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軍事 > 奮斗在洪武末年 > 第276章 太孫之師(作者:青史盡成灰)
奮斗在洪武末年

《奮斗在洪武末年》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276章 太孫之師

    小說網,最快更新奮斗在洪武末年!

    “傅友德有四個兒子,小兒子戰死了,二兒子過繼給兄弟傅友仁,如今他和兩個兒子都死了,其實吧,他還有孫子,當然,他的孫子未必能活得下來,但過繼給兄弟的孩子,卻是他的親骨肉,有朝一日,還能過繼回來,繼承香火……”張定邊絮絮叨叨說著,他的眼睛死死盯在柳淳的身上?.毛.線.中.文.網

    他現在很怕柳淳會頭腦發熱,為了讓柳淳冷靜下來,張定邊已經把徐增壽給踢走了……奶奶的,想救人讓你大哥去,少來這邊找牌面。

    這幫淮西勛貴,死得越多越好,當年老夫被你們坑得那么慘,背叛了漢王,成了孤魂野鬼,到現在連個真名都不敢報,老夫怪誰去?

    張定邊一肚子抱怨,突然,柳淳抬起頭,好像剛睡醒似的,“老張,你說這些有的沒的,干什么,我沒興趣!”

    張定邊差點氣瘋過去,到時候他恐怕要改名叫張四瘋了。

    “臭小子,傅友德死了,算是冤枉,可也不冤枉,他都活了六十多了,榮華富貴,死了也就死了,陛下也不是沒付出代價,這不,又一個公主成寡婦了!睆埗ㄟ呄胂攵夹α,給老朱當臣子不容易,當兒女更難!

    太子這么好的人,居然就死了……真是世事無常!

    張定邊搖頭感嘆,“臭小子,你有什么話,就跟老夫講,我都一把年紀了,孤孤單單,一條老命而已,我不會害你的,真的……你不能走錯一步,否則就粉身碎骨,萬劫不復,連帶著疼惜你的人,都會跟著受牽連的!

    老頭向來刀子嘴豆腐心,今天卻是反常,嘴成了豆腐,那心就是豆腐腦了。

    “張老,你知道殿下為什么在臨死之前,要求陛下推行變法嗎?”

    “這個?自然是想要大明江山,綿延千秋萬代了,他用心良苦啊!

    柳淳微笑:“殿下的確用心良苦,只是他要的是陛下全力以赴,推動變法!

    “哦?什么意思?”

    “很簡單,一個人的精力有限,尤其是一個老人!”柳淳頓了頓,“當然,你是例外!

    張定邊哭笑不得,什么時候,還有心思開玩笑。

    “臭小子,你趕快說吧!”

    “變法不是一件小事,陛下年過花甲,時間已經不多了……太子之死,疑點萬重,如果追查下去,怕又是一個胡惟庸案!張老知道,胡惟庸案綿延了十年多,還在查呢!試問老天還能給大明十年的時間,來折騰荒廢嗎?”

    柳淳嘆道:“殿下的意思就是不要在意他的死,不要因為他的死,斷送了變法的大局……一切以變法為重!這就是我敬佩太子的地方,他真的比誰看得都清楚,而且一旦下定了決心,就不可動搖!假如我能早認識殿下二十年,或許一切都會不一樣的!”

    柳淳的拳頭握得緊緊的,一個人活著,或許感覺不到他的價值,可是當他死去,才會讓你猛然驚覺,原來這個人這么重要,這么可貴!

    張定邊道:“說什么都沒用了,太子已經死了?1毛線3中文網你是……怕陛下會掀起大獄?”張定邊終于跟上了柳淳的思路。

    “不是怕,而是已經開始了!從穎國公開始!”柳淳暗暗咬牙,朱元璋還是太自信了,他覺得自己能同時做好兩件事情,替兒子報仇,推動變法……這兩件事,如果二選一,朱元璋都能成功,可加在一起,這位六十多的老人,怕就承擔不起了。

    而且這兩件事,還是矛盾的!

    柳淳現在只剩下一個想法,就是如何保全變法的種子,等待合適的時機,重新萌發。至于別的,他管不了了,包括傅友德之死。柳淳也只能袖手旁觀。

    甚至柳淳都在擔心,老朱會不會遷怒到自己,覺得是變法害死了太子,若是那樣的話,他就只能亡命海外,等著朱老四殺過來,再替新君搖旗吶喊了。

    柳淳很苦惱,可張定邊卻挺輕松的,只要這小子腦子沒壞,那就沒事。憑著他的聰明才智,保全自己,還是沒問題的。

    張定邊相當信任柳淳的本事……一轉眼,就到了七七四十九天,朱標正式出殯的日子。

    在這一天,朱元璋早早前來,群臣悉數到場,在禮部官員的主持之下,小心翼翼,將朱標的遺體送到了東陵安葬。

    繁雜的儀式就不要說了,當送殯的隊伍回來的時候,一位少年從馬背上一頭栽了下來,周圍的人都嚇壞了,趕快七手八腳,把他抱起來,招呼御醫診治。

    這時候朱元璋的輦車停了下來,皇帝陛下讓人把少年抬到他的車里,一起回宮。

    直到半夜時分,少年才緩緩蘇醒,睜開了眼睛,看到了坐在床邊等待的朱元璋,他慌忙爬起,要給老朱施禮。

    奈何他的身體太虛弱了,手臂撐不起身體,額頭冒出了虛汗。

    老朱嘆口氣,把他重新按在了床上。

    “你這么不愛惜身體,不怕跟著你爹去了?”

    少年聽到這話,淚水涌動,囁嚅道:“若是能侍奉父親,允炆求之不得!”

    老朱愕然半晌,突然老淚橫流,“真是個傻孩子!”

    ……

    三天后,柳淳被叫到了宮里,陪著朱元璋一起用膳,在老朱的身邊,多了個少年,也就是皇孫朱允炆!

    看到了這一幕,柳淳一點也不意外。

    在朱標喪禮的這段時間,朱允炆每天守在靈前,不梳洗,不換衣服,不洗澡,每天只吃干硬的餅子,喝清水。

    每隔兩個時辰,就會到父親的棺材前放聲痛哭。

    哭到了嗓子沙啞,哭得人心都碎了。

    沒有人懷疑朱允炆的一片孝心,包括柳淳在內!

    真的,柳淳曾經打算,對朱允炆下手,若是能輔佐朱允熥,其實也是不錯的事情。畢竟朱允熥是常氏的兒子,藍玉一系的勛貴,會無條件支持。

    奈何朱允熥的資質太差,始終不開竅。

    更何況那時候朱標還活著,巴結未來的皇帝就夠了,誰能想到還要在皇孫一代身上下注!

    柳淳雖然有心思,但也沒有機會,而且他更希望保留朱標的性命……可事情沒有按照他希望的發展。

    喪禮上的表現,讓朱元璋對這個孫子,刮目相看,甚至到了心花怒放的程度。這個孝順的勁兒,多像兒子朱標,就連長得都一般不二,瞧著他,好像兒子又活了,而且還回到了二十年前。

    那時候皇后也在,一家人其樂融融,多好!

    朱元璋想到了這些,對朱允炆愈發疼愛,他不停給孫兒夾菜,看著他吃東西,眼里全都是慈祥。

    朱允炆的飯量不大,很快吃飽了。

    “皇祖父,孫兒吃好了,皇祖父有事情和柳先生談,孫兒告退!”

    柳淳掛了個左諭德的銜,算是太子舊臣,朱允炆稱他為先生,情理之中。

    老朱遲疑了一下,點了點頭,“你先下去吧,不過別離開太遠了,回頭還有事情跟你說!

    朱允炆乖乖答應,轉身離去。

    老朱看著他的背影,嘴角止不住上翹,他的動作正好被柳淳看到,老朱咳嗽了一聲,“臭小子,朕看自己的孫子,關你什么事?”

    柳淳心里頭這個冤!你看孫子我看你,咱兩不耽誤還不行嗎?現在的老朱啊,是越來越不好打交道了。

    朱元璋哼了一聲,“朕不跟你廢話了,前些時候,朕提到過,要傳位給燕王,可朕深思熟慮之后,發現未必妥當!

    老朱的直接,讓柳淳有些錯愕,難道不用鋪墊一下嗎?朱棣就這么可憐,一下子被否定了?

    皇位繼承這件事情吧,順位安排,其實是挺復雜的事情。

    假如沒有冊封太子,原則上所有兒子都有希望,當然以嫡長為先,偶爾也有立賢的情況。

    但老朱早早冊立朱標為太子,這時候朱標死了,原則上排名第一的繼承人就是朱標的嫡子朱允熥!

    和老爹一樣,朱標在常氏死后,并沒有冊立正式的太子妃。哪怕朱允炆繼位之后,都尊常氏為嫡母。

    換句話說,朱允熥就是嫡子嫡孫,雷打不動的。

    當然朱允熥年紀小,而且由于母親死的早,他的智力發育似乎有問題,再加上藍玉的因素,總之,老朱不可能放心把江山給他。

    這時候秉承立嫡的原則,第二順位應該是秦王朱樉,第三順位是晉王朱棡……有人要問了,怎么還沒有到朱允炆?

    沒錯,他只是太子的庶長子,排名順序是很靠后的……當然了,因為常氏死后,朱允炆的母妃呂氏是事實上的太子妃,硬要說他是嫡孫也可以,只是差了一道手續,而且還是永遠沒法彌補的。

    不過在老朱這里,禮法并不算什么,他的強悍,也足以壓服整個文官系統,所以在朱元璋的治下,不會出現什么“爭國本”一類的鬧劇,說起來萬歷皇帝,還是太手軟了,早殺干凈了多好,免得遺禍無窮!

    只要老朱認準了,那就是儲君!

    “柳淳,太子看重你,朕也以為你是個人才。朕打算立允炆為太孫,你負責教導他,讓他像太子一樣,你能做到嗎?”

    柳淳咧嘴苦笑,朱允炆今年十五了吧!他真的能改變嗎?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