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軍事 > 奮斗在洪武末年 > 第840章 又一個老臣走了(作者:青史盡成灰)
奮斗在洪武末年

《奮斗在洪武末年》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840章 又一個老臣走了

    楊士奇沉吟片刻,想說什么,可最后只是微微嘆氣,而后一抬頭,對著手下人高聲道“準備廁紙,老夫出恭!”

    八個字,喊得中氣十足,昂然起身,邁著矯健雄壯的步伐,威嚴慷慨,直奔廁所而去……留下了目瞪口呆的武成侯王聰!

    楊士奇!

    你個老匹夫,真是欺人太甚!

    王聰切齒咬牙,簡直想撲上去,撕碎了楊士奇。wap.kanmaoxian.com

    你算個什么東西?

    沒有戰功,追隨陛下又這么晚,不過是靠著會寫文章,有了今天的地位。居然敢小覷本侯,簡直是不知死活!

    你覺得本侯斗不過柳淳,是吧?

    瞧著吧!

    沒有底氣,本侯才不會冒險,既然出手了,就要拼個魚死網破!

    王聰咬著牙,從內閣值房出來,他沒去別的地方,而是直奔涇國公陳亨的府邸……作為靖難國公當中,最低調的一個,陳亨在軍中的勢力可是相當深厚的。

    尤其是朱能和張玉等人都有意約束自己的手下,結果陳亨在軍中的力量就做大了,幾乎跟丘福不相上下。

    如今丘福去了,張玉死了,朱能又站在了柳淳這邊……軍中所有力量,都會集結到陳亨的名下,有他帶頭,絕對能跟柳淳掰手腕。

    “涇國公,咱們這些人出生入死,提著腦袋在沙場上拼命,不就是為了搏一個榮華富貴,封妻蔭子……別人不成,難道咱們這些人也不成?他柳太傅看什么都不順眼,今天變這個法,明天變那個法,他都弄出了武學,咱們的子弟也都進了學校,漲了本事。還要把咱們的爵位和統兵之權都拿走,他到底想干什么?”

    王聰滔滔不斷,陳亨的臉色陰沉,下意識抓了抓一只空了的袖子。他為了靖難之役,失去了手臂,這幾年一直在養傷,聽到王聰的話,忍不住嘆息道“武成侯,變法是陛下同意的,我們都是陛下的臣子,理當服從陛下的旨意,你現在滿腹牢騷,未免不合適了!

    面對陳亨的呵斥,王聰絲毫不懼,他冷笑道“涇國公,誰不知道陛下對柳淳言聽計從,這些事情都是柳淳搞出來的,他弄別的,我也就忍了,可是動到了軍制上面,是可忍孰不可忍!”

    王聰突然露出了一絲冷笑,“涇國公,你或許還不知道吧?我已經聯絡了許多指揮使,千戶,甚至是百戶……大家都是最早追隨陛下,屢立戰功,又都在靖難一役,出生入死,說句不客氣的,陛下能坐上龍椅,大家伙都出了力氣?1毛2線3中文網我們聯名上書,懇請陛下罷免柳淳,如果陛下執意不從,那就把我們都廢了,這大明的禁軍和邊軍,也就頃刻之間土崩瓦解了!

    “你!”

    陳亨勃然大怒,氣得臉都白了。

    “王聰!你,你是活得不耐煩了!誰給你的膽子,竟然敢結黨營私,威逼天子,你不怕誅滅九族嗎?”

    王聰哈哈大笑,“與其被拿走一切,生不如死,不如放手一搏……我王聰一向如此,我拿命拼出來的東西,誰也不能拿走!”

    “你!你!”

    陳亨氣得顫抖起來……他對王聰還算了解,這家伙在戰場上就是個亡命徒,他說得出來,就做得出來。

    “王聰,你真的想把大家伙都害死嗎?你這是拿著所有老兄弟們的命在賭!”陳亨氣急敗壞,他用單手指著王聰,不敢置信道“你就這么想玉石俱焚?連一點退路都不留?”

    王聰哂笑道“涇國公,不是我不留退路,是柳淳不給咱們活路……剛剛打贏了哈烈,就急著改革軍制,咱們出生入死,為了大明開疆拓土,立下戰功,他急著砍咱們的軍功禮遇,讓咱們沒法世襲罔替,這是人干的事情嗎?你愿意忍著,我可不愿意!咱們靖難的老兄弟們也不愿意!當然了,朱能那個不要臉的除外!他現在就是柳淳的一條狗,虧他還被封為國公,老子第一個就不服氣!”

    陳亨越聽越生氣,也越聽越無奈……就像淮西勛貴一樣,他們這些靖難將領也彼此聯姻,過從甚密,形成了一個嚴密的集團。

    王聰絕不是一個人,他的背后也有一群這么想的混蛋!

    陳亨知道,憑著自己,很難改變他們的心思,可他也沒法視若無睹,不然這把火也會燒到他的身上。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是最大的弊端!

    陳亨思忖良久,這才道“王聰,無論如何,你都不能帶著大家伙跟太傅血拼,不管結果如何,誰也承受不了。我,建議你去面見茹天官!”

    王聰嘴角含笑,茹瑺!

    跟他想得一樣!

    事到如今,也唯有茹瑺有實力,能阻止軍制改變了。

    “涇國公,你看我去見茹天官,能不能說是你同意的?”

    “這個……”陳亨頓了頓,半晌無奈點頭,“可以!”

    王聰欣喜若狂,迅速出了陳亨府邸,又直奔茹瑺府邸去了。

    ……

    柳府,書房。

    朱能咬著牙,怒罵道“這個王聰,簡直該死!他上躥下跳,唯恐天下不亂。我現在就上書,免了他的官職!”

    藍玉冷哼道“光是免官就夠了?若是按照老夫的意思,最好直接發配海外,讓他種甘蔗挖礦去!”

    他們倆說的都是氣話,真正拿主意的還是柳淳。

    “王聰去找陳亨,是因為陳亨的兒子陳泰與吏部天官茹瑺的侄女結親,他想想讓茹瑺出面,來阻撓變法!

    朱能恍然大悟,“對啊,原來還有這一層關系,我都幾乎忘了!”

    藍玉瞪了他一眼,“你能記住什么?現在有陳亨跟茹瑺在前面擋著,這次的軍制改革,還真不好辦了!

    朱能也撓頭了,陳亨在靖難一役,險些喪命,受封國公,論起地位,絲毫不在他之下,至于茹瑺,更是多年的天官,朝中文臣幾乎都出自他的門下,有這倆人反對,這變法還真推不下去了。

    “柳淳,你快點想個辦法,有沒有人能幫忙?要不要去請姚廣孝,讓他出面,我看足以壓住茹瑺……要不讓徐皇后幫忙?”

    柳淳翻了翻白眼,這個朱能,真是腦子不好用。我堂堂一個太傅,百官之首,還壓不住場面嗎?用得著四處尋找救兵?

    “我現在是擔心茹天官的身體,他已經病了許久了,再卷入改革軍制的事情,勞心傷神,若是茹天官去,朝中又損一棟梁!

    藍玉大驚失色,“茹瑺的病這么重?我怎么沒聽人提起過?”

    柳淳無奈苦笑“他早就有病根兒,加之這些年吏部事務多如牛毛,前不久我在江南推行改革,整個大明的地方官吏都要調整充實,茹天官忙碌這件事,已經是身心俱!诎肽昵,他,他已經尿中帶血了!

    “這么重!”朱能驚呼“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柳淳嘆氣道“茹尚書不愿意給外人透露,若非錦衣衛有百官的呈報,知道他請了好幾個太醫,我也不知道這事情!

    朱能伸長了脖子,“那,那你打算怎么辦?”

    柳淳想了想道“我去看看茹尚書,讓他不要為了這些事情勞心傷神,好好養病就是了!

    “柳淳,你直接上門,萬一讓茹天官誤會了,豈不是?”朱能沒有說出來,但是意思卻十分明白了。

    柳淳忍不住哈哈大笑,“茹天官是以國事為重的人,他只會幫忙,不會給我們添亂的!绷拘判氖,讓朱能大為吃驚。這些年也沒見柳淳跟茹瑺有多少走動。更何況那個“無中生有”的貨,還搶了不少茹瑺的權力,再加上內閣,包括雒僉的案子……這一串事情,都讓茹瑺很丟面子。

    外面早就流傳,說是太傅和天官不和,柳淳還敢上門,是不是太自信了?

    藍玉沖著朱能呵呵兩聲,“你小子就別替柳淳擔心了……倒是你,讓老夫很驚訝,你怎么會跳出來支持變法,這不像是你的性格!”

    朱能把臉一板,“梁國公,我朱能也是一心為國,鞠躬盡瘁死而后已的忠良,我一向顧全大局,我……”

    藍玉把眼睛一橫,“說人話!”

    朱能的氣勢為之一泄,無奈道“我打輸了!

    “輸了?”

    朱能氣呼呼道“就是輸了,十局推演,我輸給兒子七局!

    藍玉捻著胡須大笑,“還不錯,能贏三局呢!”

    “沒,沒有……”朱能老臉通紅,“那,那三局我,我輸給了于謙!”

    藍玉愣了半天,突然大笑起來,笑得眼淚都出來了。虧你朱能還以名將自居呢!連于謙都打不過,怪不得才痛下決心,支持改革呢!朱能被笑得老臉發燒,氣呼呼道“跟火器打,我不行,你也強不了多少!”

    藍玉沒有反駁,而是意味深長道“所以才要徹徹底底,改革軍制,給后人留下一支橫掃天下的強兵,咱們才能無愧于心!”

    不愧是藍玉,不愧是創造了大明的開國功臣!

    柳淳帶著禮物,前來拜會茹瑺,他剛剛下了馬車,準備扣門,突然有人從里面闖了出來,幾乎跟柳淳撞在了一起。

    正是茹瑺的幼子茹鏞,他滿臉都是淚,見到了柳淳,頓時哭拜地上。

    “太傅,我爹,我爹他去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