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科幻未來 > 刀劍一笑 > 第十二章 門前的人(作者:風雪斗山河)
刀劍一笑

《刀劍一笑》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十二章 門前的人

    錢小和抬頭看看光線照射下來的地方,似乎是山頂,但是又不像?1毛2線3中文網忽然間,錢小和意識到,這是一個有坡度的山洞,是逐漸越深,越來越向下傾斜的山洞。光線照射進來的地方,依然是懸崖峭壁。

    走過草地,是一汪清水,細細流淌著。所以,這些草才長得這么滋潤。

    然后,周圍是四條通道。四條通道上各寫了一個字,組起來就是:愿賭服輸。

    錢小和知道每一個通道必然又是機關重重,但是既然丘憶寒已經走進去了,那么自己當然也能走進去。只是,選擇哪一條通道而已。

    這是一個決定,有可能是關乎生死的決定。其實,人生一直在做著各種決定,這些決定小到吃什么飯,大到拜什么師傅學什么武功。正是這些決定,影響著人的一生。但是,現在是生死的決定,要么繼續人生,要么為人生畫上句號。

    何瀟瀟當然聽錢小和的,不管錢小和的決定是對是錯,跟著他走進去,從來不后悔。

    錢小和看了看四條通道,指著寫著“輸”的通道說:“不如我們就認輸吧!”

    說完,毫不猶豫地走了進去。

    “為什么這么肯定?”何瀟瀟跟在錢小和身后,本來不想問,但是還是問了。

    “我感覺應該是!

    何瀟瀟道:“應該是?”

    錢小和微微一笑,對著何瀟瀟臉龐吹了一口氣。

    風,四條通道只有這條通道有風過來。雖然很細微,但是已經足夠判定通道沒有被堵死。沒有堵死的通道,那就可以走到另一端。

    在通道中,雖然有一些零散的白骨,但是并沒有什么機關。這些白骨的姿勢看起來是想往石門那邊爬,卻死在了通道里面。

    想必是要出去,但是永遠停留在這里了。

    通道的另一端,讓兩個人形容的話,只能用震撼兩個字!

    任何的語言描述目前所看到的,都有一些蒼白。

    巨大的空間里面,掛著一具具的白骨,不計其數。這些白骨少了胳膊和腿,統一被蠶絲吊著,不時上面的冷風吹來,晃晃悠悠,如同人間地獄。

    在白骨森林盡頭,是一扇小門,是的,是一扇非常小的門,銹跡斑斑。在門前,站著一個人,正看向錢小和兩人。

    這個人當然是一個活著的人。

    只不過,這個人并不是錢小和所想見到的人。

    何瀟瀟非常驚訝:“他為什么會在這里?”

    “他應該在這里!

    “為什么?”

    “因為他胸前也畫著藏寶圖!

    何瀟瀟皺眉:“你確定他應該出現在這里!

    “沒有無緣無故地出現,如果他出現了,那么一定有原因!

    何瀟瀟問道:“什么原因?”

    “大概他想找到丘憶寒報仇!

    “他能報仇嗎?”

    “或許可以,也或許不可以?1毛2線3中文網”

    兩個人看著眼前的人,心中都是一冷。

    血蛇王!

    是獨臂血蛇王!

    在喪事祭拜的時候,出現的那個武功盡廢的老人,那個說著惡有惡報的老人!

    血蛇王笑著說:“是不是很意外?”

    錢小和搖搖頭:“一點也不意外!

    這次輪到血蛇王驚訝了,不禁問道:“為什么?”

    “因為我早就料到,如果是丘憶寒的話,他不可能走到這里。這里機關重重,如果不是江湖的高手,不可能走到這里。丘憶寒一介書生,怎么可能做到!卞X小和也微微笑著說,“即便是他走到了這里,也是你讓他走到了這里!

    血蛇王哈哈一笑:“不愧是錢小和,可惜你錯了,丘憶寒不僅武功高強,有可能江湖上少有敵手!”

    “你沒有教他功夫!

    “是的,我沒有,但是他自投奔我時,我就發現他會功夫,而且,不是一般的功夫!

    錢小和要思考一下,不過這點并不影響大局。即便是丘憶寒會功夫,來到這里,也只是意料之中而已。

    因為本來在這里站著的,應該是丘憶寒。

    “看來我是被你利用了!卞X小和說。

    血蛇王臉色變得奇怪:“我不是利用你,而是希望你能幫我!

    “為何選擇我?”

    “因為你是錢小和,能夠從五云洞主的穿胸一劍下活著走出來的人!

    錢小和坦然一笑:“當你出現之后,我就非常疑惑。既然丘憶寒得到了藏寶圖,為何不將你殺死?這沒有一點道理。所以,我那時就在推測,酒圣所說的故事,是不是真的!

    血蛇王神秘一笑:“酒圣的故事當然是真的。我的孫女死去,也是真的!闭f著,血蛇王的臉色變得扭曲,似乎承受著巨大的痛苦。

    多年前,丘憶寒還是一個孩子,一個孤僻的孩子,被我撿到了。我正好需要一個徒弟,順便就收了他。

    他很乖巧和聽話,也很討人喜歡。

    當年,我還是江湖中的大惡人,名聲當然不好。不過,我可不想讓這小子跟我一樣做惡人,所以我讓他去了讀書,去考狀元。這小子非常爭氣,竟然真的考中了狀元。

    當然,在這個過程中,我女兒對他也是照顧有加,兩人暗生情愫。我想女兒總要有一個歸宿,于是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由他們去了。

    再后來,丘憶寒被調任眉山知府,并與我的女兒成親,我想總算了了一件大事。

    但是,我忽略了一件事實,那就是丘憶寒對金銀有著近乎癡迷的執著。不管是小時候偷我的家財,還是當官之后,大量斂財。

    就在我想著怎么規勸他時,發生了酒圣所說的故事。

    是的,他全力接近我,接近我的女兒,不外乎是要積累脅迫我的資本。我的孫女兒最后也被趙無窮殺掉啦。我當時想死的心都有了,當然丘憶寒也要殺了我。

    我當然不想死,因為這個仇我怎么也要報!

    于是,我說我知道龍鳳鑰匙的線索,但是要費很大的周折才能找到。

    “所以,你的女兒并沒有被殺死,而是被丘憶寒囚禁起來了,對不對?這樣,他們才能完全控制你的行動!卞X小和說道。

    血蛇王點點頭說:雖然丘憶寒放了我一馬,但是挑斷了我的筋脈。你知道,筋脈沒有了,功夫也就沒有了。但是,丘憶寒忽略了我可是江湖榜上五大惡人前三,即便是被挑斷了筋脈,我也能找到能夠恢復我功夫的人。

    錢小和想起來一個人:慕容紫煙,能夠移經換脈的慕容紫煙!

    不錯,就是慕容紫煙。

    我找到了慕容紫煙,說了眉山寶藏的事情,她很感興趣,希望我能夠尋找到寶藏。但是,只恢復了我三成的功夫。

    這三成的功夫當然不是丘憶寒的對手,你知道,我在他小時候就知道他會一些奇怪的功夫。所以,這是我自找的。只是,更加令我膽戰心驚的是,丘憶寒原來是萬里行的后人!

    錢小和忽然笑著說:“你不也是萬里行的后人?”

    血蛇王顯然有點驚訝:“你怎么知道?”

    錢小和道:“江湖上雖然有龍鳳一出,愿賭服輸的傳言,都誰都不知道到底這個龍鳳鑰匙有什么用處。但是,你知道,所以,你也是萬里行的后人!”

    血蛇王點了點頭:“是的,我跟他說過,而他從來沒有跟我說過。也就是說,這個人陰冷至極,或許他是我的侄子,還有可能是我的外甥!”

    錢小和說道:“這其實是你們的家事!

    “所以,需要請人來評評理!

    “可惜我不擅長評理,只擅長喝點兒酒,吹吹牛!

    血蛇王苦笑道:“風婆婆和五云洞主都要請的人,怎么可能只擅長喝點兒酒或者吹吹牛?”

    “可惜你不了解我,不然我們還能成為朋友!

    “可惜你也不了解我,否則我也不會費盡心力找你。為了找你,我花了十個月時間尋找畫荷坊,皇城找了,長安城找了,金陵城找了,但是就是沒有找到這么一個院子!

    “那后來是怎么找到的?”

    “非常偶然,我乘船回皇城的路上,看到一艘巨大的船。這個船很奇怪!

    錢小和問:“有什么奇怪?”

    “船上沒有任何標志!

    “算是有點!

    “更奇怪的是船的甲板上,長著很多的荷花!

    “養荷花奇怪么?”

    “不算奇怪,但是在船上養荷花就很奇怪!

    “所以……”

    “所以,我想到了畫荷坊,可能是一條船!

    錢小和笑道:“果然是一條船!我非常好奇的是,你怎么拿到的龍鳳鑰匙,難道真的是那個讓我頭疼的人給你的?”

    血蛇王搖搖頭:“我不清楚,但是龍鳳鑰匙就這么到了我手里。龍鳳鑰匙其實是我根據上一輩留下來的傳聞,傳出了龍鳳一出,愿賭服輸的江湖傳言,為的就是引起注意。

    “看來你成功了!

    “人都有好奇心,更何況關乎一個神秘的江湖傳言。所以,引起注意的話,就會有人幫我。直到有一天,我拿到了龍鳳鑰匙。送鑰匙的人當然非常神秘,我甚至看不到他的面容,他只是說交給錢小和,就說是讓他頭疼的人交給他的!

    錢小和倒吸了一口涼氣:“看來還不是那個讓我頭疼的人!

    “你這么害怕那個人?”

    “害怕得想上吊!卞X小和話題一轉,“所以,你把鑰匙交給了趙無窮,讓他來請我,你料到龍鳳鑰匙一出,他們必然會相互殘殺,不管如何,鑰匙最終都會出現在這里,因為這個鑰匙的價值就是開這扇小門!

    血蛇王點點頭:“我從來不關心鑰匙到底會落在誰的手里,但我知道在這里等著,一定會等到鑰匙出現!

    錢小和道:“所以,你說服趙無窮將鑰匙交給我的理由就是寶藏!

    血蛇王道:“不錯,如果他將鑰匙給你,我會帶著他找到寶藏。之所以選擇他,因為他之前已經死了。讓死了的人送鑰匙,你一定會好奇!

    “說得很有道理,可惜我的好奇也是有限度的。從趙無窮給我鑰匙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麻煩事兒來了。你知道,麻煩比好奇更讓人煩惱!

    “所以,你怕麻煩!

    “是的,我很怕麻煩!

    “那你為什么還要來?”

    “因為我有一個充足的理由!

    血蛇王問:“你的理由是財富?”

    “如果是財富,我還不如在畫荷坊睡覺!

    “那是好奇!

    “有那么一點,但是也不值得我冒險拼命!

    “那為什么而來?”

    “為一個朋友,一個愛吹牛的朋友!

    “想必你這個朋友很重要!

    “非常重要,如果不是他經常喝醉跳河,我都不知道去哪里尋開心!

    “所以,你怕沒有了這個朋友,就找不到開心了!

    “不,我怕沒了這個朋友,再也沒有朋友喝酒!

    血蛇王問:“酒對你很重要!

    “朋友更重要!卞X小和知道有一個問題一定要問,“丘憶寒哪里去了?

    血蛇王搖搖頭說道:“不清楚,不過,他一定會出現。從他驅趕數千官兵試探機關就知道,他不會輕易打開這扇門,直到有人打開之后,確保安全了,他可能才會出現!

    錢小和立即明白了,血蛇王也是丘憶寒試探前路的棋子,如果他不聽從的話,可能女兒真的不保了。

    這時,外面傳來一陣轟隆隆的聲音。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