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科幻未來 > 刀劍一笑 > 第三章 聽琴(作者:風雪斗山河)
刀劍一笑

《刀劍一笑》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三章 聽琴

    三天可以辦很多事情,但是錢小和什么都沒有辦。kanmaoxian.com只是在醉花樓附近的客棧大睡了三天。因為他知道以后可沒有這么多時間去睡覺了。

    所以,要睡一個夠。

    客棧中來來往往的人,魚龍混雜,可能是因為醉花樓,也可能是因為這里是皇城腳下,任何想追求名利的人,都會來到這里。運氣好,說不定就能平步青云,扶搖直上。運氣再不好,在這里當個乞丐,比在其他地方收益要高出很多。

    所以,這里什么人都有。即便是錢小和喝酒的時候,也有人過來討要酒水喝。

    是的,只要酒喝。

    錢小和對喝酒的人有一種好感,所以扔過去一壇酒。那個蓬頭垢面的男子輕巧巧接住,沒有半點抖動。能夠這樣輕松的接住的人,不會是一個普通的乞丐。

    小二過來驅趕,抓起來他手中的酒壇扔了出去。

    但是,酒壇還是穩穩當當在那人手中。酒壇飛出去的時候,那個人也飛出去了,甚至比酒壇還快。小二見多識廣,立即鉆進后堂不見了。

    那人過來坐在錢小和對面,撩起來散亂的長發,笑著說道:“酒逢千杯知己少啊,可惜,這不是特別好的酒!

    錢小和問:“那什么是特別好的酒!

    “貴的酒!

    錢小和道:“要多貴?”

    那人仍然笑道:“想見一下?”

    錢小和微微一笑:“當然想見識一下!

    那人轉身喊道:“小二,你過來!

    小二又鉆出來,躬身到兩人桌前。似乎很恭敬,因為皇城任何一個人都有可能讓人值得恭敬。

    “去給我拿壇你們最好的酒!蹦侨藢⒛菈七f給小二。小二慌忙去接,結果卻沒有接到。

    酒壇落在地上,眼見就要碎了,但是并沒有碎。

    一只腳輕巧地將酒壇踢了上來,落在了小二伸出的雙手上。

    那人搖搖頭,伸手又將酒壇往地上摔去:“這種酒不應該存在!

    但是,酒還是被那只腳踢到了小二手中。

    那人哈哈一笑:“看來這只腳想喝酒!

    錢小和笑道:“不,它只是覺得酒沒有貴賤,只要是能夠助興的酒,就是好酒!

    那人道:“說得好,那就拿一壇能夠助興的酒!”

    小二應聲而去,一會拿出來一壇陳年老酒。

    那人看了看道:“要喝一喝,試試是不是能夠助興!

    錢小和摸摸下巴:“確實要試試能不能助興!

    那人手中拎著酒壇,往桌子上一放,桌子咔擦一下,全部碎成了一堆木頭。kanmaoxian.com錢小和笑著說道:“看來這壇酒很重!

    那人道:“是很重,不然不會壓垮桌子!苯又,那人將酒往地上放去。

    錢小和托著酒壇底部說道:“還是不放為好,不然壓爛了地板,豈不是還要賠錢!

    那人哈哈一笑:“反正桌子都爛掉了,再爛一些地板,能多賠出幾個錢?”

    酒壇在半空中一直不上不下,那人臉色逐漸變得通紅,卻并不罷休。錢小和的腳下,地板已經碎裂,但是并不打算放開。

    那人忽然將酒壇往空中拋去,瞬間到了房頂。兩個人身形同時拔地而起,向著酒壇而去。那人抓住了酒壇的紅布蓋子,錢小和也抓住了紅布蓋子。

    兩人落下來,將酒放在地板上,相互哈哈一笑。

    那人轉身往客棧門口走去:“怎么樣,這酒是不是好酒?”

    錢小和看著那人的身影說道:“能助興的酒當然是好酒。能跟江湖上曾經富甲一方的高手喝酒,當然更是好酒!

    那人扭頭問道:“你知道我是誰?”

    錢小和道:“我當然知道你是誰,不然也不會跟你喝酒助興!

    “那我是誰?”

    “誰不認識以追魂手聞名江湖的江逸風!

    江逸風顯然有些奇怪,不過看到地板上的酒壇忽然無緣無故碎裂成無數碎片,這才笑道:“可惜每次人們都要在富甲一方前面加上一個曾經!

    錢小和也笑道:“曾經也算是以前有過,總比連曾經也沒有的強!

    江逸風哈哈大笑而去,身影孤單而消瘦。

    小二看著一地的酒水和碎裂的地板,問道:“爺,這您看怎么……”

    錢小和隨便掏出一把碎銀子扔給小二:“夠了么?”

    “夠了,夠了!毙《䞍墒峙踔y子往柜臺走去。

    周圍看熱鬧的人也都回到了各自的桌子上。有人說道:“江逸風在三年前,那可算得上江湖中有名的人物,不但追魂手厲害,更為主要的是富甲一方,錢多得用不完!

    “怎么可能用不完,你看,現在不是用完了么,穿得跟一個乞丐似的!

    “我看應該就是花在醉花樓了,以江家的實力,銀子再怎么使,三年也使不完啊!

    有人又說道:“該不是見到了一點紅吧,不要說三年,半年都能把國庫的銀子耗完!

    “見一點紅這么難?”

    “聽說一點紅不是誰都能見的。能見她的都是她點名要見的,不然誰也別想見到她!

    “一個娘們怎么這么大譜兒?”

    “噓,小聲點,醉花樓的打手多厲害,你不知道?”

    周圍議論紛紛,錢小和沒了心情喝酒,便來到客房。

    客房中,上官無痕已經在等他了。

    上官無痕見他進來,道:“怎么樣,這酒喝得過癮?”

    錢小和道:“跟追魂手喝酒,當然過癮!

    上官無痕道:“到底誰喝醉了?”

    錢小和笑道:“當然是我喝醉了!

    上官無痕道:“那也是裝醉。剛才在大堂,無論內力和輕功,他都不是你的對手!

    錢小和道:“正因為不是我的對手,我才喝醉了!

    “果然是裝醉!

    錢小和道:“喝酒,沒有醉與不醉,只有盡興與不盡興!

    “盡興了嗎?”

    “沒有!

    “那怎么辦?”

    錢小和指著窗外遠處的醉花樓道:“去聽琴閣,見冷秋兒!

    聽琴閣在醉花樓的最頂層,是文人雅士經常去的地方。這里有動聽的韻律,也有比韻律還動人的美麗女人。文人雅士也只有在這種情況下,才寫得出情情愛愛。

    也許是美麗的姑娘,都會讓人浮想聯翩。想得多了,普通人就變成了詩人,就變得更加上檔次。比如我想和你上床與我想和你一同躺在床上看窗外的繁星點點,就有很大不同。

    所以,醉花樓專門開辟了聽琴閣,便于文人雅士在這里抒發情感。

    錢小和曾經想過做一個文人雅士,發現怎么也做不到。不是不會寫詩,也不是不會喝酒,而是因為想見一個女人并不是難事。

    所以錢小和寫不出來詩句,也就做不了文人雅士。但是,現在他就坐在文人雅士中間,看著他們一個個閉著眼睛晃著腦袋聽琴,覺得似乎有點滑稽,但是自己也這么照做了。

    因為,在一群人中間,如果你太特立獨行,反而會被進一步鄙視。

    聽琴閣的臺子上,一群美麗的女人在撫琴。

    這是一場演出,所有聽琴閣的姑娘都會出來彈琴。

    每一個都是芊芊細指,肌膚嫩滑如玉。關鍵是,所穿衣服只是一層薄紗,讓人不禁會浮想聯翩。

    當琴聲結束,夜燈已經初上。

    姑娘們全部走到臺下眾人中間致謝,相互看上眼的,都走向了樓下的客房。

    很多男人都看著美麗動人的冷秋兒,但是沒有人向她走來。

    很快,聽琴閣只剩下錢小和和上官無痕。

    冷秋兒笑著走過來道:“怎么?除了我,是不是再也看不上其他姑娘?”

    錢小和也笑著道:“確實看不上,也當然看不上。冷秋兒被稱為醉花樓第二頭牌,也不是什么人能夠請得動的!

    冷秋兒咯咯一笑:“也是,這些窮酸秀才,也只是寂寞無聊,但是又沒有多少錢,當然請不起我。但是你能請得起我!

    錢小和依然笑道:“我倒是想請你,但是我怕我的女人會發火!

    冷秋兒道:“火氣會很大?”

    錢小和點點頭:“很大!

    “大到什么程度?”

    “可能會把我家燒了!

    “燒了可以再建!

    “不,我家被燒了,再也建不起來了!

    “為什么?”

    錢小和指著桌椅說道:“因為我家里的東西,全都是天下獨一無二的東西,燒一樣便少一樣!

    “所以,你怕你的女人!

    “確切來說,我是讓著她!

    “這么值得讓著她?女人不都是越讓越鬧得么?”

    “女人跟女人當然不同。我讓著你,你當然會越來越鬧。我的女人,我越讓,她就越溫順,就像個小貓!

    冷秋兒咯咯又是一陣抿笑,渾身花枝亂顫:“現在只剩下我了,你跟這個小公子誰來請我?”

    錢小和道:“當然我請你,你看不出他是我的隨從么?”

    冷秋兒道:“還真沒見過這么俊美的隨從,若是他請我,我連錢都不會要!

    上官無痕笑了,但是并沒有說話。

    錢小和無奈指著上官無痕道:“看來我是生就一副被人收錢的皮囊,真是沒有你運氣好!

    冷秋兒指著臺子的琴道:“要不要再聽一曲?”

    “反正今晚有的是時間,不如再聽一曲!

    “有沒有什么喜歡聽的?”

    錢小和點頭說道:“十面埋伏!

    冷秋兒臉上閃過一絲不安,卻仍笑笑著道:“看來您的品味不一般!

    錢小和道:“那是當然,在醉花樓里聽曲兒,十面埋伏不是正應景兒么?”

    “怎么講?”

    “在床上的女人,往往有著十八般手段,讓人飄飄欲仙,但是你又不知道這十八般手段什么時候開始,什時候結束,難道不是十面埋伏么?”

    冷秋兒咯咯笑道:“應該是十八面埋伏,看來你家不止被燒過一次!

    錢小和笑道:“所以,每次都獨一無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