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庫排行
當前位置: 首頁 > 歷史軍事 > 南宋異聞錄 > 第081章 難兄與難弟(作者:月關)
南宋異聞錄

《南宋異聞錄》

加入書架添加書簽

第081章 難兄與難弟

    白素和青婷雖然聽楊瀚說到了風如意是他的家傳至寶,不過都沒有多問,更沒有在意?。毛線、中文網水印廣告測試   水印廣告測試

    當年眼見神人的輪舟炸裂,神光四逸,她們醒來后已是遍地殘骸,她們主仆三人各自得了一件神人遺物,因為怕被人發現,便匆匆離開了。

    在她們想來,楊瀚的所謂家傳,應該是他的祖先當時也見到了輪舟爆炸的場面,從現場得到了一件寶物,最先接觸到神人神舟的就是她們,不可能有人比她們更早。

    因此,楊瀚這家傳的寶物,應該是她們當年沒有發現的那一件。當年蘇窈窈得了金缽,經過研究,發現它似乎是一件可以調度如意能量的法器。

    從它上邊的痕跡與符號、還有上古文字的標示來看,應該是有“地水火風”四件如意型的法器配合其使用。

    她們早知道除了蘇窈窈得了“金缽”,她姐妹二人各持水火如意一件,外邊應該還遺落有“地、風”兩件,如今這風如意的下落算是有了結果。

    它曾經落入了楊家的祖先手中,不過現在顯然又被蘇窈窈得去了。

    從清河坊到眾安橋大街以及兩側坊巷的所有店鋪,一到夜間便似蘇醒了似的,比白天還要熱鬧。

    十里長街,燈火輝煌,人流如潮,摩肩接踵,這些店鋪大多是到三更以后才打烊的,有些飲食店則會通宵買賣,至曉不絕。

    壽安坊一帶是御街中心,這一地段是最繁華的街市,主要以經營玩物為主,花籃兒、竹馬兒、香鼓兒、魚龍船兒、螺玩物、時樣漆器、懸絲獅豹、仗頭傀儡、梭球、合色涼傘、奇巧玉屏風等……

    這些玩物商品也特別注意時令季節的變化,如今是夏秋里節,促織籠兒、細畫絹扇、青紗、黃草帳子、挑金紗、異巧香袋兒、木樨香數珠、梧桐數珠、藏香等便成了主要銷售對象?。毛線、中文網

    唱曲兒的、雜耍的、說書的,看相算卦的、演雜劇的,以及玩踢弄(武術)的,參差其間。一路行來,楊瀚身上便掛滿了東西,吃的、玩的、穿戴的……應用盡有。

    這回還真不是小青捉弄他,而是“激情購物”的白素白大小姐一出手就收不住。楊瀚做為一個男人,得有君子風范,所以很客氣地說了一句:“我拿著!

    他客氣,白大小姐可是很率直,于是就毫不客氣地把他當成了自動行走的載貨架兒。

    這一趟長街逛下來,白素什么都好奇、什么都喜歡,拉著小青進進出出,逢店必入。楊瀚走得兩腳酸疼,兩眼發直,目光呆滯,搖搖欲倒。

    “呀,這里有家賣燈的鋪子呢,節令未到,就有燈鋪了,難得遇到一家,妹妹,我們進去瞧瞧!

    “好呀!”姐妹倆手挽著手兒,很快樂地沖進了燈具店。

    楊瀚掛了一身的雜物,站在店門口很是納罕。她倆下午真的有過那么激烈的沖突嗎?當時瞅著都要從此決裂似的,怎么……

    算了,女孩兒家的心思我不懂,我還是趁這機會歇歇腳吧,我的腳都快斷了。

    楊瀚搖搖晃晃地走到店鋪臺階旁,對一個正以“思想者”造型坐在那里,身上掛著一堆亂七八糟的年輕人有氣無力地道:“兄弟,請挪一挪尊臀,給我騰點兒地方!

    那年輕人慢慢抬起頭,一臉呆滯地看了看楊瀚,表情像“閃電樹懶”一樣,很緩慢很緩慢地擠出一個向上的弧度以示微笑,有氣無力地道:“楊~大~哥~~~”

    “?小寶?錢少爺?”

    楊瀚很驚訝:“你怎么在這里?”

    “我?我陪小兮姑娘逛夜市啊,不過她好能走啊。我覺得吧,要是從這兒到幽州,沿途開設各種店鋪,她能日行一千,夜行八百。你怎么在這里啊,你這是……”

    錢小寶看看楊瀚,他這要是蹲下,就被一堆雜物埋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誰擺的一個雜貨攤呢。

    楊瀚聽了卻是會心一笑,小兮姑娘?兩個人能一起逛夜市,看來小兮姑娘和小寶進展迅速啊,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這兩人現在已經算是有了情侶的架勢了。

    錢小寶一邊說,一邊挪了挪屁股,楊瀚一屁股坐在他旁邊,長長地吁了口氣,把兩只腳腳底對著,攤在面前。

    “我也是陪女人逛街來的。哎,陪女人逛街,簡直是一場災難!”

    “楊大哥才來臨安沒多久啊,就有相好的了?”錢小寶碰了碰楊瀚的肩膀:“長什么樣兒啊,漂亮嗎?”

    楊瀚沉吟道:“嗯……模樣兒嘛,怎么說呢,不能用漂不漂亮來形容。這世上有一種女人,你只看她一個背影、一個側影,都會覺得很嫵媚、很女人,哪怕看不見她的體態模樣,就只瞧她一個動作,看見她一縷頭發,都會覺得很有女人味兒……”

    錢小寶的嘴角都快咧到耳丫子上去了:“有沒有那么神奇?反正,不會比小兮姑娘俊俏。楊大哥,我可是從小在臨安府長大的人,漂亮姑娘見多了,小兮姑娘呢,不是最漂亮的那個,但是那股子很特別的味道,誰也比不上!

    一說起李小兮,錢小寶便眉飛色舞起來,也有了幾分精神:“你才剛到臨安,能結識什么出色的姑娘。小兮姑娘心氣兒高,也只有我這樣人優秀、家世也優秀的男人才能打動她的芳心,你這種做她房客的就不要指望了,不過小兮有幾個閨中膩友,模樣兒也是相當不錯的,我見過,到時給你引見引見……”

    錢小寶好心地給楊瀚介紹著,這時黃員外帶著黃玉郎從前邊走了過來。

    夜市上人流熙攘,很難走得快起來,這父子倆也沒什么急事,步伐更是悠哉。

    黃玉郎遲疑地道:“爹,其實我們現在的日子過得優容自在,沒必要冒那個風險……”

    黃員外打斷他的話道:“這是什么話,沒志氣!你爺爺當年就一條船,也能保證一家衣食無憂。爹若是沒點志向,那現在也還是一條船,比起如今,你要哪個?”

    黃員外站住腳步,瞪了兒子一眼,道:“爹打拼一生,也不過是給你攢下一份家業。如果有機會留給子孫一座江山,這機會安能錯過?”

    黃員外說到江山二字時,下意識地放輕了聲音,其實這街上熙熙攘攘的,要不然別人也聽不大清楚,更何況大家各走各的,許多人都在說話,也不會有人注意他們父子在說什么。

    但楊瀚就坐在他們身旁石階上,因為他和錢小寶都是披掛了一身的各色雜物,往那一坐毫不起眼,黃員外父子也未注意到,所以被楊瀚聽著正著。

    楊瀚聽了,便是一笑,多大的買賣啊,居然比做江山,這位員外蚊子打哈欠,口氣還不小……

    這時候,黃員外又說話了。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小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
百家乐娱乐城