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全知全能者 > 第112章 陶醉(作者:李仲道)
全知全能者

《全知全能者》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112章 陶醉

    收獲,遠大于預期。wap.kanmaoxian.com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火?然?文??  ?.?

    這次的實驗,許廣陵本來只是打算零零碎碎地撿上一些小芝麻,卻不想直接就摘到了一只大西瓜,而且是甜美甜美手指在上面輕輕一彈就自動裂開的那種。

    不過細細想來,卻又并不奇怪。

    應該說,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吧。

    這個實驗,風險是完全可控的,不過這是對于一位曾經的大宗和大宗師來說的,單純是藥之大宗,不行,單純是大宗師,一樣不行。

    而若非大宗及大宗師系于一身,在這個層次之下的修者,那是想都不用想。

    如果有那樣的修者作這個實驗,那就真是作死作到死了,更不用說什么收獲。

    從這個方面來說,這個實驗的要求還是蠻高的。

    而由此也可以知道,前世,一世的成就,換來了今世在限度內“作死”的本錢。

    然后,越是“作死”,收獲越大。

    因為那些是等閑修者根本就無法觸及的領域。

    人階也好,地階也好,天階也好,個個求向上。

    誰會想到“向下”呢?

    或者,當向上觸頂,陷于瓶頸困境時,想到“向下”輾轉迂回的人有,但凡能想到這一點的,就已經是了不起的大修士了。

    哪怕其只是人階的修者,更甚至,哪怕其只是一個凝氣境的修者,也完全當得上“大修士”之稱。

    但是,想到了,會不會真的去做呢?

    就算真的去做了,又能“向下”到什么樣的程度呢?

    做到像許廣陵此次這樣,真正觸底?

    不可能的。

    那需要的不止是什么勇氣智慧之類的,最大的關鍵,還是本錢,或者說資格。kanmaoxian.com

    一世積累,換今世縱橫。

    在修行之道上下探索的縱橫。

    星光不負趕路人,時光不負有心人。這是前世的一句話。

    于許廣陵而言,也可以在這句話上再加一句,“造化不負求道人”。

    窺得轉生之秘,獲得轉生之機,本已經是極大極大的造化了。

    但這次的一個不經意間的“小實驗”,卻又讓許廣陵對于大道,對于天地,對于造化,對于生命的運轉,再次窺得了更深一重的奧秘。

    那種從身心深處迸發出來的大喜悅,是縱然以許廣陵的心識,也控制不住的。

    但是。

    又何須去控制!

    人生能得幾回醉?

    今天,許廣陵要醉一回。

    此醉不需放縱,此醉也無需濃酒,只是這天,只是這地,只是這風,只是這雨,只是這干凈而清新的空氣,只是這……

    可數的東西太多太多。

    而這些所有的太多太多,其中任何一項,都足以讓許廣陵陶醉。

    時值傍晚,小雨。

    許廣陵拄著拐杖,有點艱難地在大院的林木廊徑間漫步。

    步履蹣跚。

    像極了一位老人,而且是一位虛弱至極兼大病纏身的老人,生命之火隨時都有可能熄滅的那種。

    許同輝極為擔心地陪侍在身后。

    “少爺,你真的沒有事吧?”

    很多次地,他都忍不住想這樣問上一句。

    特別是從花園小道換兩個臺階,轉上另一條小徑的時候,那相當平緩的臺階,卻是讓許廣陵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

    扶當然是扶住了,沒有扶不住的道理。

    許同輝現在是正兒八經的通脈,雖然才只是通了第一條“脈”。

    只通一條,依然是通脈。

    一個通脈境的修者,在這么近的距離讓看護著的人摔倒,那什么也不用說,可以直接抹脖子了。

    但雖然扶住了,許同輝卻是出了一身冷汗。

    不是害怕,而是擔憂。

    他是真的沒想到,少爺的身體居然衰弱到了這樣的地步!

    但多次張口欲語,他都還是閉上了嘴巴。

    少爺現在,聽不見!

    其實,不止是聽不見,許廣陵就連視力,都被極大地削弱了,哪怕近在咫尺,他能看到的也只是一個模糊的影子而已,離真正的“瞎”,也只是差了一步。

    然后,話還是能說,但嗓子極度嘶啞,更伴隨著疼痛。

    那平日相當靈敏的嗅覺,此時,也基本全數失去了。

    其實,此時,就連極輕的拐杖,在他手中都顯得相當吃力。

    而之前的踉蹌,有超過一半的原因,是手中這拐杖的重量,讓他的身體失衡!

    別一小半的原因么,就是他兩腿邁著臺階上行時的失衡了。

    這都能失衡,衰弱的程度,也無須再多言。

    可以說,許廣陵現在的身體,是真正的瀕臨絕境。

    而且,隨著他走了這么一小段路,連五百步都不到,全身上下內外的疼痛都開始加劇,劇烈到讓他都控制不住要顫抖了。

    心臟如一臺老化到接近報廢的發動機,喘息著,掙扎著,發出喑啞的嘶吼,拼命地為身體提供著微不足道的動力。

    許廣陵的呼吸,并不劇烈,卻既粗重又沉重。

    那種像壓了一整座大山在身上的不堪重負,讓許同輝的拳頭不由自主地握緊又放開,放開又握緊。

    他什么也做不了。

    他能做的,只是跟隨以及緊隨。

    拄著拐杖在原地平緩了一陣,哪怕平緩,也是喘息著的。

    許廣陵終于邁不動步了,他伸出手臂,示意許同輝托舉著他,把他放到一棵大樹下。

    今晚,他就會在這棵大樹下度過了。

    他再示意許同輝離開,自做自事,許同輝這次卻說什么也不依了,頑固地固守在這里。

    許廣陵咧嘴一笑,由得他了。

    而就是這一咧嘴,也牽扯著整個頭臉,都在疼著。

    樹很大,枝葉很濃密,今天的雨卻很小,也因此,整個大樹覆蓋的范圍,是無雨的,地面也未曾被濕過。

    許廣陵恢復平靜,以坐著的姿勢,后背微仰在樹干上。

    然后,微微闔起了眼。

    其實,闔不闔都一樣,哪怕睜著,在這樣的情況下,也和閉著沒什么兩樣,都是晦暗。

    闔眼之后,心識亦隨之收斂。

    只用這身體的本能去感受。

    身體內,一片狼藉,極度糟糕。

    肢體失陷,臟腑失陷,那在身體內緩慢、沉重、艱難流動著的氣血,也全都失陷。

    其實這時都不能說是氣血,而只能說是血了,因為那屬于生命生機的“氣”,幾乎接近沒有,只是單純的血液,在掙扎中給已經失陷的肢體和臟腑續著最后的一點生機。

    而這具身體,絕大部分殘存的生機,全都聚集在脊柱。

    這也是這個身體最后的“晚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