身體不能動彈了,不止是我,就連冰窟窿、秦圣、代號C、劉清風他們……

    我看到眾人臉上那不可思議的表情,冰窟窿的臉終于在此時露出了一絲愁容,我心道不好,就聽身后洞外那邊,不斷發出轟隆隆的怪響聲,這生意噗嗤噗嗤一陣,朝我們這邊緊追而來,伴隨著轟鳴聲,令人心悸。

    “完了,完了!眳侵巧钔蝗灰查_始大叫起來,這符火一熄,引的這十二條蛇人一個個痛苦無比,在不斷掙扎當中身上的銅釘竟然開始大范圍的脫落,最后一顆銅釘落地的時候,便肯定是蛇人恢復行動之時,到那時我們肯定得做了這些玩意兒的腹中食。

    我急了,便要再想辦法,可現在哪里有什么辦法可以用呢?

    就在這時,那十二蛇人身上剩下的釘子已經不足十顆,耳邊盡都是蛇人們的咆哮聲,那咆哮當中有痛苦、有興奮與喜悅,也有怒火中燒中的憤怒。

    “噗噗噗……”

    它們忽然開始集體發力,將身上的銅釘一顆顆全部逼出,一股劇烈的霧氣從身后位置冒出來,那龐大的沖力令人心驚,夾雜著怪聲,竟然來了!</p>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