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網游競技 > 暗月紀元 > 第二百九十八章 黑暗少女(作者:仐三)
暗月紀元

《暗月紀元》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二百九十八章 黑暗少女

    繁華的商業區。www.acyaqt.live

    每年萬海節都要懸掛的,做成各種海洋生物造型的燈籠,已經掛好了大半。

    很多興奮的人們都聚集在這里欣賞,表現的異常興奮。

    畢竟萬海節可是一個慷慨的節日,除了非常吸引人的交易,能夠看見各種好東西以外。

    萬海節會各種食物,讓黑暗之港的很多窮人能夠敞開了吃喝。

    但就在這樣一片興奮的氣氛當中,有幾個人卻不停的在人群中穿梭,表現的非常焦急。

    這幾個人是跟著彼岸的保鏢,但他們跟丟了彼岸。

    這是比對唐龍的保護失利還要嚴重的一件事情,誰都知道彼岸對待星城的意義,她是真正的女王。

    也就是因為如此,她才有本事甩掉五個三階的紫月戰士。

    “聯系不到龍少,他的通訊儀無論如何也接通不了!

    “龍少身邊的人呢?”

    “聯系了,可是他們也在等著龍少,現在不敢輕舉妄動,也沒有辦法給龍少匯報!

    “不然,我們就回去等著吧。畢竟,就算在黑暗之港,能傷害到女王的人也不多”

    最后一個保鏢無奈的嘆息了一聲,雖然焦急,但他還不至于焦慮,女王是有意的甩掉他們,應該只是為了能有一個人自由的時間走走逛逛,而不是遇見了危險,或是去惹事的。

    那么,這種情況除了等待,還能有什么別的辦法嗎?

    在這邊,幾個保鏢的焦急,半分沒有影響到彼岸,她一個人穿梭在人流中,雙手插在褲兜中,慢慢的走著,就像一個對什么都好奇,又略微有些迷茫的流浪少女。

    路過了剛才那家有著貝殼玩具的店,彼岸失落的發現那個玩具已經不見了。她走上前去想要詢問,卻不知道為什么沒有和陌生人說話的勇氣,只能遠遠的,靜靜的在店前站了一小會兒就離開了。

    接下來去哪里呢?

    少了唐龍的帶領和照顧,彼岸似乎對一切都有些無所適從。

    但她卻并不著急,也不在意,只是在稍微躊躇了一下以后,就隨意在黑暗之港游蕩了起來。

    沒有目標,也無所謂目標,哪里順眼就前往哪里?1毛線3中文網

    只不過,不應該是冬天的嗎?冬天不就應該下雪嗎?在彼岸枯燥而壓抑的記憶中,每一天都應該有它一層不變的軌跡,但黑暗之港則充滿了新奇。

    在冬天,還蔚藍的天空。

    暖暖淡淡的陽光。

    刮過整個甲板區,幽幽的,帶著淡淡咸腥氣味的海風。

    市井上的海貨,食肆中的香氣,小店的各種小玩意兒,造型各異的房屋。

    還有那些或是爭執,或是打斗,或是親密,或是吵鬧,或是大小,或是面無表情的人們。

    帶著一種異樣真實的感覺,沖擊著彼岸。

    這種真實仿佛具有一種生命的力量,一下子就打破了記憶中那種寂靜虛幻的痛苦。

    彼岸的嘴角不由得揚起了一絲笑意。

    海風吹過,揚起了她的頭紗,露出了她絕美的容顏,讓在她周圍不遠處的幾個粗壯男人看直了眼睛。

    黑暗之港什么時候藏著這樣的絕色美人,沒被人發現?

    要知道,在這樣的地方,女人若是有著姣好的容顏是無法隱藏的。

    或是被占有,或是自己有著強大的實力沒有再多的其余選擇。

    “嘿,那邊的姑娘,和我們一起去喝一杯怎么樣?”看見漂亮女人,就要有所行動,是黑暗之港很多男人的準則。

    看見了彼岸真容的幾個男人圍了上去。

    彼岸停住了腳步,沒有任何的慌張,她只是透過頭紗好奇的打量著圍上來的幾個人,他們是在邀請自己嗎?

    在待星城,很多人連對她說話的勇氣都沒有,黑暗之港的人膽子要大些嗎?

    “怎么樣?我們可是穿越號上的船員,有大把的黑海幣,要和我們一起去找一點樂子嗎?”見彼岸沒有避開,反而是停住了腳步,另外一個人也開口了。

    他們幾個攔住彼岸的圈子越縮越緊,眼見離彼岸只有不到一米半的距離了。

    彼岸微微皺眉,心中涌起了強烈的不適感,盡管好奇這些人敢對她說話的勇氣,不代表她骨子里的冰冷就不存在。

    她不喜與人言,更不喜有人靠近。

    所以彼岸開口了“你們,是在和我說話嗎?”

    彼岸一開口,圍住她的幾個男人不由得興奮的吹起了口哨,這個妞兒不僅模樣如此的讓人**,就連說話的聲音也勾人心魄。

    清清冷冷之中又帶著一絲絲屬于少女的天真嬌嗔,讓人有一種想要占有的沖動。

    “是啊,和你說話,跟我們走吧。請你喝最好的酒,住最好的酒店,來一個**的夜晚怎么樣?”其中一個男人已經按捺不住,臉上盡是輕浮猥褻的笑容。

    彼岸的心中升起一絲絲的厭惡,伴隨著這種厭惡,一絲絲冰冷也在心中升騰,她開口說道“沒興趣,讓開!

    說完這句話,她不想再理會這些人,而是選擇徑直朝著另外一個方向走去。

    有一個男人忍不住了,伸手去抓彼岸“嘿,妞兒,這可由不得你,跟我們走,你馬上就會有興趣的!

    彼岸避開了這個男人的手,忽然停下了腳步,轉頭。

    風再次微微揚起了她的面紗,面紗下,她笑顏如花,可是眼神卻透著一種蝕骨的冰冷,而黑色的眼眸在這種冰冷之下,猶如一口暗黑的深井,一眼望不到盡頭,更不存在任何人類的感情。

    “你,想要碰我?”

    彼岸笑得更加迷人了,帶著一種驚心動魄般的嫵媚。

    可是幾個號稱是船員的男人,沒有一個人開口,他們都呆立當場,只是喉頭不停的滾動。

    這是什么笑容?嫵媚的就如妖精,讓人一見沉淪,愿意為此赴湯蹈火。

    可這又是什么樣的眼神?冰寒的一眼就能將人的心臟凍結,而且情不自禁的就感覺到畏懼。

    但男人的自尊,豈容他們被眼前的少女一個問題就震懾住了?其中一個男人大著膽子說道“就是要碰你,怎么了?今天,哥兒幾個會讓你感覺到被男人碰是一件多么天經地”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臉色就忽然一陣變幻。

    “我好熱,我好熱!边@個開口的男人開始不停喊叫,伴隨著他的喊叫聲,其他幾個男人也同時開始瘋狂的嚷嚷起來,他們也好熱。

    或許這種炙熱,根本就不是他們能夠承受的范圍,所以這幾個男人在眾目睽睽之下,又開始撕扯起自己的衣服來。

    直到一絲不掛。

    很快,在他們身旁就聚集了一群看熱鬧的人,在黑暗之港可沒有人覺得一絲不掛很有羞恥,想要當一個好心人為這些男人披上一件衣服。

    他們只是看猴戲一般的聚攏。

    奇異的是,當這些男人扒光了自己的衣服幾秒后,又開始瘋狂的呼喊‘好冷,好冷’

    他們想要去搶奪周圍人的衣服,可惜他們的動作莫名的變得遲緩且扭曲變形,根本不可能搶到任何一件衣服。

    接著,他們開始捂著肚子,瘋狂的喊肚子痛,又開始劇烈的咳嗽,不能停止的嗆咳,咳出一大灘含著不知道什么血塊的鮮血

    最后,他們的皮膚也開始潰爛,不停的抓撓。

    就在這樣的咳嗽,疼痛,抓撓之間,這幾個人男人足足折騰了大概有五分鐘的時間,然后就躺倒在地上再無一絲聲息。

    “我認識他,約克,他不是一階紫月戰士嗎?”在人群中,有人低呼出聲,倒不是因為同情,而是因為認出了死者是一階紫月戰士,竟然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死在了這里?有些太匪夷所思,甚至有些驚悚了。

    不僅如此,很快人們就認出來了,這幾個死者都是一階紫月戰士,甚至有一個實力已經到了一階巔峰,就快要突破二階紫月戰士了。

    怎么會死得如此莫名其妙?

    沒有線索,唯一的線索就是其中一個人快死之前,一邊咳嗽,一邊瘋狂的喊著“女人,戴頭紗的女人!

    可是,在黑暗之港戴頭紗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畢竟這里并不是一個很安全的地方,特別是女性更加的不友好。

    人們唏噓著,完全把這件事情當成了一個‘靈異事件’,而黑暗之港的憲兵隊,則過了七八分鐘后,才悠閑的趕來,將這幾具尸體收了。

    這些人的確是船員,同時也是黑暗裁決的人,如果黑暗裁決的人想要討公道,花上一筆錢,憲兵隊才會介入調查,否則這些人死了就是白死。

    不管這邊如何的熱鬧,彼岸做為始作俑者已經走入了相隔三條街的某一處大街。

    這處大街酒肆林立,比起商業區的熱鬧也不遑多讓,更是充滿了人間才會有的某種帶著生機的熱鬧。

    彼岸依舊是帶著好奇,信步走入了這條大街,她喜歡這種熱鬧,盡管她不能融入其中。

    至于剛才的那幾個人或許已經死去,可是在他們死去之前,彼岸已經徹底將他們遺忘了。

    “夢客?”走到大街靠近中央的一處,彼岸在一幢酒樓前停下了腳步。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