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玄幻魔法 > 打造超玄幻 > 第八十四章 半塊碎裂的笑臉面具(作者:李鴻天)
打造超玄幻

《打造超玄幻》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八十四章 半塊碎裂的笑臉面具

    北洛城。kanmaoxian.com

    陸長空親自送老宦官離城。

    陸番拒絕圣旨,陸長空倒是沒有多出乎意料,畢竟,以陸番神鬼莫測的修行實力,世俗皇權,的確很難對他形成制約。

    “番兒因腿疾在身,脾性暴戾無禮,望公公回去與陛下言及,莫要怪罪!

    陸長空朝著老宦官拱手。

    老宦官趕忙還禮,今日……他親自見到了真正的修行人的威勢,對他的心靈產生極大的沖擊。

    國師一直說,修行人很強大,會成為天下變數。

    自恃為七響宗師的老宦官還不以為意,然而今日……他怕了。

    當那圣旨詭異懸浮,仿佛要瞬間洞穿他腦袋的時候,他的腿是真的有些軟。

    “陸城主,是咱家打擾了陸少主……”

    老宦官情緒復雜。

    “如今,百家諸子與北郡太守澹臺玄聯手,破了原赤、通安二城,陛下出二令,一令往醉龍,一令往北洛,如今北洛圣旨已到,咱家得速速回京了!

    老宦官拱手。

    陸長空目光一凜,果然被他料到了。

    北洛城受襲,其余五大護城也同樣遭受到了襲擊。

    臥龍嶺仙宮,修行人的出現,讓原本掌握了一切的墨家開始著急了。

    “公公路上小心,不送!

    陸長空道。

    老宦官拱手,策馬飛奔離去。

    陸長空望著老宦官離去的背影,目光瞇起,轉身前往湖心島。

    北洛湖心島。

    陸番將點化后的鍋遞給了倪玉。

    倪玉吃了煉壞的聚氣丹,輕易聚氣,踏入了三段氣丹境,此刻正樂呵著。

    不過,煉壞的聚氣丹,雖然丹毒不是很大,副作用還是有的,也就是讓突破后的倪玉一個勁的撅著屁股放屁。

    “噗噗”之聲縈繞在整個湖心島。

    陸番上了白玉京閣樓二層露臺。

    凝昭取了青梅煮酒,微風徐徐,陸番擺盤落子,有幾分閑逸。

    忽然,陸番心有所感,眉宇一挑,眼前畫面頓時化作了線條在跳動,視野開始不斷的放大。

    他看到了巍峨機關城,看到了刀光劍影。

    ……

    北郡澹臺世家,與墨家和諸多百家聯手,入駐了原赤。

    原赤城外十里,江漓一身銀鎧,他的身后是帝京派遣而出的諸多大周精兵。

    一道道木柵欄,一道道地溝橫亙著,遠遠的與原赤城中的北郡大軍對峙著。

    江漓的手,搭在了腰間的不出鞘的長劍上,望著原赤城。

    他隱隱可以看到城樓上,有三道身影佇立。

    一位是佝僂著背的耄耋老者,墨家巨子,墨北客。

    在墨北客身邊,是北郡太守澹臺玄以及他的謀士,墨矩。

    墨矩羽扇綸巾,他其實不算墨家門徒,因為他很早便離開了墨家獨自單干。

    只不過,萬萬沒有想到,最后……自己效忠的主公,還是和墨家混在了一起?.毛.線.中.文.網

    墨矩雖然情緒復雜,但是他沒有排斥。

    和墨家聯手,是北郡最好的局面。

    原本墨家站位是西郡,扶持的是西郡霸王。

    大周若真的亡了,天下大亂,到時候爭奪天下的便是各大諸侯。

    而真正有機會登頂的只有三者,西郡霸王、北郡澹臺、南郡唐家……

    不過,如今墨家與北郡聯手,那澹臺世家入主帝京的可能性就大很多了。

    江漓望了一會兒,便冷漠的收回目光。

    他蹙著眉,北郡大軍遲遲不動手,江漓明白,對方在等……

    等他江漓的弱點。

    手掌摩挲著腰間的劍。

    他的內心有些痛苦,本想許她一世平安,不用摻雜世間的污濁,安安心心做個養雞女。

    然而……

    世事總由不得他。

    相比于原赤城的風云涌動。

    東湖,墨家機關城,暴雨連天,陷入了恐怖殺伐中。

    ……

    八十一根鐵索,終于有西涼武士頂著機關城中射出的弩箭,攀爬上了城池。

    然而,墨家機關城表面,齒輪轉動。

    驟然有無數的突刺漫出,將一位位西涼武士刺穿。

    哪怕是一流武人,面對這等手段也如尋常的士卒一般跌落萬丈深淵。

    瀑布飛流,與天上暴雨相得益彰,帶起濃郁的水汽,沖刷著天地間的污濁。

    一位位西涼勇士的死亡。

    讓心如堅鐵的項少云也忍不住抽搐。

    大軍中。

    有赤膊武人揮動鼓槌,敲打著鼓面震散水花。

    鼓聲沉沉間,霸王邁出一步,踏出了戰車,靴子踩在地上,濺起水花二尺。

    墨家機關城不愧是天下最難攻克的城寨。

    項少云舉頭眺望,他看到了墨家一位位忙碌的門徒,看到了那如火紅色曼陀羅花瓣的身影。

    想要攻破機關城,唯有以強絕的武力開出一道口子。

    再堅固的盾,一旦破了個口子,很快裂痕便會蔓延。

    這一點,項少云懂得。

    徐徐閉眼。

    項少云眼前浮現過臥龍嶺上,被五千軍圍殺的畫面,他看到一位位染血的西涼勇士帶著不甘被刺穿跪伏在地。

    他耳畔猶如響起了茗桑凄楚的短笛天音。

    甚至蓋過了漫天暴雨的轟鳴。

    驟然,霸王睜眼,眼眸冷漠而無情。

    “殺!”

    霸王低吼,身前的雨水都被炸開。

    他舞動干戚,驟然沖出,一躍而起,沖散漫天雨簾,踩在了粗大的鐵索上。

    步履平穩,飛速在鐵索上奔走。

    西涼勇士們血液沸騰了,霸王一出手,就像是某種信仰之火被點燃似的!

    所有人揮舞起武器,哪怕被暴雨所傾刷也難以熄滅他們內心中的熱火。

    機關城中。

    阿珠半銀白面具下的眼眸一凝。

    “誅殺霸王!”

    一架架連射弩紛紛瞄準了踏上鐵索的霸王。

    突突突!

    一支支的弩箭穿碎了雨珠,高速旋轉著,迸濺無數的迷蒙水花,朝著霸王項少云魁梧的身軀射去。

    項少云穩當的踩著鎖鏈,手中盾牌一揮,所有的弩箭砸在其上,那足以砸退數人的弩箭沖擊力,對霸王居然毫無影。

    阿珠面不改色,紅唇張啟。

    轟!

    機關城墻陡然裂開,有龐大的如蜈蚣一般的十八節機關獸順著鐵索爬出。

    機關蜈蚣,墨家與機關家聯合打造的巔峰之作。

    十八節機關蜈蚣,兩側長滿了鋒銳的鋼刀,順著鐵索攀爬,所過之處,鋼刀絞殺,橫尸遍野。

    血腥濃郁到暴雨都無法沖刷。

    西涼武士用鮮血開出了一條道。

    霸王怒吼,舞動干戚怡然無懼沖向了十八節機關蜈蚣。

    驀地!

    霸王瞇眼。

    他的身軀側方兩米,有雨珠被鋒銳之氣切割成了兩半。

    霸王沾染滿雨水的發絲驟然一甩,手中長斧掄起。

    恐怖氣血迸發,九響連爆。

    一張笑臉面具浮現在霸王的面前,一道劍光,猶如在空氣中劃出一道水痕,震碎無數的雨珠,直指霸王咽喉,直擊要害,一擊斃命。

    殺人如白駒,劍出無一痕!

    天下第一刺客,墨一痕!

    霸王聽過這個名字。

    機關城上。

    阿珠火紅的長袍翻卷,修長白皙的長腿穿著繡花鞋點在了城墻護欄上,紅袖中浮一柄長劍,騰飛而出。

    像是滴入清水中的一滴紅墨。

    數位墨家俠客也紛紛抽出武器,順著城墻一躍而下,直逼霸王。

    殺霸王!

    只需要殺了霸王,西涼大軍,不攻自退!

    墨家機關城便守了下來!

    最好的防守便是進攻!

    弩箭呼嘯,武人喊殺……

    目標直指霸王。

    嗡……

    劍吟之聲炸響,墨一痕的一劍,中了。

    刺在了霸王的暗沉色的盔甲心口。

    然而,一寸便是極限。

    呼嘯的斧風鋪面,墨一痕長發飄揚,抽劍而歸,身軀在鐵索上旋轉一圈,甩飛無數的雨滴。

    他連續刺出數十劍,皆是刺在霸王揮來的斧頭的一個點上。

    巨大的力道,讓墨一痕腳尖抵著鐵索,往后方滑去。

    天地間仿佛都寂靜了下來。

    霸王佇立,披風震碎了雨滴,飄揚不斷。

    墨一痕喘著氣。

    “九響宗師刺客,機關家諸子,連弩,機關蜈蚣……”

    “這就是墨北客的信心么?”

    項少云深邃的看著戴著笑臉面具的墨一痕。

    遠處。

    巨大的十八節機關蜈蚣如猛虎。

    墨家俠士紛紛殺來。

    鐵索上,西涼勇士悍不畏死,不斷的跌落入深淵……

    懸崖上,戰鼓擂動聲仿佛與暴雨轟鳴爭鋒。

    項少云笑了。

    嘴角冷酷一挑。

    “既然如此,我就親手捏爆你墨北客的信心……”

    項少云道。

    氣丹中,魔氣運轉,魔氣從他的肌膚之下蔓延而出,形成了一股可怕的壓迫力。

    項少云抬手。

    頓時……

    連天暴雨,漫天雨珠仿佛在剎那……戛然而止,靜默在空中。

    墨一痕瞳孔緊縮。

    無邊的恐懼蔓延攥住了他的心臟。

    可是,他沒有退也沒有逃,朝著霸王,平舉手中劍。

    霸王單手一斧輕輕揮出。

    斬在了墨一痕的劍上。

    陪伴了他度過無數個刺殺之夜的劍,碎了。

    寸寸斷裂,化作了紛飛的碎片。

    巨大的力道轟中墨一痕,魔氣所成的斧氣,透體而過……

    墨一痕的發絲崩散,他的身軀從鐵索上仰面無力跌落。

    飛流的瀑布在轟鳴,無數的雨水從天而降。

    笑臉面具碎了,露出了墨一痕的面癱臉。

    滴滴雨珠在他的眼睛中放大。

    仿佛倒映著他枯燥又乏味的一生。

    從今天起,他自由了。

    ……

    暴雨連天,山路泥濘。

    驢蹄踩著地,濺起無數的泥花。

    順著懸崖山道騎著驢不斷往上爬的墨六七,臉上浮現出了焦急之色。

    周圍的懸崖上,一道又一道的黑影像是落餃子似的的墜落。

    忽然。

    墨六七似乎心有所感。

    黑影從懸崖上落下,被山風和暴雨裹挾,砸向了他。

    他躲開了。

    黑影砸在了地上,濺起了滿地的泥水一尺高。

    泥濘中,墨六七看清了。

    那黑影,是半塊碎裂的笑臉面具。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