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軍事 > 逆天鐵騎 > 第175章 皇太極的手段(作者:鐵血坦克兵)
逆天鐵騎

《逆天鐵騎》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175章 皇太極的手段

    皇太極正坐在三層樓高的鳳凰樓上批閱奏章,處理軍政事務?1毛線3中文網聽說范永斗帶到了,皇太極頭也沒抬,說了句:“帶進來吧!”

    “喳!”太監退了下去。

    不一會兒,英俄爾岱便帶著范永斗和梁嘉賓走進鳳凰樓內,三人登上三樓,至一道高高的門檻跟前,三人匍匐在地。英俄爾岱俯首道:“大汗,范永斗和梁嘉賓已經帶到!

    “進來吧!”里面傳出皇太極的聲音。

    英俄爾岱站了起來,跨過門檻?墒欠队蓝泛土杭钨e卻是跪在地上,像是兩條狗一樣爬過門檻,爬入殿內,匍匐在地,連頭都不敢抬。

    皇太極放下筆,目光如炬,直視就像一只烏龜一樣趴在地上的范永斗,過了半晌才緩緩開口道:“范愛卿,你是我大金國的大功臣,在大金國最困難的時候,是你們父子帶著商隊不遠萬里來到遼東,為我們提供了糧食和鐵器。你的功勞,大金國永遠記住!

    范永斗低著頭看著地板磚,方才皇太極那一番話雖然說得很溫和,可是每一個字聽在范永斗耳中,卻像是一條條毒蛇鉆入他的心底一般。范永斗連忙回道:“大汗雄才偉略,能為大汗效力,乃奴才的福分!

    站在一旁的多爾袞冷哼一聲:“為大汗效力?漢人都說,商人乃唯利是圖之輩!誰給了商人利益,商人就為誰做事!假如有一天有人給的價格夠高,恐怕你范永斗給我們的糧食里面下毒,你都會干得出來吧?”

    范永斗嚇得衣服后背已經全部濕透了,他連忙辯解:“貝勒爺,冤枉奴才了!奴才永遠是大金國的奴才,怎么可能干出對大金國不利的事情?”

    多爾袞冷笑連連:“不可能干出對大金國不利的事情?那么范先生,請你解釋一下,你為何要指使亢嗣鼎同我們大金國的敵人交易?你知道不知道,林丹汗缺少糧食、食鹽、布匹和鐵器,每一件商品運到察哈爾人那,都是增強了林丹汗的實力?”

    范永斗哪里敢接過話題,只是連連磕頭:“大汗饒命!大汗饒命!奴才知罪……”

    皇太極看著同樣趴在地上一言不發的梁嘉賓道:“梁愛卿,還是你來說說吧。www.acyaqt.live

    梁嘉賓嚇了一大跳,這次告密是他告的,目的就是為了扳倒范永斗,那樣他自己就能侵吞范家的財產。雖然范家這一年半來損失慘重,可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啊,范家還是有不少資產,那些資產都變成自己的,自己再壟斷了遼東貿易,那想想就多美好了。

    可是告密者畢竟只能生活在黑暗之中,這話讓梁嘉賓當著范永斗的面說出去,他卻感到十分害怕。因為他知道,話一旦出口,從此他和范家就是敵人了。一旦范永斗這次僥幸不死的話,倒霉的人必然是自己了!范永斗的手段他知道的,可以說是心狠手黑,對打擊敵人是毫不手軟。

    “怎么?”皇太極看著梁嘉賓,語氣溫和的問道,“梁愛卿,你把你知道的事情,都在本汗面前說了吧。如今范永斗在,你為何不敢當面對質?”

    梁嘉賓知道這次如果不把話挑明了,恐怕自己也走不出這間大殿。如果說出去,說不定今天范永斗就會被皇太極拉出去砍了,那樣范家的家產都是自己的。于是他咬咬牙,把心一橫,開口道:“大汗,范永斗確實是同林丹汗交易了!他怕大汗知道,自己不敢出面,找了個叫亢嗣鼎的家伙,范永斗為了拿下市賞經營權,還出了一萬兩銀子去給亢嗣鼎,讓他打通關系。這一萬兩,八大家均有出資,我們梁家也被迫出資了,要是不出資,范永斗不會放過我們!大汗您也知道的,范永斗心狠手辣,不聽他話的都會被他解決了。最后,范永斗還向我們承諾,只要賺到錢,也有我們的份!

    梁嘉賓豁出去了,把所有的罪責全部往范永斗身上推,反正把范永斗黑得越狠,對自己就越有利,最好是皇太極一怒之下一刀砍了范永斗,否則范永斗活下去,自己就得死。

    皇太極很平靜的問道:“范永斗,你還有什么話好說?”

    范永斗連頭也不敢抬,跪在地上辯解道:“大汗,奴才的事情已經引起大明注意了,張家口都設了錦衣衛千戶所,專門盯著奴才。奴才只能繞道來遼東,此番來遼東,原本就是想要向大汗承認同林丹汗貿易之事。大汗,奴才因為那個叫李老二的馬賊損失慘重,關內運送糧食的商隊又被馬賊劫掠,貨物人員皆有損失;奴才為大金布置的細作,又遭到錦衣衛打擊,損失八成以上人手。奴才想要翻身,只好拿下市賞經營權,暫時同林丹汗貿易,等賺到銀子,才能為大汗效力啊!

    “抬起頭來,看著本汗!范永斗,既然你想要翻本,為何不多跑幾趟遼東?你是我們大金的朋友,你有困難,大金國自然會鼎力相助!被侍珮O面帶微笑問道。但這笑容看在范永斗眼中,卻令范永斗直打寒戰。

    英俄爾岱面向坐在高臺上的皇太極一拱手道:“大汗,奴才已經同朝鮮談妥了,我大金國今后可從朝鮮獲得糧食,這范永斗,對我們已經沒有用了!

    范永斗嚇得魂不附體,他已經無法為自己辯解,只好認了:“奴才知道錯了,既然錯了,理當受大汗懲罰!

    皇太極沉吟一聲,伸出手指著范永斗:“范永斗,你可認罪否?”

    “奴才認罪,只希望大汗看在奴才這些年來為大金國做的一切,還有大明官場和各地駐軍布防的消息,也是奴才傳給大金的!狈队蓝芬环矫嬲J罪,另一方面又拿出自己這些年來給后金做的事情。他知道求饒還是辯解都毫無用途,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讓后金知道自己還是有用的。

    皇太極突然哈哈大笑:“范永斗,你有三錯!其你不該瞞著我大金同林丹汗交易!這是其一!你也沒看透林丹汗是一條吃人不吐骨頭的豺狼,你和林丹汗交易血本無歸!以至于今天又想到我們,這說明你對我們并沒有推心置腹,這是其二;至于第三錯,是……”

    皇太極拉長聲調,手指向梁嘉賓,對范永斗道:“你聰明一世,竟然識人不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